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八十八章 救人-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八十八章 救人

千山茶客2017-4-25 22:40:33Ctrl+D 收藏本站

????“因为没有理由袖手旁观。”沈妙道。

????谢景行沉默。

????沈妙自己也晓得这个理由说不过去,在旁人眼中看来,和裴琅合作之前,她和裴琅基本上都没有什么交流的地方,就算是广文堂以学生和先生之名,平日里加起来说过的话也统共没有几句。在和一个人本身不甚相熟的时候,却将这些重要的事情交给他,并且从未有过一丝怀疑,在别人眼里,自然是很奇怪的。

????尤其是谢景行并不是一个粗心大意的人,他善于留意所有被人忽视的细节,有着让人胆怯的敏锐。

????但是很多事情,是说不明白的,她总不能将前世的事情和盘托出,且不说别人相不相信,她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

????沈妙以为谢景行还会追问下去,他却是点了点头,道:“可以。”

????沈妙一愣,随即松了口气。

????和谢景行打交道最让人舒心的一件事就是,在不是朋友之前,谢景行会想法子搞清楚对方身上的所有秘密,但成为朋友之后,他尊重且不会逼迫人去承认自己不愿意说的事情。

????当然,或许他也能通过自己的法子弄明白。

????“不过,”谢景行沉吟道:“定王府守卫众多,在傅修宜眼皮子底下救人,可没那么简单。”

????沈妙心中一动:“你要亲自出手?”

????“不然?”他语气听不出喜怒,却带着点莫名意味:“你亲自要求救的人,我可不敢出一点差池。”

????沈妙犹犹豫豫的看着他,谢景行的身份如今因为一个荣信公主和苏明枫就已经够头疼了,不过这两人好歹从前和谢景行还有一丝半点情意,可是傅修宜就算了。若是傅修宜知道谢景行的身份,不趁机搞出点事情,沈妙也就白认识他这么多年了。

????“你……小心些。”沈妙道:“我可不想进了门就变寡妇。”

????谢景行道:“你怎么能这么咒自己?”又暧昧一笑:“放心,不会变寡妇的。”

????沈妙:“……”算了,这人方才说的话肯定又是在唬着她玩儿,谢景行那么谨慎的人,应当不会亲自出马,还是她多虑了。

????等又说了一会子话,罗雪雁身边的丫鬟就过来催着吃饭了。沈妙和谢景行走出去,一顿饭吃的极为融洽,谢景行当年连不近人情的荣信公主都哄得高高兴兴,就更别说爽朗爱笑的罗雪雁了。他见识广博,言辞有礼,就连罗凌也忍不住被他的一些观点吸引了目光。

????沈信这般挑剔的人也说不出话来,沈丘却惦记着晌午沈信与他说的,要他和睿王切磋切磋武功,吃饭吃到中途的时候,就大喇喇的抛出一句:“今儿饭吃的太多,妹夫,等会儿陪大哥切磋切磋,成日闷在屋里坐着可不成,咱们男儿家还是应当活络活络筋骨。”

????沈妙停下手里的筷子,罗雪雁骂道:“沈丘,你皮痒了是不是?要为娘跟你切磋一下吗?”

????“娘,”沈丘委屈道:“咱们年轻人的事,您就别搀和了。”又看向睿王,突然想起什么似的道:“哟,差点忘了问,妹夫你会武功吧?”

