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上门-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上门

千山茶客2017-4-25 22:40:23Ctrl+D 收藏本站

????苏明枫踉踉跄跄的走了,走的时候,仿佛经历了巨大的变化打击,几乎有些失魂落魄了。

????沈妙本想对谢景行说几句话,谢景行却又恢复到之前漫不经心的模样,含笑催她早些回府休息,倒是不想再提起此事的意思。沈妙无奈,便也只得顺着他的意思做了。

????有的人喜欢把自己的痛苦经历分享给旁人看,以夺得旁人的同情。然而真正让人难过的东西,是怎么也不愿意拿出来共享的,回忆一次,就是在往自己心头插刀。谢景行这样的人,大约也是不喜欢将自己的弱点暴露于人前,所以在外人眼中,他依然强大而无所不能。

????可是沈妙到底是从他那一句“最重要的,明齐对我,没有养育,只有抹杀”中听出了什么。

????一直到回到沈宅里的时候,沈妙的心里都想着这事儿。明齐对谢景行只有抹杀到底是什么意思,沈妙的脑中浮起的,却是上一世的事情。

????上一世临安侯府最后还是倒了,谢鼎和谢景行双双战死,剩下谢长朝、谢长武兄弟二人反而升了官,方氏倒也是水涨船高。如今这一世,虽然谢家三个儿子是没了,不过谢鼎至少还在,只要谢鼎还在,临安侯府就不算倒了。谢鼎如果有心再娶,这个年纪,再生出个儿子也是有可能的。虽然看着比较凄惨,可是比起前一世来,已经好的太多了。

????这一世和前一世究竟有什么不一样,似乎是从两年前开始。前生谢景行没有在两年前出征北疆,而是在几年以后,时间的提前,似乎也导致了一些事情的改变。那么究竟是什么导致谢景行做出这个决定

????因为自己么沈妙沉思着。但是明齐又在其中推动了什么

????前生沈妙晓得谢家的事情时,很是唏嘘感叹了一番,她也曾在心头怀疑过此事是不是皇家在其中插手,可是又不愿意往里深究。于情于理,谢家父子除了混账一点,对明齐从无不忠,如果只是因为提防其功高盖主而予以抹杀,那皇家就显得太过无情无义了。

????眼下这个猜想却又重新浮上了心头。

????假设皇家一开始就将苗头对准的临安侯府,谢家父子双双战死,临安侯府付之一炬是皇家本就为谢家准备的结局。那么因为谢景行主动提前自请出征,皇家的这个“计划”就提前了。

????皇家如愿以偿让谢景行“战死”,但这时候谢鼎还活着,不仅如此,谢鼎还有两个儿子,皇家对临安侯府的野心仍旧没有消失。所幸的是谢鼎在谢景行死后一蹶不振,因此,让临安侯府彻底覆没的“计划”不急于一时。

????两年后,谢家两庶子双双意外身亡,自此以后,谢鼎再无翻身可能,留着也无碍,皇家便一改之前的计划,甚至主动安抚,来彰显天家仁慈,体恤臣子。

????如果说谢景行早已料到了日后发生的一切,那么两年前出征就不是率性而为,就如同他对苏明枫说的,这是保护临安侯府的唯一方法。

????不过这些都是沈妙自个儿想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谁也不得而知。她想着,还是找个机会问问谢景行,上一世她不想深究,这一世,却实在好奇的很了。

????这一夜,沈妙思虑重重,苏明枫饱受煎熬,自然还有旁的人无心睡眠。

????定王府中,彻夜通明。

????傅修宜端坐在高位上,看着手下来通报的人,缓缓反问:“苏明枫去了睿王府”

????手下道:“正是,出来后,平南伯世子好似受了刺激,魂不守舍的模样。”

????傅修宜挥了挥手,手下退了下去。身边的幕僚上前问:“平南伯世子大半夜去睿王府,莫非和睿王私下里有些关系”

????“平南伯府都已经不再入仕,睿王真要寻什么合作的人,也当寻不到他身上。”傅修宜又目光转冷:“苏家本来也是一颗极好的棋子,若非当初苏明枫突然生了重病,苏家渐渐退出官场,倒也不至于这一遭。不过,”他道:“苏家也因此躲过一劫,算是幸运。”

????幕僚道:“说起来,当初平南伯世子生的那场病也实在古怪得很。因着平南伯世子生病,平南伯竟因此辞官,现在渐渐退隐,定京几乎都没有他们的消息了。”

