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四章 聘礼-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八十四章 聘礼

千山茶客2017-4-25 22:40:13Ctrl+D 收藏本站

????沈家这几日,都陷入了一种非常古怪的情绪里。因为沈妙的这封赐婚圣旨,每个人都是愁云密布,虽然众人都竭力表现的欢喜,可到底还是掩饰不了惨淡之色。

????沈信和罗雪雁二人天天早出晚归,想来是在寻找如何解除这门亲事的法子,不过都是无功而返。想来也是了,文惠帝既然是当着满朝文武的面宣布这封圣旨,大约也就是为了绝了沈信的抗旨念头。君无戏言,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前朝有公主看上状元郎,状元郎当时已有妻室,还不是为了维护“君无戏言”四个字,回头就休妻另娶了?

????沈丘见着沈妙,每每也是露出一副愧疚之色,这些日子还频繁的送沈妙一些罕见的珍宝,只说“哥哥没什么本事,就只能为你寻这些玩意儿。”

????沈妙对沈家的气氛颇为无语,她自然晓得事情没那么糟,可是这些都不能对沈家人说。若是沈信晓得谢景行真正是为了什么,只怕还不知道会闹出多大的事儿来。

????在明齐她要顾念着沈家,许多事情反倒不方便出手,若是到了大凉,借着谢景行的名义来做许多事情,大约就要轻松的多了。

????她这头轻松,旁人却以为她是装出来的。今儿个正坐在屋里看书的时候,却瞧见白露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道:“姑娘,夫人要你赶紧去正厅,睿王府的人送聘礼单子来了”

????沈妙怔住,聘礼单子?

????谢景行还真是胆大包天了,明知道如今沈家的人对他不待见,甚至恨得不行,竟然敢送聘礼单子来,这不是火上浇油是什么?

????不过想一想谢景行那肆无忌惮的性子,也确实是他能做出来的事。

????待到了正厅,老远就瞧见罗雪雁捧着个长长的东西在看,罗雪雁的身边,沈丘和沈信也站着伸长脑袋,罗潭捂着嘴巴,罗凌目光复杂,总而言之,众人的模样古怪的紧。

????沈妙一脚踏进屋中,这才发现除了沈家人以外,屋里还站着一个人,待看清楚那人的样貌时,沈妙险些被自己呛住。这人是个满脸大胡子的中年男子,沈妙从前也是见过的,似乎是跟在谢景行身边的侍卫,从阳也曾唤过他“铁衣”。这人一看便知是勇猛威武之人,今日偏偏穿了件大红的衫子,衫子上用细细的金桃色丝线绣着彩鸾祥云什么的,大约是为了图个喜气,不过铁衣本来就皮肤黝黑,穿这身衣裳,之前的英武之气便全部都被掩盖,反而看着蠢极了。

????瞧见她,铁衣朝他行了个礼,一板一眼的道:“王妃。”

????这下子,连沈丘也忍不住咳了起来,他瞪了一眼铁衣:“别乱叫”

????铁衣根本就不曾理会他。

????沈妙莫名的就有些想笑,谢景行这是来砸场子的么?便是送聘礼单子,也该找个喜喜庆庆的妇人来读,睿王府那么有钱,非得让铁衣这么个五大三粗的汉子来,这是成心逗人笑呢。

????见沈妙在这里发傻,罗潭唤她:“小表妹,你傻站着干什么,快来看这聘礼单子呀”她冲沈妙挤眉弄眼,似乎十分激动。

????沈妙便走了过去。

????那聘礼单子做的十分考究,是洒了金粉的香木做成长长的一卷,封皮上还镶着翠绿色的猫眼石,十分华贵,便是这聘礼单子,倒也是价值不菲了。虽然沈信夫妇都不是爱慕虚荣的人,但是睿王这样,总算是表达了对沈妙的重视,面色也就好看了些。

????罗雪雁把聘礼单子递给铁衣,道:“读吧。”

????明齐的习俗,聘礼单子是要由男方的人来“唱”的。唱的越久,说明聘礼越丰厚,女方也就越体面。

????铁衣显然不大习惯做这种事情,翻来来第一页,干巴巴的唱道:“黄花梨攒海棠花围拔步床一张,酸枝三屏风罗汉床一张黄花梨顶箱柜黄花梨木柜楠木书柜楠木多宝格一对豇豆红瓶一对嵌螺钿黄花梨炕桌一张点螺钿黄花梨金钱柜一对……”

