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七章 嫁衣-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八十七章 嫁衣

千山茶客2017-4-25 22:40:28Ctrl+D 收藏本站

????沈丘当着睿王的面将谢景行狠狠夸了一通,寻常人被这么毫不留情的对比数落,面上都会有些不好看。睿王带着面具让人瞧不清楚他的脸色,然而众人却清楚的看到,他的嘴角始终是微微上扬的,声音也很温和有礼,最重要的眼神是骗不了人了,睿王的眼神里,竟还有些愉悦。

????愉悦

????沈丘直说的口干舌燥,非但没见睿王露出难堪的神色,反而似乎还十分赞同似的,道:“这么说来,的确令人可惜。”

????沈丘大为沮丧,却对这个睿王心中越发警惕起来。

????罗雪雁却很满意,她到底不比沈丘孩子气,也不比沈信鸡蛋里挑骨头看人这样那样不好。看着睿王,对着沈丘的胡闹也没有生气,人们总是先入为主的判断一个人好还是不好,可罗雪雁和睿王相处了这小段时间,却觉得睿王还是不错的。看着很是清俊斯文,然而说话却不扭捏惺惺作态,有种散漫的豪气,教人心生好感。

????都说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满意。睿王在罗雪雁这里,很快就拔得头筹,在罗雪雁心中,是比苏明枫稳重,比太子率直,比冯子贤大气,比罗凌罗凌是自家人,就不说了。

????不仅罗雪雁看睿王满意,罗潭对自己这个妹夫也是很满意的。她脑子里稀奇古怪,问了许多睿王有关大凉一些新奇的见闻,这睿王在朝贡宴上对待文惠帝不甚耐心,想走就走,想留就留,却对罗潭有问必答。罗潭之前就念着睿王对沈妙的救命之恩,这会儿更是越看越觉得只有睿王才能配得上沈妙。就道:“我看着妹夫与小表妹也是极为相称的,小表妹那样的性子,就得妹夫这样的好兴致才遮得住。”

????“妹夫”二字一出来,屋中都静了一静。睿王好歹也是个皇亲国戚,比起来,罗潭的身份就不足挂齿了。罗潭是本性大大咧咧,根本没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罗雪雁和沈信却是下意识的去看睿王的反应。

????睿王的唇角微勾,从善如流:“多谢表姐厚爱。”

????表姐

????沈丘气急败坏道:“谁是你表姐别乱喊”

????“丘哥哥你说什么呢。”罗潭瞪了他一眼,笑嘻嘻的道:“那个,我年纪比你小,你叫我表姐怪怪的,你还是叫我罗表妹吧。”

????沈丘怒气冲冲的盯着睿王,这个人凭借着一张好脸皮和人模狗样的身份,到处招女子喜欢。罗雪雁和罗潭就着了此人的道,实在可恶

????罗凌看着眼前混乱的局面觉得有些好笑,不过笑着笑着,想到了什么,就又再也笑不出来了,而是面带苦涩的看了一眼沈妙。

????沈妙正想着罗潭方才的话,心中简直有些不可思议,罗潭到底对谢景行是存了个什么样的错误印象,竟然觉得谢景行是个好性子的人。殊不知当初谢景行也是威胁加冷嘲热讽,每次和他打交道都像在走钢丝,随时无法把握对方的心思。罗潭要是见了谢景行面不改色杀人灭口的动作,只怕就再也说不出那话来了。

????沈信瞧着罗雪雁和睿王越聊越亲热,心中也不是滋味。故意干咳了两声,强行打断了他们的交谈,干巴巴的问睿王道:“你不是说过来送嫁衣的吗怎么,现在是觉得我们沈家的茶好喝,故意来蹭茶喝了”

????罗雪雁听他话说的不好听,瞪了沈信一眼,转头对着睿王,用几十年都没对沈信用过的温柔语气和风细雨的开口:“景行,你今日使特意过来给娇娇送嫁衣的吗”

????“赐婚圣旨来得急,我想娇娇没有时间自己绣嫁衣了,刚好当初来定京的时候,皇兄让我将大凉最好的绣娘裁缝也带上,若是遇到了喜欢的姑娘,娶她回去的时候,要送她一件天下最好的嫁衣。”他笑意清浅,一双眸子越发温柔如春:“嫁衣已经做好了,做了三个月,如今就拿过来请夫人过目。”