????傅修宜笑了一声:“莫非你以为,苏明枫真的生病了么”

????“请殿下赐教。”

????“苏明枫和临安侯府的谢景行可是至交。”傅修宜道:“苏家突然退出仕途,本就来的古怪。尤其是苏明枫,当时正是蒸蒸日上的时候,可突然病的严重,甚至都不争取,直接请辞。说的活不过几年,你看,两年过去了,苏明枫不也好好地活着平南伯府分明就是明哲保身,急流勇退。这自然是有人在其提醒。平南伯府和临安侯府自来交好,除了至交会提醒,旁的人,大约是不会管闲事的。”

????“可是,”幕僚疑惑的问:“临安侯府还有临安候谢鼎,为什么提醒他们的是谢景行,而不是谢鼎”

????“谢鼎自身都难保,”傅修宜喝了一口茶:“谢鼎骄傲自大,仗着军功卓绝在父皇面前屡次放肆,父皇早已有除他之心。若是谢鼎聪明一点,就会收敛,可你看看,在定京,他何曾收敛过。倒是这个谢景行,”傅修宜眯起双眼:“不可小觑。”

????“谢景行不也是行事放肆张狂”幕僚道:“定京城提起谢小候爷,谁都知道是个顽劣胆大之人。”

????“不错,可你不要忘了一点,”傅修宜回答:“从头到尾,他都没有入仕。”

????“众人都说谢景行是因为谢鼎才不入仕,故意顽劣耽误自己的人生,我看不然。当初金菊宴上,谢景行一人对付他两位庶弟,展露出来的武略令人心折。他有旷世之才,却不愿意展现出来,这叫什么这叫藏拙。”

????“谢鼎活了多少年,谢景行又活了多少年。谢鼎活了那么大岁数,尚且会被临安侯府眼前的富贵迷了眼,谢景行小小年纪,却能清醒的审时度势,谢景行才是临安侯府最可怕的人。所以,提醒苏家的人不是谢鼎,而是谢景行,只有谢景行。”

????幕僚看向傅修宜:“殿下是不是太过高看谢景行了即便他提醒了苏家,可也不能证明什么”

????“不能证明什么”傅修宜看着他,反问:“那加上一个谢家军如何”

????“谢家军”幕僚疑惑,随即想到了什么,震惊的看向傅修宜:“殿下的意思是。”

????“总之,临安侯府最可怕的,不是谢鼎,而是谢景行。”傅修宜道:“这个人在年纪尚且不大的时候,就有足够的野心和头脑,如果在赋予他一定的权力,定京只怕就要变天了。有他在,临安侯府这块骨头,永远都啃不下来。”

????“好在谢景行已经死了。”幕僚听完傅修宜的一番话,心有余悸的松了口气:“如今的临安侯府,也再也翻不出什么波浪来。”

????“不错。”傅修宜道:“对于危险的敌人,总要在还未长成的时候就将其抹杀。不过,”他话锋一转:“我现在好奇的是,为什么苏明枫会与睿王搅在一块。”

????“不仅如此,”幕僚接过他的话:“还有荣信公主似乎也在调查睿王。苏明枫的人甚至还去沈宅外守着,似乎是在监视沈五小姐的一举一动。荣信公主也是如此。”

????“苏明枫、睿王、荣信公主、沈妙,”傅修宜道:“这几个人一定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尤其是沈妙和睿王,如今又被父皇赐了婚。父皇的性子我很清楚,认定的东西,就不会拱手让人。沈家已经是父皇的囊中之物,沈妙的亲事父皇绝不会便宜了外人,又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将她赐给睿王做王妃,怎么看,于明齐来说,都是一笔不划算的买卖。”

????“殿下的意思是”幕僚沉吟。

????“这门亲事,一定是睿王那头主动地,不仅如此,睿王一定用了什么法子,逼得父皇不得不做出这个决定。”傅修宜突然诡异的笑了笑:“你不觉得很奇怪吗,先前我就怀疑睿王和沈妙之间似乎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可又觉得睿王不是为了女人就改变天下大计的人。可是如今看来,似乎是我错了,睿王对沈妙的确怀有别的心思。所以才会费尽心机要了一道圣旨。”

????“这个世间,没有无缘无故发生的事。苏明枫和荣信公主,一辈子都没有离开过定京城,不可能认识睿王。但他们对睿王的态度,道看上去有几分熟络的样子。还有,睿王和沈妙也不过见过几次面,怎么就会为她做到这个地步。会不会,睿王从前就是来过明齐的”