????第一页是家具,便是听得众人目瞪口呆,这么多东西,便是放在现在的沈宅里也是挤不下的这都可以放三个宅子了

????第二页却是摆设,只听铁衣又唱道:“沉香木镶玉如意一柄岫玉如意一柄锡纸油灯一架镀金小座钟一座银怀表一个绿玉翠竹盆景一盆银镀金六方盆料石梅花盆景一盆素三彩十八子攒盘一个粉彩茶叶罐一个陈女贞酒一叹竹梅双喜挂镜荣华富贵挂屏……。”

????那每一样单拎出来都价值不菲,大约也能换的上寻常人家几年开支了,这睿王一来就是这么大一堆,有钱也不是这么用的。罗潭吸了吸鼻子,有些胆怯的拉了拉沈妙的袖子,道:“睿王他们家是干什么的啊……。做盐商的么…。”

????罗雪雁和沈信也皱起眉头,这睿王,未免聘礼也丰厚了些。

????不过没给他们惊讶的时间,铁衣已经继续往下唱了,第三页是日用品,他唱道:“黄杨木梳六匣湘蜀竹篦子两匣紫檀木梳妆匣一个漱口盂檀香皂幔帐缎子门帘玻璃珠门帘绿走水五彩流苏鸳鸯枕八铺八盖……”

????沈家众人:“……”

????铁衣继续第四页衣裳:“大毛皮旗装银鼠皮灰鼠皮羊皮珍珠毛各一件各种棉旗装十二套。纱夹绸夹缎夹布夹衣装,三十二套。单衫纺绸狐绸。茧绸薄纱花布大褂,十二套。五福捧寿fèng穿牡丹百蝶穿花万字长春敞衣十二套。各色上等丝绸三十皮,香云纱六匹,织锦缎二十匹,云锦十匹,蜀锦十匹,各色绢纱十二匹。绣花缎子被面三十六条,绣花鞋二十双,江绸绫袜四十双……”

????罗雪雁忍不住开口,问:“这位……小兄弟,莫不是你把睿王的聘礼单子拿错了,这……不对头吧”

????这哪是娶媳妇,这是尚公主的阵势啊不对,尚公主只怕也没有这么讲究的。

????铁衣面无表情道:“不会的,睿王府就这么一份聘礼单子。夫人还请继续听。”

????他唱第五页金银首饰:“珊瑚朝珠金箔朝珠蜜蜡朝珠沉香朝珠各一盘,青玉各式佩件四件白玉各式佩件四件水晶各式配件两件,珍珠手串翡翠手串珊瑚手串……”

????他唱第六页古玩字画:“织金彩瓷瓶四对郎红玉壶春一对,成化斗彩瓶一对,宣德蓝釉留白梅瓶一只……”

????他唱第七页书籍四箱文房四宝一箱。

????他唱第八页丫鬟及仆役,还有专属侍卫。

????唱第九页马匹车辆。

????第十页……

????沈家众人:“……”

????铁衣越唱越顺口,唱的端的是一个气势悠长,直比小春城里戏台子那些老生,余韵绕梁,每唱一句,都让人觉得仿佛瞧见了大片白花花的银子。待唱完最后一句,他还下意识的收了个腔,长长吐出一口气,将聘礼单子合上。这才看向沈妙。

????“田产商铺没有入礼单,因为都是在大凉。”铁衣笑的很诚恳:“殿下将其全部折成金银,即是黄金一万斤。”

????黄金一万斤

????罗潭简直要厥过去了。

????铁衣继续道:“买下来的睿王府到沈宅极其中间所有的宅屋,也都一并在内,晚点会让人将地契送过来。”他恭敬的把聘礼单子递给罗雪雁,道:“请夫人收下。”

????罗雪雁没收。

????满屋子的人呆若木鸡,罗雪雁也不敢收。

????那是黄金一万斤,还有这么长的一段聘礼单子,他们沈家这是要成为明齐第一首富了吗?

????睿王真的不是把大凉的国库都搬了过来吗?

????睿王脑子没病吧

????沈信皱眉,还是沈丘最先反应过来,他迟疑的,小心翼翼的试探道:“睿王写的这份聘礼单子,你们皇上可知道?”

