? 第一百八十三章 身份-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八十三章 身份

千山茶客2017-4-25 22:40:9Ctrl+D 收藏本站

????此话一出,屋中顿时一片寂静。

????罗雪雁不敢看沈妙的眼睛,沈信声音透露出深深的疲惫,罗凌愕然,罗潭张大嘴巴,却是沈丘一拍桌子站起来:“这叫什么事儿”

????最平静的,反倒是沈妙的。

????不过她表面上瞧着平静,心中却未必没有生出波澜。谢景行这一手,她是早就想到的,可也没想到谢景行竟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等等,他是怎么让文惠帝主动下旨赐婚?

????沈妙这头想着,沈丘却是迫不及待的站起来,急切道:“睿王是什么人,妹妹一个明齐姑娘怎么能嫁给大凉的人,皇上是不是疯了?”

????“丘儿”罗雪雁怒视着他:“慎言”隔墙有耳,指不定天家的人四处都是探子,沈丘也是被气疯了,竟然说出这般大逆不道的话来。

????沈丘倏尔闭嘴,看了一眼沈妙,抓耳挠腮道:“不论如何,妹妹都不能嫁给那个劳什子睿王……。睿王,这名字怎么恁熟……。”他脑中灵光一现,忽然拊掌道:“原来是那个人我就说堂堂大凉亲王怎么会主动与我打招呼,原来他是奔着妹妹来的,可恶”

????沈信听着就皱眉,问:“你见过睿王?”

????“上次我和凌表弟回府的路上遇着他,他还邀我去睿王府比试,”沈丘愤愤道:“我要早知道他原来是这个心思,我当时就应该砍断马腿让他摔死”

????沈妙:“……”

????罗凌也是愣了一愣,随即想到什么,朝沈妙看去。

????沈妙被罗凌复杂的目光看的莫名其妙,这会儿却也没心思追问,只是问沈信道:“这是陛下颁布的圣旨?皇上为什么突然要给我赐婚?”

????若说大凉适婚的姑娘不在少数,皇家也还是有几位公主的,郡主也不在少数,无论如何都没必要巴着她不放。诚然,沈妙晓得这是谢景行的主意,不过她还是想打听一下,谢景行到底是如何说服文惠帝的。

????沈信看着沈妙,目录沉痛,顿了片刻,才长叹一口气,道:“娇娇,是爹无能啊”他这才慢慢的将今日之事道来。

????原来今日在上朝的时候,文惠帝处理完了一些朝事,临近下朝的时候,却突然话锋一转,说起大凉睿王有意在明齐娶个王妃回国的意思。朝臣们有的激动有的不安,疼爱女儿的,自然不希望女儿远嫁,而一心往上爬的,又希望女儿嫁给睿王,至少能做个王妃。

????文惠帝却没有给众人思索的机会,直接赐婚了,而赐婚的姑娘,却是威武大将军沈信的嫡女沈妙。

????众人愕然,谁都知道沈妙是沈信的掌上明珠,要沈妙嫁到大凉去,只怕沈信也是不愿意。而如今明齐又正是需要沈信的时候,文惠帝怎么会在这个时候找沈信的不痛快?饶是那些朝臣七窍玲珑狡黠如狐,这一回却也看不透帝王的心了。

????沈信自然憋了一肚子气,只恨不得抽刀砍了金銮殿,他可以承受各种委屈,却不能让自己的女儿受委屈,而文惠帝这一次连商量都没跟他商量,直接为沈妙赐婚,这就意味着,沈家一点儿反对的机会都没有。若是反对,那就是抗旨,搭上整个沈家一起死,只怕沈妙也不会愿意。

????沈信的心里同时又十分疑惑,前段日子文惠帝不都还想把沈妙嫁给太子,虽然醉翁之意不在酒,可是怎么短短这些时日,就要把沈妙嫁给大凉的亲王了?