????“略懂一点。”谢景行笑着看他。

????沈丘正色道:“那就好,毕竟是皇室中人,想来请的拳脚师父也是不差的。放心,大哥一定会让着你的。不过大哥是在军中呆过的人,成日和那群兵小子比划,手下没个轻重,要是不小心……”他拱了拱手:“还望妹夫体谅一回。”

????他一口一个“大哥”“妹夫”喊的亲热,话语似乎也是十分愧疚,然而看那脸色和语气,怎么看都是跃跃欲试的欣喜。感觉若非此刻饭还没吃完,就要立刻拉着睿王去校场上比划一番。

????罗潭和罗凌作壁上观,罗潭是想着,她也很好奇睿王的功夫究竟是什么程度。世人对于大凉睿王的消息知之甚少,从前也不过是知道大凉皇室个个生的美貌,这个睿王也不例外,不过其余的就很神秘了,功夫也没有被人特意提起过,想来应当不出众。

????不过罗潭又相信自己的直觉,上次去睿王府求睿王帮忙的时候,感觉睿王分明是个很厉害的人。

????沈丘对上睿王,究竟是个什么情况?罗潭向来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主儿,权当是围观了。

????罗雪雁已经气的恨不得现在就上手揍沈丘一顿,奈何睿王在这里,总要维持她主母的好气度。她只得看向沈信,语气威胁:“你也不管管?”

????谁知道向来对罗雪雁千依百顺的沈信眼皮都没抬一下,夹了一口菜吞了,才一副置之事外的态度道:“管什么,年轻人的事,让他们自己解决。”

????沈妙一下子就看出来了。沈丘哪有这样大的胆子,三番五次挑衅罗雪雁的耐心,分明就是沈信在背后撑腰。沈信想试谢景行的武功?

????沈妙抬眸看了一眼身边的谢景行,似是注意到了她的目光,谢景行侧头,唇角一勾。

????这人怎么就有这样的本事,送个嫁衣也能扯得人仰马翻,沈妙真是佩服极了。

????有了沈信的首肯,罗雪雁这回再阻拦,倒显得她不近人情了。于是吃过饭后,沈丘就迫不及待的拉着谢景行去沈宅院子里的空地上。

????罗雪雁怕出什么事儿,只得跟上,沈信自然是要去看的,罗潭拉着罗凌也要去看热闹,沈妙不想去也得去了。于是院子里围了一圈人,倒像是来看擂台比试的。

????罗雪雁对沈丘明里暗里警告不许出什么事儿,下手要温和些,睿王是个读书人,皇家子弟没吃过苦,不要用对待那些兵小弟的野蛮态度对他,不要吓着人家。

????沈丘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兴冲冲的教手下抬了一排武器,问:“妹夫想要哪把,先选”

????说的极为大方的模样。

????再看那拿出来的武器,好家伙,长枪战戟铁棍弯刀九节鞭巨锤长剑……。甚至还有几把巨大的斧头。

????一看就是极为笨重,又很不好挥动的兵器。

????罗雪雁气的已经不想看了。

????睿王目光微微一怔。

????沈丘得意道:“妹夫,这些兵器可都是极为称手的,你要是喜欢那把,尽管选,也算是大哥让着你。”

????沈妙:“……”

????不知道为什么,平日里的沈丘虽然一直都不是什么心思活络之人,那也只是在人情世故之上,武将应有的冷峻和铁血还是有的。可是今日和谢景行一比,为何显得这般笨拙,几乎是个孩童一般。

????沈妙几乎可以猜到自家大哥在谢景行眼里是有多好笑了。

????谢景行扫了一眼那些兵器,从里头随手拿起一把短短的匕首来。

????“这个?”沈丘一愣,倒是没想到谢景行会选一把短匕首,就意味深长道:“妹夫好眼光,不过一寸短一寸险,这样的匕首平日里可没几个人敢拿啊。不要因为这个轻就选,不如选这把长剑,虽然锈了些,却也不重,你提的动的。”

????“多谢大哥,”谢景行一笑:“我就要这个。”

????沈丘冷哼一声:“那就别怪大哥对付你对付的不留情面了,实在是你选的这把兵器太过拙劣。”