????幕僚大惊失色:“殿下的意思是,睿王从前就来过定京见过他们几人,甚至和他们几人有过交情”

????“明目张胆的来自然是不行。”傅修宜笑道:“也许我们一开始都被骗了,或者说,睿王一开始就是以明齐人的身份活在定京的。否则这一次,他为什么要戴着面具听闻大凉皇室个个美貌惊人,睿王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我想,他的脸,一定是被我们所认识的。”

????幕僚沉默,似乎被这消息震惊的说不出话来。

????傅修宜又是一笑:“不过这些都只是我一人的猜测,现在做不得准。无妨,我已经派人继续守着,只是现在,对睿王的秘密,倒是更加期待了。”他顿了一会儿,突然又想起了什么,问:“裴琅现在怎么样”

????幕僚一怔,回想了一下,道:“仍是不肯松口。”

????傅修宜笑了:“继续吧,别让他死了就行。”他又道:“沈家找的这些人,一个个的,骨头是真硬,叫人羡慕。”

????幕僚听得浑身发凉,却是不敢再说什么,恭敬退下了。

????又一连过了几日。

????沈家人总算是接受了“沈妙即将嫁给睿王”这个事实,亲事既然已经定了下来,请婚书也送了,聘礼单子也下了,女方总也要显出一点对这门亲事的重视。虽然沈信和罗雪雁对沈妙嫁给睿王其实并不赞同,可若是不好好准备的话,旁的人还会觉得他们对沈妙也不重视。

????拼着一口气,沈信也不愿意让人看轻了自己的女儿,只是睿王派人送来的聘礼单子实在是惊世骇俗,于是准备多少嫁妆也成了一个难题。

????本来么,沈信和罗雪雁都是武将出身,早年前军功卓绝,也得了不少赏赐。他二人常年不在定京,这些赏赐除了给沈老夫人公中那一部分外,几乎动也没动。府里一共就俩孩子,沈信和罗雪雁也不偏袒谁,大家一人一半。其实也算是阔绰的。

????可后来在小春城的那两年,给罗家军投了不少银子进去,沈家的家财就不如从前殷实了。可怪就怪在睿王送来的聘礼单子,就算是沈家鼎盛时期,那也是难以望其项背。

????之前沈丘还觉得睿王是在吹牛,因着这聘礼单子足够官家娶十个高门大户人家的媳妇儿了。睿王指不定是在与沈家开玩笑,可第二日铁衣就奉睿王之命送来两尊金雁,差点把沈丘吓了个踉跄。

????那是太后都要珍藏着的东西。就被睿王以聘礼的“彩头”,随便找了个盒子装着就给送过来了。

????至此以后,众人都相信,大凉是真的有钱,睿王是真的挥金如土。这份聘礼单子不是闹着玩儿,沈妙的嫁妆,这事儿大了。

????沈丘主动要将自己留着娶媳妇儿的那份子钱送给沈妙,道:“人穷不能志短,哪能让妹妹的嫁妆比睿王送的聘礼一半儿都不到,这要是到了大凉,不是被人看低了去。咱们沈家的姑娘,凡是就要做到最好,睿王这般送聘礼,咱们陪嫁的少,会不会被他看不起嫁妆之事,不能糊涂。大不了,我屋里还有些古董摆设,一并拿去当了。我们虽然穷,但是不能掉了脸面”

????沈信深以为然。

????沈妙:“”

????沈家在定京好歹也算是数一数二的大户,怎么到了沈丘嘴里,眼下倒显得穷困潦倒一般,还要变卖屋中摆设来凑嫁妆

????说出去也不怕笑掉大牙了。

????因为正是年关,定京城里大大小小的事情都轻松了许多,沈妙的婚事又是文惠帝请自下旨赐的。许是知道沈家人心中对这门亲事也不满颇多,文惠帝就特意给沈信和罗雪雁准了一段时间的假,让他陪着沈妙,等沈妙亲事过了再回头。

????沈信和罗雪雁便是没有皇帝的准假,心思也全在沈妙身上了,自然乐的轻松。沈丘和罗凌在军部,到了年底也是基本做的差不多,这些日子,就都在府里陪着罗雪雁置年货,或者帮帮沈妙。