????三个月沈妙一愣,突然想起几日前谢景行抱她那一下,说是要量体裁衣,如今那嫁衣既然三个月前就开始做,只怕那时候就晓得她身材尺寸了,何必多此一举。果然又是他随口胡说八道,偏她还信了,被人占了便宜思及此,沈妙怒气冲冲的瞪了她一眼,谢景行微微一笑。

????这点子小动作却被罗雪雁看在眼里,心中越发欢喜。这门亲事如今是想换也不能换,只能变着法儿安慰自己。谁知道今日一见睿王,却觉得此人不错,便感觉欣慰了许多。这会儿再看这二人动作,可不是小儿女间打打闹闹做什么。自家女儿成日端着个老沉人的架子,都没有年轻姑娘家的天真烂漫,偏在这睿王面前表现出小女儿家的一面,那睿王看着也是对沈妙宠溺的很。或许这桩亲事,就是天作姻缘也说不定。

????睿王比起傅修宜在罗雪雁心中,起码高出了一千个罗凌的位置。

????正想着,沈丘却在一边叫了起来:“三个月明明赐婚圣旨是前不久才下来的。你分明就是说谎,难道你未卜先知,三个月前就知道要娶妹妹,还有,你怎么知道妹妹的尺寸,拿件不合适的嫁衣,再好看妹妹也不穿”

????沈妙也看向谢景行,她也想听听谢景行如何应付沈丘的问题。

????谢景行果然是个中高手,只道:“三个月前在街上偶然见过娇娇,那时候惊鸿一瞥,下定决心非娇娇不娶,皇兄只让我送嫁衣给心爱的姑娘,却未说要求娶之后才能送。索性,到底是娶到了。”说到最后,声音愉悦无比,只是扫了沈丘一眼,却像是十足的挑衅。

????沈丘在说话这上头,根本就不是谢景行的对手。一番话,又让谢景行说的漂亮,自个儿却没捞着好。

????“至于尺寸”谢景行微笑:“有心找,总能找到。”

????他示意铁衣上前,铁衣“蹬蹬蹬”的小跑着从外面出去,不一会儿又抱了个巨大的箱子“蹬蹬蹬”的跑进来,将箱子放到了桌上。

????那箱子也是有些大的,似乎是香木做的,从其中飘出来若有若无的梨花香气,闻着沁人心脾。众人不由自主的围在桌前,想着那嫁衣大概就是在其中。

????饶是沈妙自来平静,心中却也有些期盼起来。

????前生的嫁衣,是她一针一线绣的,对于同傅修宜的大婚,她总是格外上心。她也想花团锦簇,华丽烂漫,毕竟女子一生最美的时刻,似乎也就是在作为新娘的那一刻。可是傅修宜当时还在藏拙,要求简谱,婚事不宜张扬,于是她也只能收起自己想要华丽的心思,将嫁衣绣的样式简单,图案朴素。

????可到底是对未来充满向往的女子,又极是爱俏,于是她想了个法子,在红裙外头用暗红色的丝线绣了并蒂莲。又在纱衣里头绣了点点桃花。因为纱衣在外衣里,别人看不到。红裙上的并蒂莲又是红色丝线绣的,寻常人根本看不出来。整个衣裳还是朴素简单的款式。

????可是她心里却为自己这个小小的花样十分得意,她想着,夜里等洞房之后,夫妻之间喁喁耳语,她就让傅修宜猜一猜,看傅修宜能不能猜出嫁衣上的花样。傅修宜终会看到她心灵手巧的一面,慢慢慢慢的喜欢上她的。

????可是到了最后,那一夜灯火灿烂,她在新房等了整整一夜,等的红烛流干,一颗心等的冰凉,都没有等到傅修宜。第二日清早的时候,却被告知昨夜里傅修宜喝醉了宿在书房。她一夜没睡,却又要进宫给皇帝皇后请安,迷迷糊糊出了丑,又让傅修宜不忿。

????几乎冷落了她两三个月,傅修宜才碰了她。

????那件嫁衣,是她痛苦的开始。从嫁人一夜的委屈,她数不尽的委屈就开始铺天盖地而来了。

????沈妙一直觉得,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好,另一个人的心就总会被焐热。就算是不喜欢,总也会因为那些不计回报的好,而有所动容。但就有这么一种人,心安理得的享受着别人给与的一切,却还要嫌弃旁人做的不好。

????那件嫁衣,沈妙那些少女欢喜的、隐秘的心思,最终是无人知道的了。她那句想问的:“夫君,你认真看看我这件嫁衣,可曾发现了什么”用尽一生也没有问出来。她想穿嫁衣给看的人,一辈子都没有看过。