????谢景行扯了扯嘴角。

????虽然他带着面具,但是唇角的笑容,似乎总带着几分漫不经心,几分嘲讽,极容易激怒人。沈丘当即就扛起一把长枪,枪头直指谢景行。

????罗雪雁掩面。

????“请,大哥。”谢景行彬彬有礼。

????“大言不惭”沈丘一把当先的扛着长枪就冲了过去。

????许多年后,威震四海的威武小将军沈少将变成了沈老将,一生赫赫军功惹无数人羡慕,打过的胜仗数不胜数,被誉为战神,被所有习武之人尊重崇拜……但他还清楚的记得这个有着温暖日光的午后,这将成为他在未来无数年中无法磨灭的记忆……和耻辱。

????所有人都没看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沈丘扛着枪冲过去,二人就混做一团,不过很快却又分开,沈丘的枪掉在地上,睿王两根手指夹着匕首,稳稳的搁在沈丘的脖子上。

????沈家众人:“……”

????睿王松开手,将匕首在指尖潇洒的把玩一转,才似笑非笑的看着沈丘,道:“多谢大哥承让。”

????六个字,沈丘的面色顿时变得紫红。

????沈家众人面面相觑,皆是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罗潭喃喃开口:“丘表哥……是输了吗?”

????众人一震。

????沈丘的武功,在明齐年轻一辈中,说是第二,无人敢称第一。一来是自小就由沈丘亲自教导,沈家世代戎马生涯,屋里藏了不少武功书籍,沈丘也算是积蕴深厚。二来,沈丘年纪尚小的时候就被沈丘带在身边跟着征战沙场,是真刀真枪见识过来的。有了这两样,可以说,沈丘的一身武艺,全都是满打满扎,没有一点儿虚的地方。

????可是沈丘的枪竟然被睿王给挑下来了,睿王的匕首还架在沈丘的脖子上,这怎么看,沈丘都没剩呀。

????沈丘咬了咬牙,心有不甘,却也不得不道了一声:“愿赌服输。”

????罗潭已经率先拍手叫了起来:“妹夫好厉害能打得过我丘表哥,你是明齐身手第一啦”

????罗凌连忙捂住罗潭的嘴,罗潭好歹是沈丘的表妹,却给外人鼓劲儿,沈丘听了只怕更为难过。有些不安的看了一眼罗雪雁,想着自己儿子输给外人,罗雪雁肯定心中也不舒坦,谁知道回头一看,却见罗雪雁已经快步走到回来的睿王身边,道:“景行,你的武功这样好啊?”

????“自幼习武,不过都是花拳绣腿,”睿王笑道:“不比大哥稳打稳扎,惭愧。”

????“年轻人不要总是这么谦虚。”罗雪雁道:“若是有骄傲的本事,就该骄傲起来,这才像是少年人。”

????沈妙心中默默道,谢景行已经是天下第一骄傲了,再让他骄傲,他就能登天了……

????这一顿饭,总归来说是吃的宾主尽欢,罗雪雁和罗潭又问了谢景行许多武功上的问题。谢景行态度谦逊的恰到好处,又似乎什么都会,很快就让罗雪雁惊喜不已。等谢景行离开后,众人都各自散去,罗雪雁还念叨着:“睿王这孩子看着还是不错的,且不说身份,单是胆识才貌和人品,都是世间佼佼者。”

????“戴着个面具谁能看得清他长什么样。”沈丘道:“娘也太偏心了,万一他脸上有疤丑的很怎么办?再说了,人品又是如何看出来的?我瞧着也不怎么样。”

????“你懂什么,”罗雪雁道:“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孩子我虽然瞧不见脸,看气度也是不错的,便是真的脸没那么好看,气度也就能弥补他脸上的不足。再说了,我走过的桥比你走过的路还多,这人品如何,看人眼睛就能看出来了,这是装也装不来的。”

????沈丘撇了撇嘴:“就是偏心。”

????“沈丘你今儿个是够了啊。”罗雪雁扫了他一眼,想起之前的事情,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你处处针对人家安得是个什么心?有这功夫去妒忌别人不如好好练你的武功,在人家手里没过几招刀都在脖子上了,说出去还要脸不要了?”