????下朝之后,文惠帝叫住沈信,没有让沈信先走,而是将沈信带到了御书房里,与他促膝长谈了一番。

????这一回,说的却是赐婚沈妙背后的真相。

????于是沈信知道了,要沈妙嫁给睿王是睿王的意思,睿王以明齐边关城池来威胁文惠帝做出这个决定。

????说是明齐边关城池,背后的意思却是明齐的整个土地,文惠帝无奈,不得不答应这个要求,末了,文惠帝对沈信说:“朕是明齐的主子,不能眼睁睁的置百姓的生死不顾,所以沈将军,这一回,就请委屈沈小姐一回,以她一人换天下百姓的安危,沈小姐若是知道了,也会体谅朕的决定。”

????臣子应当听君令,何况眼前这君主,还如此诚恳的与自己说明原因赔礼道歉。若是从前,沈信一定会体谅,甚至会觉得有几分感激。

????可是在文惠帝对她说出“以她一人换天下百姓的安危”时,沈信的心却觉得有一丝凉意划过。他甚至觉得,面前这个他效忠了一辈子的君王,竟然有几分虚伪。

????天下百姓,他沈信的女儿也是天下百姓之一凭什么该牺牲的就是他的女儿?他这一生,戎马征战,为明齐付出了大半辈子,一条命都可以随时牺牲,为的就是保护天下苍生,可是连自己的女儿都保护不了,他算什么人父?牺牲了他,如今又要轮到他的女儿来牺牲了吗?

????后面文惠帝说了什么,沈信根本就没有听进去,大约是在说沈妙出嫁的时候,文惠帝会送些什么,让她更为风光吧。可听在沈信耳中,只觉得讽刺极了。

????再无私的人,心也会偏向自己的亲人。尤其是沈信,他前几十年,未曾将女儿带在身边,惹得沈妙与他们夫妻二人生疏,那是活该。后来好容易老天垂怜,沈妙又与他们亲近了,可是沈妙的性子也改了不少,仿佛一夜间长大了许多,沈信看在眼里,疼在心上。

????沈妙是一朵开在府里精心侍弄的小花儿,如今这花儿却在不知不觉中长成了一棵坚挺的树,成长的这么快,她失去了许多东西。本就对沈妙心怀愧疚,如今这圣旨一下,沈信真的是无颜面对沈妙了。

????沈信长长的一番话说完,屋中人都沉默了,沈丘也不再说话。

????文惠帝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还能如何?可要眼睁睁的看着沈妙嫁人吗?似乎对沈妙也太过残忍了。

????和一个未曾见过本来面目,不知道性情如何,亦谈不上喜欢的男人生活一辈子,还在异国他乡……沈丘不敢想。

????沈妙道:“原来如此。”她的神情平静,似乎没有被影响到一丝一毫。众人这才发现,从晓得圣旨到现在,沈妙都没有露出一丝惊讶的表情。

????罗雪雁怕她憋坏了,道:“娇娇,你不必这样憋在心里,事情还没有决定……”

????“娘不用哄我,圣旨都下了,总不能抗旨吧。”沈妙笑笑:“况且嫁给睿王也不是什么坏事,做人王妃,锦衣玉食吃穿不愁,瞧睿王当初的风姿,虽然看不见脸,也当是位生得不错的人。”

????“可是你与他素不相识。”沈丘急道:“又怎么能知道他的为人处世?”

????“世上不都这样么,”沈妙淡淡道:“有的人相处一辈子,都不晓得对方为人处世,嫁给睿王没有你们想的那么糟。留在定京,我的身份反倒更容易被人算计,沈家护不住我的。”

????沈信目光一闪,倏尔闪过一丝沉痛。

????他的兵权越大,所受的桎梏也就越多,皇帝越是忌惮,就越要牵制她。沈妙的亲事之前能被太子拿捏,自然也就能被其他人拿捏。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沈家的确是护不住沈妙。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身心第一次痛恨自己的兵权。

????“大凉是个好地方。”沈妙微微笑着,语气有些向往:“曾见游记上写过,大凉国富民安,夜里门不闭户,歌舞升平。百姓和乐,盗贼肃清,是一番好景象。”

????“再好的景象,你独自一人……”罗雪雁不忍说下去。

????“大凉的睿王妃,就是亲王妃。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倒不至于欺负了我去。”沈妙思索着:“睿王既然想要娶我,说不准对我情根深种,自然也会对我好的。”

????她极少说这样调侃自己的话,倒是将罗雪雁一干人逗笑了,罗雪雁笑道:“傻孩子,他可不一定……”话又突然顿住,沈妙聪明早慧,又怎么会不知道睿王最可能充的不是她的人,而是沈家而来?如此这样说,不过是让他们放心罢了。

????思及此,罗雪雁又感到无限的心酸。

????沈妙微微一笑:“是喜事,怎地你们瞧着却不怎么开心?若是如此,反而晦气了。”她道:“既然圣旨下了,时日过不了多久就会通知的,我也得开始忙着给自己绣嫁妆。”

????她的语气里没有一丝埋怨或是不开心,反而十分自然的仿佛这是一门提了许久的亲事。越是这样,沈信夫妇就越是难过。

????又说了一阵子话,沈妙觉出乏了,众人这才吃饭。一顿饭吃的食不知味,各自有着各自的心思。待吃完后,众人散去休息,罗潭挽着沈妙的胳膊有话要与沈妙说,正往她的院子里走去,却被罗凌唤住了。

????“凌表哥有事?”沈妙看着他问。

????罗凌问:“表妹,是真的想嫁给睿王么?”