????铁衣愣了愣,随即想到了什么,了然一笑,道:“陛下对于身外之物不甚看重,况且也算不得什么大数目。”

????瞧见沈家众人震了一震的模样,铁衣继续道:“在大凉皇室,金银珍珠,不过像是沙石细土一样,到处都是。”

????众人肃然起敬,看来大凉果然是国富民强,富得流油啊。这么丰厚的,足可以让明齐国库瞬间充盈的聘礼,在他们看来都不过是沙石细土一样,是得有多有钱。

????铁衣又道:“不过请将军夫人放心,殿下娶沈姑娘,一切都是按照大凉皇室礼聘来的。”

????罗雪雁和沈信这才放下醒来,虽然不缺金银,却还是在沈妙这一事情上格外看重,遵循礼仪。又感叹,沈妙这份聘礼,连当初文惠帝赢取皇后也没有其一半丰厚。

????若是寻常臣子娶夫人,自然要考虑着不能比皇家还要丰厚。可睿王不是明齐人,而是大凉人,自然不必考虑到这一层,就算比皇家丰厚,皇家也不会说什么。如此一来,沈妙的聘礼,应该是明齐自开国以来最为盛大的。

????沈信和罗雪雁心中终于有了一丝安慰,不管怎么说,既然如今圣旨已经不能更改,沈妙也注定要嫁给睿王。一个风风光光的嫁出去,至少也是许多姑娘家毕生的愿望吧,就算是给沈妙的一个补偿。

????思及此,二人对睿王的那点子恶感,也就消散了不少,连带着对面前这个大胡子男人,态度都要亲切了许多。

????罗雪雁问:“不过,怎么都未曾将庚帖送过来?”

????成亲之前都要合八字的,但是因为沈妙的亲事很特别,是文惠帝直接下旨赐婚的,于是连这一遭都省了。

????铁衣道:“殿下已经让名僧算过与沈姑娘的八字,当是天作之合,五百年修成的眷侣。夫人今日请将庚帖交于我,殿下的庚帖,会与地契一并送来。”

????人家态度诚恳的很,好似要说什么也挑不出毛病来。

????罗潭忍不住问:“那婚期是在什么时候呢,陛下的圣旨里,具体可没说是什么时间。”

????铁衣笑道:“请婚书也已经做好了,殿下年关过后会回大凉,回大凉当日,盛娶沈姑娘过门,一路红妆,直到大凉都城城门。”

????那就等于是说从明齐出嫁,一路敲锣打鼓,直到回到大凉。在明齐完成婚礼的各种礼仪,回大凉也向大凉的子民正式宣布。几乎是把沈妙抬到一个很高的位置了,同天下人宣布沈妙是睿王妃的身份。

????沈信和罗雪雁对视一眼,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目光中的疑惑。

????这睿王对沈妙如此上心,怎么瞧着……。好像是真的心悦沈妙一般?

????这可能么?沈妙都没和睿王见过几次

????罗凌的目光黯淡的几乎看不出光亮来了,他低头看着地面上,仿佛能将地面看出一朵花来。

????屋中人各自神情各异,沈妙的反应反倒显得平淡了。她点了点头,对铁衣道:“多谢了。”

????铁衣忙称不敢,又说明了一下过几日还要送过来的东西,这才离开。

????等铁衣走后,众人面面相觑,沈信和罗雪雁已经察觉到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若说睿王的目的就是为了挑拨沈家和明齐皇室,或者是让沈家不能为明齐皇室所用,在圣旨下来的时候,睿王的目的就已经达到了。

????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其他的事情就不重要了。为何还要摆出这么大的阵仗,银子再多也不会压手,除非是大凉的国库小了,银子堆不下,才会眼巴巴的跑到明齐来,将这滔天的富贵拱手送给沈家做嫁妆。

????这不是多此一举么?

????倒是沈丘为曾注意到这一点,只是怒气冲冲道:“这睿王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吧?送这么多东西,以为我沈家贪慕富贵不成?我们是嫁姑娘又不是卖姑娘,这么多银子,指不定别人怎么想沈家?”

????沈信和罗雪雁沉默。

????倒也是啊,这聘礼皇家看着都眼红,莫不说是普通人了。更让人叫绝的是,这还是大凉睿王给送来的,便是对这些聘礼有想法的人,也不敢轻举妄动,只敢眼巴巴的瞅着,定京城夜里不知又有多少人睡不着觉了。尤其是沈信的对头们,只怕要呕的吐血。

????罗潭笑眯眯道:“不管怎么说,妹夫出手大方总比出手小气好得多。男人嘛,肯给姑娘花银子那才叫好男人。还没过门就送给小表妹这么多东西,要是小表妹嫁过去,总归吃穿用度这一行是不会被亏待的。”罗潭说话向来直来直往,也不晓得遮掩,只是那一句“妹夫”,却是听的人眼角发疼。

????沈信捂着头:“这些东西又往哪儿堆?”

????“是啊,”罗雪雁也忧心忡忡道:“咱们宅子里可放不下这么多器物。光库房里放首饰古玩就放不下了,还有家具布料什么的。要单独在府里修个粮仓,里头装东西么?”