????她恍惚的想的出了神,直到耳边响起罗潭的一声惊呼,才将她从回忆里拉出来。

????但见罗雪雁伸手从箱子里慢慢的取了衣裳抖开,让众人都得以瞧见。

????动作似乎都是小心翼翼的,仿佛生怕折腾坏了它。

????非常鲜艳的大红,丝线极细,仿佛是千万根细细的丝线交织而成的锦缎,又经过最好的绣娘裁剪,多一分则多,少一分则少。

????大红色的布料里,细细密密的闪着璀璨的金光,不晓得是刮了金粉还是怎么的,将这些金闪闪的东西掺杂进去,整件衣服都好像在闪闪发光。

????红娟衫是海鲛锦做的,薄如蝉翼,绯色流霞。绣花红袍闪着金光的红色衣料外,用十二色彩线缠缠绵绵的绣了龙凤呈祥的图案,金龙威武,彩凤朦胧,认真一看,龙凤的眼珠子是用黑色的细小宝石点缀。而龙鳞和凤羽,皆是切割的细细的猫眼石穿着针线,一针一针的绣了上去。

????红裙、红裤是一体的,颜色纯正,做的宽大,但有微风拂过,便如仙人行动,飘然如仙。然而这些也是花了心思的,在袍角处也绣了点点莲花,寓意吉祥。

????霞帔就更不必说了,花丝、镶嵌、錾雕、点翠,珍珠洋洋洒洒了好几百颗,直教人晃花了眼。

????子孙袋、定金银、照妖镜、天官锁。

????最吸引人的还是那顶凤冠。

????冠口金口圈之上饰珠宝带饰一周,边缘镶以金条,中间嵌宝石12块。每块宝石周围饰珍珠6颗,宝石之间又以珠花相间隔。博鬓六扇,每扇饰金龙1条,珠宝花2个,珠花3个,边垂珠串饰。沈丘甚至还缺心眼儿的数了数,整个凤冠上有彩色宝石一百块,凤凰眼珠子点缀的红宝石就更是数不清了。

????罗雪雁拿着那沉甸甸的凤冠,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这睿王就算是做戏,如今做到这个地步,也实在是太出乎人的意料了。这凤冠怕是整个明齐女人梦中期盼的,比起皇后的凤冠都不遑多让。她惶惶开口:“景行,娇娇戴这顶凤冠,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这凤冠上头的动物可是凤凰,凤凰是万鸟之王,只有皇后或是公主才能戴它。沈妙虽然嫁给睿王,是睿王妃,那也不到公主的地步。冠上面应当是彩雉才对。

????睿王笑道:“夫人放心,这顶凤冠,皇兄是知道的。我们大凉皇室,就只有兄弟二人。娇娇嫁到皇室,也就是皇室中人,凤凰而已,她担得起。”

????沈信若有所思的看了睿王一眼,罗雪雁还想说什么,就听见罗潭叫了一声:“好漂亮的绣鞋”

????罗潭从木箱底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只绣鞋,将它托在掌心。

????这绣鞋做的非常小巧,当也是红色的,只是鞋面上也绣着小小的凤凰,鞋面本就小,要绣出一整只凤凰已经十分不易,更何况这凤凰羽毛上都用细小的宝石点缀。然而鞋底也是有图案的,亦是有莲花展开,寓意步步生莲。鞋面上最上头,有两颗又圆又大南海鲛珠。

????沈妙见了就是微微一愣。

????南海鲛珠很是珍贵,因着采捕人只能采到浅海的珍珠,深海里的便不好打捞,只有最有技巧的采珠人才能进到稍微深一点的海域中,即便如此,能遇到这样的鲛珠,也很不易。

????沈妙记得,如今最得宠的徐贤妃才有一颗,还日日戴在头上以示不同。却不知如今眼前就有两颗,还被随手放在脚底。

????晓得了,也不是徐贤妃会如何愤怒。

????沈信沉默了片刻,慢慢的吐出一句:“你有心了。”

????这样的排场,这样精致的嫁衣,整个明齐足可以称是独一无二了。睿王本可以不必做到这个地步的。但是他做了,无论如何,这总能让沈妙在出嫁之时,得到的不是嘲讽,而是羡慕。

????睿王一笑:“娇娇高兴就好。”