????罗潭有些古怪的看了罗凌一眼,沈妙笑道:“圣旨都出了,想或者是不想,与我都没有关系吧。”

????“还以为你会直接说不想。”罗凌目光黯了黯,却仍是牵起一个微笑:“就像从前在小春城拒绝那些少爷一样。”

????沈妙笑而不语。

????“祝贺你。”他笑的苦涩。

????沈妙点头致谢。

????好容易送走了罗凌,罗潭将沈妙拉回院子里,进了屋遣散下人,将门一关,就压低声音神秘兮兮道:“小表妹,这事儿你知道的吧?”

????“什么?”沈妙莫名其妙。

????“就是睿王逼着皇上给你赐婚这事儿啊”罗潭急匆匆的道。

????沈妙心里一跳,罗潭平日里大大咧咧,对什么事情都不怎么敏感,偏偏在不该知道的事情上却有着出奇敏锐的直觉。

????她含糊应付:“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罗潭来了兴致:“你还记得上一次咱俩被人掳走的时候把,我醒了后将你的话带给睿王,睿王没过多久就找到你了。那时候我就奇怪你们俩的关系,你们的关系肯定是挺好的,不然睿王怎么会帮你?是不是就像话本子说的那样啊,英雄美人什么的。”

????沈妙:“你少看些话本子吧。”

????“不提话本子,”罗潭双手托腮:“那个睿王本事不小,当时姑姑和姑父找了你好几日都没找到,他却一下子就找到你了。我们罗家人,看人只看本事,他是个有本事的男人,听说长得也很好看,这就难得了,许多长得好看的男人就是绣花枕头,中看不中用,比如常来咱们府上的那个高大夫吧,长得也挺好看的,可是一看就是弱不禁风一打就倒的目光,这样的男人就靠不住,顶多只能看不能用。”

????在外头树杈上正听得津津有味的从阳差点一头栽倒下来,中看不中用……这位罗家的表小姐,也很是威猛么,不知道高公子听了后是何感受……

????“行了。”沈妙睨她一眼:“东拉西扯这些,你到底有什么事?”

????“小表妹,我就知道你最聪明了整个沈府里还是你最懂我,我亲弟弟罗千都没你跟我心灵相通”罗潭双眼期待的看着沈妙:“我就一个心愿,你去大凉的时候,把我也带上吧我当你的陪嫁表姐”

????沈妙差点没晕过去,她不可置信道:“你说什么?”

????“我没去过大凉。”罗潭道:“可也听过大凉是个好地方,好吃的好玩的多得很,这一趟我和凌哥哥出来,本来就是为了来定京历练的。历练根本就是要见过越多的地方越好啦。”

????沈妙:“明明是你自己偷偷爬上马车的。”

????罗潭道:“还讲义气的的话就带上我”

????“不带。”沈妙心如铁石。

????接下来的半个时辰,沈妙都目睹了罗潭在她身上磨磨蹭蹭了许久的画面,她去大凉,虽然有谢景行,沈妙却也知道,不见得就会一路顺风,未来会发生什么谁也说不准,没必要将罗潭也卷起来。

????罗潭走后,沈妙叹了口气,拉开窗户,外头有树影婆娑,冬夜冷的凄清。

????谢景行可真行,她想,连声招呼都不打,就这么自作主张的给她“下了圣旨”。下了圣旨不算,眼下连人都不见了,这种正需要解释的时候,他不出现是什么意思,撩完就跑?

????沈妙“啪”的一下关上窗户,无耻

????声音震得从阳掏了掏耳朵,想着大约是少夫人葵水来了,这般喜怒无常……

????另一头,沈信夫妇的院子里,沈信也正和罗雪雁商量着这事儿。

????沈信道:“和娇娇一起去大凉?”