????沈丘忙道:“我知道了娘,我现在就去找爹练武立刻马上”边说边一溜烟儿的逃跑了。

????罗雪雁瞧着桌上的木箱子,那里头装着沈妙的嫁衣,想着这么贵重的衣服还得要锁着才放心。就搬起箱子打算亲自放到库房,却见箱子表面的箱盖上,似乎还有一个夹层。

????她心中疑窦顿生,将那夹层打开,一个红布包着的小册子顿时从里面落了出来。

????另一头,沈丘正与沈信说话。

????“爹,那睿王练武绝对不止几年时间,看这模样,应当是从小开始习武的。否则不可能几招之内就和我分出胜负。”沈丘想了想,又道:“况且,他的招式也十分狠辣,比起那些小兵来有过之而无不及,按理说,一个皇室子弟,不必如此的。”说罢又恨恨道:“这次是我掉以轻心,下次再来,一定揍得他刮目相看”

????沈信摆了摆手,道:“行了,你不是他对手。”

????“爹”沈丘大惊失色:“您不会因为我一次失误,就再也看不起我了吧我这次真的是掉以轻心了,谁晓得他一个看着好看的白脸儿书生,竟然深藏不露,我……”

????“深藏不露的岂是这些?”沈信打断他的话,面上显出一丝复杂。

????“爹?”沈丘不解:“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他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他是不是不是好人?”

????“行了,你出去吧。”沈信道:“别没事胡思乱想,好好练你的武功。”

????沈丘:“……”

????他就是败了一次而已,怎地像是变成了手无缚鸡之力的书生似的

????沈丘愤愤的离开了,他打算从今日起,每日都到校场去和人比武。不过……沈丘临走之时,又忍不住看了沈信一眼。

????怎地父亲看起来,好似十分忧愁的模样?

????沈信的确很忧愁,这份忧愁此刻在他心中逐渐放大,几乎已经到了掩饰不住的地步。他很想去做些事情转移自己的注意,可是越是这么做,脑子里却是执拗的想着这件事。

????可他却不能对任何人讲,若是对别人讲了,不知道会引起多大的变化。

????他让沈丘去考验睿王的武功,本意是想看看睿王有没有做沈家女婿的资格。在今日之前,睿王都不过是文惠帝圣旨上的一个名字而已,他本身是个什么样的,沈家人没有期待过。他们将睿王看做是一个怀揣着恶意的野心人,沈妙这桩亲事是不平等的。

????可是今日瞧着罗雪雁与睿王相谈甚欢,沈信最了解自己的妻子,罗雪雁对睿王是十分满意的。

????如果睿王已经让罗雪雁开始满意了,那么对于睿王,就不仅仅只能将他当做是圣旨上一个名字这么简单。他要成为沈家的女婿,就要进行各种挑剔苛刻的考验。

????武功是一项,不求他武功盖世,却也要能保护沈妙的安全。作为一个女人的夫君,若是妻子遇到危险,至少你能保护她的安危。

????沈信是这般想着,不料这比试,就比试出了一些门道来。

????几个小辈看不清楚,他和罗雪雁却能看清楚,尤其是沈信,连二人对峙时候的招式都能看出来。睿王那一手匕首锁喉,沈信曾经见过一个人用过。

????谢鼎。

????沈家和谢家政见不合是几代人就传下来的,沈家讲究行兵打仗有规矩行军仪,谢家要求却是出奇制胜不按常理出牌。祖祖辈辈争了许多年,到了沈信他们这一辈,几乎是习惯成自然,而到底为什么会成为敌对的两大世家,倒是不知道了。

????最了解你的人不是朋友,而是敌人,这句话说得不假。沈信从少年时候开始,就一直暗中和谢鼎比试。沈家有沈家枪,枪枪舞的周正而杀气腾腾,谢家没有谢家枪,谢鼎这一手匕首锁喉却也是旁人羡慕不来的。最适合用来刺杀敌方主将。想想看,和敌首在马背上正厮杀正烈的时候,自长枪里却突然多出一只匕首直指喉咙,那是有多恐怖。