????沈妙心里一动,瞧着那精致的、美好的凤冠霞帔,那千娇百媚的红绣鞋,想着,这样的衣裳穿在身上,定然是极为风光的。

????她前生一辈子都没有穿过这么华丽的衣服。

????前生嫁给傅修宜的时候,傅修宜还未出头,简朴朴素是她平日的习惯。后来傅修宜登基,她成了秦国人质,更勿用提什么华丽的衣服。再等她回来的时候,宫里已经多了一个美貌聪慧的楣夫人,和楣夫人比百媚千娇,她是自找苦吃。再然后,她作为皇后,要穿的端庄大气优雅,老沉的颜色,一板一眼的款式。明明是妙龄女子,和楣夫人比起来,却像是活活年长了楣夫人许多岁。

????算起来,她的少女时期,似乎在嫁给傅修宜的那一夜就开始彻底结束了,随之而来的,就是痛苦的,被迫的非常成长。

????谢景行是老天派来让她完成前生夙愿的么沈妙心中失笑,好似她的一些遗憾,谢景行都在不知不觉中,帮她填补了完全。

????这或许,也是一种命中注定。

????嫁衣之后,就连挑剔的沈丘也没话说了。

????平心而论,如果换做是沈丘,是做不出来这么讲究,这么精细昂贵的嫁衣的。虽然他也会一门心思将自己所拥有的全部给自己心爱的姑娘,可是做不到就是做不到。睿王能做到,因为他是睿王,仅此而已。

????沈丘不由得看向沈妙,若是沈妙跟了这样一个人,一声荣华富贵,如果这个睿王性子也真的如今日表现的这般好,那沈妙的这一生,大约也是值得的吧。

????又说了一阵子话,罗雪雁热情的邀请睿王留下来吃饭。睿王倒也没有拒绝,笑道:“不过我想与娇娇单独说两句话,不知道夫人可准允”

????沈丘立刻警醒道:“你要和妹妹说什么话与我说也是一样。走,咱们去院子里切磋两招。”

????罗雪雁拎着沈丘的耳朵让他一边去,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呢,睿王能跟你这样的粗人比划么。”再看向睿王,眼里都是止不住的笑意,道:“那让娇娇带你进屋去说吧。别说的太久,等会儿就该吃饭了。”

????沈妙、沈丘:“”

????娘,您还记得谁是您亲生的么。

????罗雪雁是越看越觉得睿王不错,堂堂的大凉亲王,想和沈妙说话却还要特意来过问她的意见,可见是个知礼的。罗雪雁也正想着让沈妙和睿王多呆些时间,方才二人的眼神小动作她可是看在眼里,女人最懂女人心里在想什么,沈妙那个模样,分明是对睿王还有些意思,怎么就没看她瞪罗凌,瞪苏明枫,瞪冯子贤

????这样欢欢喜喜的小冤家,才叫话本子里写的呢。

????罗雪雁喜滋滋的去吩咐厨房了,沈妙虽然也是颇有些无语,却还是看了一眼谢景行,道:“你跟我到我院里来。”

????沈丘眼巴巴的也想跟上去,沈妙回头道:“大哥,你就别去了。”

????沈丘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妹妹”

????“丘表哥。”罗潭拽住他的衣角:“人小两口说悄悄话,你个大男人偷听什么嘛。”她看了一遍心不在焉的罗凌:“你想切磋的话,找凌表哥好了。”

????罗凌回过神来,苦笑一声,却还是道:“表哥想切磋,我自然奉陪。”

????沈丘今日被屋里的女人们第一次不约而同的排斥,心中委屈极了。沈妙未来的夫婿,他自然要好好考验一番,怎么能仅仅因为花言巧语和一张看不清楚的脸就骗的女人们对他好言相交女人果然都好骗。他看向沈信,不悦道:“爹,就这么放过那小子不成”

????沈信垂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闻言看了沈丘一眼:“吃完饭,你和他切磋一下,试试他的武功。”

????沈丘眼睛一亮,摩拳擦掌道:“是”

????果然还是沈信与他是一道的,他必须得让睿王看清楚,他们沈家的女人,不是好娶的

????沈妙带着谢景行去了自己的院子。白露和霜降正在外头和小丫鬟们一起打整院子里的花草,瞧见沈妙领着个大男人回来,都是吓了一跳。还是谷雨和惊蛰向睿王请安,丫鬟们才回神,纷纷行礼。

????沈妙直接带谢景行去了闺房。

????她也不怕被人瞧见,横竖谢景行来她屋里又不是头一回了,隔三差五就来喝喝茶吃点心,沈宅的路都被她摸熟了。一回头却见谢景行四处打量,不由得气闷道:“又不是第一次,有什么好看的。”