????一家子人正在厅里闲谈,厨子新做了点心,屋里的炭火烧的旺旺的。罗潭笑着看向沈妙:“小表妹,年关一过你就要出嫁了,虽然眼下绣嫁妆是来不及,不过你总得给自己准备准备吧。改明儿让阁里的绣娘来为你量量身段,比好了尺寸快马加鞭,好赶衣裳呢。”

????明齐的女儿家出嫁,是要自己绣嫁衣的。一般来说,定亲定的早的,几年前就开始为自己绣。定亲定的晚一点的,让裁缝做好了嫁衣,自己象征性的绣上几针图案,也算是自己亲手做的。这样才会有和和美美的寓意。

????本来沈妙的亲事沈家是不急的,今年年关一过开始物色合适的青年才俊,那时候沈妙开始为自己绣嫁衣刚刚好。谁知道文惠帝一封圣旨,倒是将所有的事情都打乱了。眼下沈妙亲自绣一件嫁衣,那是万万不可能的,因此还得早些落实这些。

????罗雪雁一拍脑袋,懊恼道:“这些日子我倒是差点将这事儿给忙忘了。潭儿说得对,娇娇的嫁衣得开始着手准备了。定京城的绣娘我倒是不怎么熟悉,等会子我就问一问相好的夫人,她最晓得哪儿的衣裳首饰好。娇娇的嫁衣,可不能马虎了。”说罢又打量了一下沈妙,笑道:“娇娇的身段儿苗条,穿嫁衣当是好看的。”

????沈妙闻言,脑中却是浮现起了谢景行那一日将她拉到怀里,“抱一下就知道了”这句话来。不由得觉得脸上有些发烫。

????沈丘问:“妹妹,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要不要叫大夫来看看”

????罗凌眸光一黯,低着头并不作声。

????罗潭正笑嘻嘻的与罗雪雁说嫁衣上绣什么图案喜庆,就瞧见外头的小厮匆匆忙忙跑了进来,道:“夫人,老爷,门外有人求见。”

????“不是说了,这几日不见客,关大门么”沈信不悦道:“怎么没拦”他想好好享受所剩无几的天伦时光,所以上沈宅来说事的人,统统不见。

????小厮都快哭了,道:“是是大凉的睿王殿下。”

????罗潭瞪大眼睛,沈丘“霍”的一下站起身来,杀气腾腾的开口,问:“他来干什么”

????小厮:“这小的没问”

????话音未落,就听见有低淳悦耳的声音自小厮身后响起。

????“送嫁衣。”

????自小厮的身后走出一个高大挺拔的身影,沈宅里的小厮们不说眉清目秀,却也个个都算是端正凛然,跟着沈丘混久了,还有几分英武之气。不过在跟身后这人一比之下,就顿时显得有些灰头土脸了。

????紫金流袍宽大摇曳,他笑容带着点轻慢却并不让人反感,似乎有些玩世不恭,然而银质的面具微微泛着冷光,又让他有了几分让人捉摸不透的深沉。即便看不到样貌,勾勒出来的轮廓也是很好的。尤其是闲庭信步的一步步走来,洋洋洒洒,皆是优雅如骨,懒洋洋的高贵,却有让人无法忽视的强势光芒。

????他道:“睿王。”

????连自报家门都是如此嚣张放肆。

????沈丘就差拔剑而起了,他一拍桌子,桌子上的点心碟子被他拍的震了三震,他问:“你就是睿王”

????睿王点头。

????“你为什么要娶我妹妹你有什么阴谋”沈丘喝道。

????罗潭的下巴都差点掉了下来,沈丘对睿王报以的敌意实在是太大了,不过虽然众人心中都有这个谱,当着人家的面问出来,会不会也太失礼了。

????“娇娇温柔懂事,端庄大方,我倾慕已久,惶惶求娶,所幸皇恩浩荡,幸不辱命。”他慢慢地,含笑的道来。

????沈妙忍不住抖了抖,谢景行用这么温柔的语气讲话,实在是不习惯。要知道他们最初还不甚相熟的时候,谢景行每次看到她,都是试探,冷眼,嘲讽

????沈信和沈丘顿时勃然大怒,睿王这一番话吧,表面上是夸了沈妙,也说了自己对沈妙的倾慕,偏偏越往后说越不是个味儿。什么叫皇恩浩荡什么叫幸不辱命旁人不知道,他们却一清二楚,明明是睿王逼着文惠帝下了圣旨,皇恩是要挟过来的皇恩,幸不辱命,不辱的是谁的使命