????罗雪雁点了点头:“咱们不在娇娇身边,若是娇娇在大凉有了麻烦,天高地远,咱们不晓得她受的委屈,当初……不也有嫁到别国的小姐,都被夫家人害死了,这头都不知道么?”

????“他敢”沈信勃然大怒,随即又压抑住自己生出的怒气,道:“我是可以去,只怕皇上不会放人。”

????罗雪雁声音低下去:“如今大凉和明齐局势这么紧张,咱们也一道跟去大凉,皇上定会以为我们倒戈……确实不妥。可是真就没法子了吗?”

????无奈中,沈信背对着罗雪雁,望着墙上的一副字画出神。

????那是沈老将军赠与他的字画“精忠报国”。

????他忠心,他报国,可是得到的是什么。沈家讲究的是天下无不是的君王,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可是为什么他此刻却觉得后悔呢?

????这个君王,一直提防他,打压他,控制他,沈信不觉得有什么,哪怕君王利用他。

????但是为什么要伤害自己的儿女?

????天下君主都是这么对待忠臣,还是仅仅只是这一个是?沈信想,若是文惠帝在睿王面前,有一点儿反抗,或是一点儿为了沈妙争取,他都不会像现在这般不满文惠帝。正因为文惠帝答得干脆利落,好似为了天下江山,沈妙什么都不算一般,就让沈信心里有了疙瘩。

????若是明齐再强大些,是不是就不用在大凉面前俯首称臣,一个睿王就能逼得君主六神无主?

????沈信突然就对文惠帝的无能有了一丝厌恶。

????他却没有意识到,在这场交易中,自己对文惠帝生出的怨愤之心,远远比对那大凉睿王要多得多。

????他自然也不晓得,自己这份心思的转变,也在很早之前就被某人预料到了。

????罗雪雁还在念叨:“睿王怎么会突然想娶娇娇呢?大凉可不缺这点儿兵权,就算是为了挑拨,也不至于如此吧。”

????沈信道:“明日我再去打听打听,先睡吧。”

????可今夜,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

????……

????文惠帝是在上朝的时候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宣布圣旨的,因此断没有隐瞒的道理,不过短短一日间,定京城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上至官家,下至百姓,都在谈论着这件事。

????公主府一片沉肃。

????荣信公主坐在主位之上,不住的冷笑起来。

????她怎么就没看出来,自己这个侄儿还有这样的本事

????谢景行分明在两年前就对沈妙另眼相看了,后来摇身一变成了睿王,荣信公主以为,凭借睿王的身份,就算谢景行再如何青睐沈妙,这辈子和沈妙也应当是不可能的。没想到谢景行就是有这个本事,还是拿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下午的时候,荣信公主得知这个消息后就进宫见了文惠帝一面,她知道文惠帝不会无缘无故给沈妙赐婚,坚持要知道理由。文惠帝对她这个姐姐还算尊重,就将来龙去脉告诉了荣信公主。

????荣信公主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受,只是觉得有些脊背生寒。

????那个漂亮的少年,总会笑眯眯的叫她“容姨”的少年,和记忆中的样子相去甚远,如今的谢景行,满身都是陌生的气息。他可以为了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蛰伏几年,他想要的最后都会得手。霸道的姿态,凌厉的手段,毫不留情的威胁……他更像是一个上位者。

????荣信公主心里有些怕了。

????她不知道应不应该将谢景行的身份告诉文惠帝。

????虽然即便告诉了,也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谢景行既然敢来,就一定做好了万全的准备。

????不过告诉了的话,至少能让明齐的天下百姓都知道谢景行的面目,而不是整日整日的说什么“英年早逝的少年英才”吧。

????荣信公主想了一会儿,脑子里却又浮起幼时的画面来。她成日不外出,又与人交往甚少,连丫鬟都不准她们夜里进屋来。那时候适逢驸马祭日,她伤了风寒,第二日躺在床上起都起不来,浑身冷得出奇,尚且五岁的谢景行自小厨房里端了热腾腾的粥来,一勺一勺的喂她吃,还拿个小板凳坐在她床前,读诗给她听。

????长得这么一个美貌的小男孩儿做这般贴心的举动,只要是女子,就没有不感动的。

????恍惚算来,十年转瞬即逝,他们明明不是母子胜似母子,怎么就走到了如今这个地步?

????一边是国仇,一边是数十年的陪伴。荣信公主的心里突然就忧伤了起来。

????要怎么办才好?