????沈妙听得直想笑,又道:“他不是把那些宅子全都买了么,等走了后,那些宅子就都是沈家的了。买几个护卫,放些东西过去如何?要不干脆住进睿王府也成。”

????沈信摇头:“衍庆巷不是我们能住的。”那都是住皇亲国戚的地方,沈信他们住进去,谁知道外人会怎么想。又想到之前铁衣说的话,眼中闪过一抹痛色:“年关后他就走,娇娇,你……。”

????年关后,沈妙就要去大凉了。

????屋里人都沉默下来。

????分别,尤其是亲人之间的分别,总归不是一件让人愉悦的事情。

????沈妙见状,怕他们又感怀,连忙岔开话头道:“睿王送了这么多聘礼,嫁妆又该如何算?”

????罗潭正觉得有些口渴,端起桌上的茶喝了一口,闻言一口茶水全喷了出来,喷了罗凌一身。不过此刻她却没心思顾忌罗凌的衣裳有没有被弄脏,而是道:“嫁妆?天哪”

????沈家众人也仿佛被一个惊天大雷劈在了头上。

????按理来说,送多少聘礼,回给的嫁妆就要差不离多少。虽然不用比聘礼多,但也不能少的太多。否则姑娘去了婆家屋里,就会被压上一头。嫁妆若是十分丰厚的,甚至比聘礼还要多的,嫁过去了也风光。因此,越是得宠的姑娘嫁人,嫁妆和聘礼的数量就越是接近。

????沈信疼女儿的话就不说了,可是这嫁妆……。睿王给沈府送了这么多聘礼,要回差不离的嫁妆的话,就算把整个明齐国库搬空也没有那么多啊

????睿王给沈家出了个难题。

????……

????夜里,沈妙坐在灯下,想着白日里铁衣捧着一条长长的聘礼单子唱的福气绵长,不由得就想发笑。

????谢景行也实在是太乱来了,竟然写了那么多的聘礼,沈妙扶额,若是被人瞧见了这聘礼单子,只怕沈家就要被明齐所有人羡慕妒忌。然而这聘礼单子铁定最后会被人知道的,不过是时间早晚而已。

????只是谢景行写这么长的单子,也不晓得永乐帝知不知道。想着想着,沈妙又有些心酸。

????她前生嫁给傅修宜的时候,傅修宜可没有给出这么丰厚的聘礼,别说是皇家,就连好一点的官家聘礼都无,只能算是普通,当时的傅修宜说,定王府内清寒,他自己又生性简朴,所以不欲大肆操办,沈妙便也信了。沈信和罗雪雁怕她受委屈,又将大半个沈府的收成都拿出来给她做嫁妆。

????那些嫁妆最后也都贴补了傅修宜。

????傅修宜要笼络这个笼络那个,收买人心也是要用银子的。她一分一毫精打细算,一些沈府里上了年头的古玩字画也被她拿去当了银子。现在想想,嫁给傅修宜这么多年,一直都是她带着整个沈家付出,而傅修宜从来没有回报什么。虽然感情之事,一切都靠的是甘愿,并不要求回报,但是天长日久,总会让人寒心。

????尤其是登基之后,傅修宜对楣夫人和傅盛的大方,更像是狠狠地一耳光打在她的脸上。

????如今她嫁给谢景行,说不清楚心中是什么滋味,有心动,但不如前生那么热烈如飞蛾扑火,但谢景行给予了她超乎她想象的。

????让人竟然对这桩婚事,也有些期待起来。

????窗户被人“扣扣”了两下,沈妙抬眸,见从阳在外头徘徊,便打开窗,从阳见到她,先是同她行了一礼,道:“少夫人,主子让属下带您过去。”

????沈妙愕然,不过转瞬便爽快点头道:“好。”正好,她也有话想对谢景行说。

????和第一次的生涩不同,这一次沈妙来睿王府,可算是轻车熟路了许多,知识苦的依旧是从阳,四处抱草垛子来给沈妙“爬”墙,心中寻思着下一次干脆将这些墙全部打通得了,省的麻烦。

????待沈妙来到睿王府的时候,睿王府的下人们瞧见她,齐齐停下手里的动作,对她恭声喊道:“少夫人”

????沈妙:“……”

????从阳乐呵呵道:“少夫人,大家都很喜欢您。”

????沈妙只觉得有些尴尬,心中五味杂陈。

????待被从阳领着到了睿王府的后院时,老远的就看见一个雪白的毛团朝着她扑过来,欢快的咬着她的衣角。

????有个懒洋洋的声音在夜色里响起:“娇娇,过来。”

????沈妙抬眼,就看到谢景行倚在树上,双手抱胸,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脚下的白虎,也不知道在叫谁。

????沈妙朝他走过去,白虎一路欢喜的跟过来。这白虎的性子倒是个自来熟,不过见了几面而已,沈妙也没逗过它,竟然对她亲热的摇头摆尾,不知道的,还以为这白虎是沈妙养大的。

????她在谢景行身边站定,问:“你找我来做什么?”