????沈丘和沈信就像两个炮仗,只差一点子火星就快要炸了。这睿王坏事都做尽了,跑这儿来装什么大尾巴狼

????罗雪雁的目光却柔和了下来。

????女人看男人和男人看男人是不一样的。女人看男人,看的是细节。睿王没有用“本王”,而是用了“我”。称呼沈妙没有用“沈五小姐”,反而用“娇娇”。如果只是单纯的为了利用沈家的权势,睿王已经得到了他想要的,不必如此。不管眼下是真心还是做戏,他肯花心思,那就很好了。譬如傅修宜,当初沈妙恋慕傅修宜,傅修宜一边撩拨着沈妙,若即若离,不直接拒绝,却也不接受,不肯花心思,也不肯讨好。所以沈家之所以不愿意沈妙和傅修宜在一起,除了傅修宜本身的身份会拉沈家下水以外,还因为傅修宜根本就不爱沈妙。

????若是爱一个人,是肯会为她花心思的。现在就一点心思不肯为人花,怎么能奢求以后呢

????罗雪雁打量着睿王,睿王肯花心思,那就比她想的要好多了。更何况,若是论起外貌气质,睿王实在很难让人生出恶感。

????比起令人如沐春风,却又端着皇子的架子,总是八面玲珑,圆滑有加的傅修宜来说。睿王这人,行事放肆懒散,却也看出来有几分真性情。这种真性情出自皇家,也就更难能可贵。罗雪雁希望沈妙嫁的丈夫,不会以一种虚假的面目成日对着沈妙。

????她道:“睿王殿下”

????“我名渊,字景行。”睿王道:“夫人可以称我为,景行。”

????沈妙差点就被茶呛住了。

????罗雪雁有些意外,皇室之人,最是讲究规矩。便是亲兄弟,每每也要注重这个注重那个。大凉的人在明齐,可算是非常高贵的客人,尤其是睿王本身还是永乐帝的胞弟,没想到竟然会让人称他的字。

????让人称自己的字,那是关系极好才会这么做。

????罗雪雁看睿王的目光更加柔和了,她道:“景行,你先坐吧。”又吩咐惊蛰:“上茶。”

????沈丘和沈信顿时大惊之色的看着罗雪雁,想不通罗雪雁为何在短短时间里竟会对这个睿王如此之好。一边的罗凌见状,却是有些打量的看着他。

????“景行。”罗潭突然开口:“这个不是定京临安侯府世子的名字么”

????沈妙端着茶杯,心中有些无力。

????谢景行真是胆大包天了竟然就敢在这里说出自己的小字,他是不是觉得反正已经被苏明枫和明安公主知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不如多点人一起知道任何与他身份相关的事情,也许都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谢景行非但不避嫌,还巴巴的凑上来。

????即便喝的是茶,沈妙也觉得自己快醉了。

????沈丘心中愤愤,见罗雪雁又是给睿王让座又是让下人上茶本就很不开心,听到罗潭的话便道:“不错,睿王一定不知道临安侯府世子是谁吧”

????睿王转头看向他:“哦那是何人”

????“他也叫谢景行,是临安侯府临安侯的嫡长子。人家都说南谢北沈,他们谢家是可以同我们沈家齐名的武将世家谢景行就是谢家小侯爷,他可是个难得的少年英才,当初一人一招就能挑翻数人,文韬武略更是不提,还生了一张俊美无俦的脸。可算是明齐一个人人敬仰的少年英才,知道的人没有不说一声好的”沈丘长叹一声:“可惜天妒英才,早早的就陨落在北疆战场了。”他话锋一转,挑衅的看向睿王:“不知道睿王殿下与这样的人同名是什么感受那一位文韬武略无双,容颜盖世,您又有几成胜算”

????沈妙:“”

????“听沈少将的话,好似很仰慕那位谢小候爷”睿王慢条斯理的开口问道。

????“那是当然”沈丘说的慷慨激昂,丝毫不顾及一边罗雪雁频频给她使眼色,反而瞧见沈信在一边鼓励的目光,继续道:“他就是我心中的英雄,无人可取代”

????沈妙扶额。

????如果可以,她真的想装作不认识沈丘这个人。

????再看谢景行一定暗中爽快极了。

????------题外话------

????大哥总是帅不过三秒谢总裁暗爽中:3ゝ

????达成一个新成就:百万大关¬¬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