????荣信公主不晓得,这些日子公主府的一举一动都被人盯着,且还不是一人。他们公主府因着不与外人交往,连侍卫都惫懒了几分,她的一举一动,几乎是被人监视着的。

????平南伯府上,苏明朗看着婢女端来的糖蒸酥酪,义正言辞的拒绝:“我不吃,拿去给大哥吧。”

????如今的苏明朗也到了“爱美”的年纪,比起从前圆滚滚白生生的团子来,苏明朗更愿意做一个玉雪可爱的“小公子”。所以这些甜甜的东西,虽然闻着很香,他却决计是不肯动一动的。

????随即又突然想到什么,叫住那侍女,道:“算了,别端给大哥了,大哥若是日后娶了沈姐姐,沈姐姐嫌弃大哥是个大胖子怎么行?”

????侍女瞧着苏明朗小大人的模样,有些无语,端着盘子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苏明朗见状,长叹一口气,道:“既然你这样为难,我就勉为其难的吃了吧。”又凶巴巴的警告侍女:“不许告诉娘我抢了大哥的糖蒸酥酪吃”

????侍女:“……”

????屋里,苏明枫却没有心思去吃什么糖蒸酥酪,他在屋里来回踱着步,神情很是焦灼。

????苏煜同情的看着他,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儿子,爹知道你心里难过,可是这圣旨是陛下亲自下的。爹也无能为力,只能说你运道不好,看上的姑娘与你没有缘分。不过幸而沈姑娘要嫁给睿王,就必然要去大凉,眼不见为净,过些日子你就会把她忘了的。”

????文惠帝下了圣旨,苏煜和苏夫人最怕的就是苏明枫禁不住这个打击,好容易委婉的告诉了他后,苏明枫就将自己关进了书房。苏夫人怕苏明枫寻短见,特意让苏煜进去劝他。

????“爹,您就别给我添乱了行吗?”苏明枫不耐烦道:“我不是因为这个难过。”

????“儿子,你心里想什么爹还不知道?”苏煜道:“人不风流枉少年,爹也是从你这个年纪走过来的,没什么,天涯何处无芳草,你要想开一点。”

????苏明枫忍无可忍,道:“好,爹,我知道了,我现在想一个人呆着,不会寻短见,你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可以吗?”

????见一向温和的苏明枫面上都开始出现不悦之色了,苏煜也怕再说下去又会刺激到苏明枫那颗脆弱的少男之心,便讪笑着道:“总之,爹会努力再为你寻一位天仙似的姑娘做妻子的,不要伤心了”灰溜溜的离开了。

????苏老爹走后,苏明枫一屁股在书桌前坐了下来,心中莫名烦躁。

????文惠帝突然下旨给沈妙赐婚?这让苏明枫很是意外,毕竟前些日子沈妙才和太子扯上了关系,怎么今日就和睿王搅在一块儿了?

????文惠帝的心思,苏明枫没空猜想,他想的是沈妙。沈妙和谢景行两年前似乎就很有渊源,前些日子因为那只虎头环,苏明枫笃定沈妙和谢景行之间有些特别的关系。苏明枫甚至还怀疑谢景行活着。

????想要找到谢景行的消息,就必须关注沈妙。

????可是为何沈妙和睿王结亲的事情,会让他这么不安呢?仿佛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又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似的。

????这种奇怪的预感让苏明枫整个人今日都很反常。正当他坐立不安的时候,外头有人回来了。这是苏明枫派出去的探子,负责派人监视公主府和沈宅。苏明枫觉得荣信公主也许知道点什么,而沈妙就更不必说了。

????那探子朝苏明枫行了一礼,就道:“前些日子少爷让属下查的事情有门路了。”

????苏明枫心中一喜,立刻坐直身子,问:“快说”

????“属下的人跟着公主府的侍卫,发现有人一直在监视睿王府的动静。属下猜得没错的话,应当是荣信公主的吩咐。”

????“睿王府的侍卫,似乎有几人潜伏在沈宅,不知道是监视还是保护沈五小姐。”

????苏明枫眉头一皱,怎么都是睿王?荣信公主监视睿王,睿王监视沈妙?

????可他明明要找的是谢景行的线索啊

????难道……一个可怕的念头在他心头闪过。

????苏明枫的心剧烈跳动起来。

????------题外话------

????撩完就跑的谢哥哥快暴露身份了,巴拉拉美少男变身哔哔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