????谢景行挑眉:“裁衣。”

????“裁衣?”沈妙狐疑,还未继续问下去,谢景行突然伸手将她拉进怀里,轻轻的抱了抱,然后放开。

????他动作太快了,拥抱到放开也不过是短短一瞬,让沈妙憋着气也不知道说什么,说下去吧,像是在斤斤计较,不说下去,但确实是被他占了便宜。

????谢景行道:“以你的脾气,大概不会乖乖绣嫁衣。我找了大凉最好的绣娘,不过不知道你衣裳的尺寸,”他上上下下打量了一下沈妙,意味深长道:“抱一下就知道了。”

????沈妙:“无耻,不要脸。”

????谢景行慢悠悠的“哦”了一声道:“但你刚刚好像很喜欢。”

????这人每次说三句话就能吧别人气死,沈妙讽刺:“你的手段倒是很高超,抱一下就知道尺寸了,以前干过不少这事?”

????谢景行盯着她,直把沈妙盯得脊背发麻,才勾唇笑道:“吃醋了?那你可以抱回来。”他张开双臂,一副任君采撷的模样。

????“谁要抱你,”沈妙鄙夷:“对了,我有事问你。”

????谢景行挑眉:“什么事?”

????“聘礼单子收到了,你为何送那么多聘礼?”沈妙想着就觉得好笑:“我们沈宅堆不下那些东西,再说了,你送那么多东西,沈家赔不起同样的嫁妆。你是故意找麻烦的吧?”

????“就这个?”谢景行漫不经心道:“我还打算多送一点。”

????沈妙:“……。”她正要说话,又见外头有个侍卫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看见谢景行,面露难色,道:“殿下,外头有人找,属下们将他拦住,可他就像疯了一样,大喊着您的名字,怕惹人误会,只得将他暂时制住。”

????“所以?”谢景行问。

????“是平南伯苏家大少爷苏明枫。”侍卫道。

????沈妙猝然抬头。

????睿王府前厅中,此刻正被五花大绑着一个年轻人,他浑身上下几乎都被捆成了粽子模样,嘴里还堵着一块儿破布,愤怒的瞪着一边的侍卫,还在努力得徒劳挣扎。

????这人正是苏明枫。

????苏明枫派人监视睿王府已经很久了,连带监视的还有沈宅和公主府,越是这么长久的查探下去,苏明枫心中的猜疑也就越深。他怀疑睿王就是死去的谢景行,虽然这样的猜想十分荒谬又可笑,可是随着时间的流逝,这个想法不但没有消失,反而越来越根深蒂固。

????谢景行和沈妙有些关系,沈妙如今又被赐婚给睿王,若是谢景行就是睿王,一切就说的清了。

????苏明枫对于谢景行的事情有一种旁人无法理解的执着,那毕竟是他从儿时一起玩耍到大的伙伴。在谢景行身上他学到了许多东西,谢景行对他的意义,几乎可以影响了他的一生。

????不管谢景行是不是睿王,苏明枫都必须要亲自去查验一番。

????他想要偷偷的潜伏进睿王府,看着睿王脱下面具时候的样子,那时候,真相就可以大白了。

????这是一件疯狂的举动,但苏明枫觉得有非做不可的理由。他还没有蠢到直接自己进去,而是让是自己的人声东击西,在前面引诱睿王府的侍卫,自己再趁乱偷偷进去。

????可是苏明枫没料到睿王府的侍卫都是成了精的,一下子就将他抓住了。

????有些沮丧,更多的是失望,到了这个时候,苏明枫反而想着,既然已经被人抓住,不认清事实就更划不来了。所以他拼命挣扎,甚至自报家门,就是希望能引起那个睿王的注意。

????正想着,自门外走进一个满脸大胡子,侍卫打扮模样的人,在他面前停下脚步。

????苏明枫不由得心中一紧,大胡子对周围人使了个眼色,立即有人过来给他松绑,拿下嘴里的布团。

????“主子要见你,跟我来。”

????------题外话------

????土豪的正确求婚方式╮╯▽╰╭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