????“是第一次从正门进。”谢景行笑道,在桌前坐下来,看着她说:“正门进来的感觉不错。”

????沈妙嘲讽:“你是在抱怨从前没有给你名分,来的名不正言不顺吗”

????“聪明。”谢景行喝茶。

????“那是你自己来的,没人邀请你。”沈妙咬牙切齿。

????谢景行笑眯眯的看着她:“夫人对我很好,表姐也不错。”

????沈妙心里翻了个白眼,那是因为她们都没见过谢景行残暴的一面,要是见了,就不会对他这么好了。

????她问:“你有什么话跟我说。”

????“上次托我查的事情,帮你查清楚了。”谢景行道。

????“查的事情”沈妙这些日子太忙,自个儿都忘了让谢景行帮忙查什么事,就疑惑的问:“什么事”

????谢景行目光一闪:“裴琅的消息。”

????沈妙恍然大悟,想起这些日子裴琅都迟迟没有消息,这会儿倒是真心的焦急起来,就问:“查到什么了他是不是出事了”

????“你很担心他”谢景行挑眉。

????“他是替我办事的人。”沈妙皱眉。

????“好吧。”谢景行耸了耸肩:“他现在不太好。傅修宜似乎发现了他的身份,把他关进了定王府的地牢中,严刑拷打逼他说出真相。”

????沈妙心微微收紧,道:“他还活着吧”

????“傅修宜没得到想要的答案,不会那么轻易让他死的。”谢景行道,说罢又盯着沈妙,道:“你似乎一点不担心他会出卖你”

????“他不会。”沈妙回答。

????谢景行微微蹙眉。

????沈妙想着,裴琅这个人,虽然有的时候太过理智,理智到不近人情,可是在忠诚一事上,却是从来无法让人挑剔的。他前生替傅修宜办事,就从来都是忠于傅修宜。裴琅才华横溢,后来周王一干人也曾想要将他从傅修宜手里拉回来,那时候周王他们占上风,能给与裴琅的,比傅修宜更多,可是裴琅也没有动摇过。

????裴琅是个很有原则的人,这个原则在他心中高过了一切。比如前生他辅佐傅修宜,所以他就尽心尽力的帮着傅修宜坐稳这个位置,将傅修宜身边能利用的人统统都利用了一遍,也包括她自己。虽然后来因为傅明和婉瑜,沈妙跪下来求裴琅帮忙,裴琅也不为所动,甚至眼睁睁的看着沈家覆亡,或许在其中还出了一份力。但是对于裴琅的忠诚,沈妙从来没有怀疑过。

????说起来,傅修宜不耐烦应付她,成亲之后对沈妙也多是冷淡,除了偶尔的关心问候,表明自己做丈夫的责任外,大部分时候都是沈妙一个人在定王府度过的。沈妙想要讨傅修宜欢心,知道傅修宜最器重的是裴琅,她向裴琅讨教,希望能让傅修宜对她刮目相看。

????裴琅也的确耐着性子教她了,没有过不耐烦的时候,沈妙对于明齐格局的了解,很多的部分,其实除了偶尔听闻傅修宜说之外,大部分还是来自于裴琅对她的指导。

????裴琅是她在广文堂的先生,说起来,倒也算是她在定王府的先生。

????所以,沈妙不会怀疑裴琅会出卖她。

????“傅修宜手段繁多,”沈妙难得的表现出一丝焦虑:“尤其是对背叛他之人,一旦发现这样的人,他永远不会给予信任,最后也会亲自下手抹杀。裴琅既然已经被他发现,现在为了得到答案,傅修宜或许会留着他的性命,可不代表不会做别的事情,若是将他弄的肢体不全”沈妙打了个寒战。

????傅修宜是如何对待背叛他的人,沈妙是亲眼见过的。地牢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沈妙也是亲眼见过的。

????大约从那时候开始,对傅修宜,除了爱慕之外,还有一丝惶恐和惧怕。

????毕竟人前隐忍温和,人后心狠手辣,也实在是令人难以不生出寒意了。

????谢景行目光锐利:“你怎么知道他如何对待背叛之人”

????若是从前,沈妙也就能听出谢景行话中的不对劲了,不过眼下,她心思不在这里,便也顾不得这些,想了一想,才看向谢景行,道:“你有办法救出他吧”

????谢景行收回喝茶的手,道:“理由。”

????沈妙看着他,他的目光锐利,丝毫不退却,让人心中瑟缩。

????“因为没有理由袖手旁观。”

????------题外话------

????老中青三代师奶杀手谢景行╭╯╰╮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