????靠着这一招,谢鼎几乎是屡战屡胜。

????谢鼎这一手没有传给别人,只传给了他唯一的嫡子谢景行,连他两个庶子都未曾传过。谢景行少年时候与人对峙,也用了这一招,当时沈信巧合,恰好撞见了一幕,还诧异于谢景行年纪轻轻就将这一招使的如此炉火纯青,甚至在谢鼎原来的锁喉法上稍稍改动了一下,使之更加狠辣。

????而今日睿王和沈丘对峙的时候,用的正是这一招。

????或者说,用的是被谢景行改动过后的一招,角度分毫不差,却又不知是故意还是怎么的,使的比当初要慢腾腾一些,简直是故意让沈信看的清楚。

????沈信无法掩饰自己看到时那一刹那的惊骇,除了用沉默来掩饰,他不知道作何想法。

????谢景行已经死了,死在两年前的北疆战场之上。可是大凉的睿王怎么会谢景行使的匕首锁喉,尤其是还是一模一样的动作。

????人和人之间就算是做一样的事情,一样的把戏,都会有那么一丝半点儿的不一样,可是睿王和谢景行的身影,那一刻,在沈信的眼里竟然重叠在一起,丝毫不差。

????于是一个诡异的念头就冒了出来,睿王难道是谢景行么?

????谢景行已经死了呀

????沈信一方面觉得自己的这个想法很不可思议,很可笑,一方面却又抑制不住的去思索这个念头。他甚至觉得,睿王当时和沈丘比试的时候,动作那样慢,简直就是刻意让他看的清楚。

????难道睿王想要他认清楚这个事实吗?

????沈丘心中惊疑不定,又不好与旁人说。想着还是先查探一番,让事情明朗一点的时候再看好了。

????毕竟,他不愿意看沈妙受伤。而若是睿王就是谢景行,那这其中牵涉的种种纠缠,可就不是那么简单了。

????……

????日子一日日的过去,转眼离年关也就只有几日了,对于普通人来说,到年关的日子最快乐,因着一年到了末尾,总要待自己好些。吃得好喝的好,玩的也好,每日都是欢喜的。欢喜的日子短暂,因此就觉得过得分外亏些。

????可对于裴琅来说,日子就像是凌迟,每日在他身上辗转着,折磨着磨下一小块皮肉,第二日继续又来,有时候恨不得明日一刀死个痛快,也好过这样漫长的折磨。

????他被关在定王府里的地牢已经不知道多久了,除了折磨他的侍卫,如今连傅修宜也不来了。一日比一日的折磨让他痛苦,他的两条腿已经血汗淋漓,听闻今日过后,他就要被剜了膝盖骨。

????剜了膝盖骨,一辈子就只能跪着待人,对于裴琅这样心高气傲的人,无疑是一生的梦魇。傅修宜的确是深知人性的弱点,一个在大好年华,有着满腹经纶,前途坦途无限的年轻人,从此以后就要跪着生活,便是有朝一日再见天日,一生也是被毁的彻底,只怕也是生不如死。

????很奇怪的,即使到了这个时候,裴琅也并不打算出卖沈妙。

????虽然他的理智一直在劝说自己,就说出来吧,说出来后,一切就解脱了。就算是死,也好过这样无休止的继续。他和沈妙又算不得什么朋友,不过是沈妙当初拿流萤来要挟他,他不得已之下才替沈妙做事。沈妙这个人,虽然每次说的凶巴巴,其实从来不对无辜的人出手。就算自己真的出卖了她,沈妙也绝不会因此迁怒无辜的流萤。

????毕竟这样的折磨,实在是太痛苦了。

????虽然理智这样想,可是每次当他快要松口的时候,却又在最后关头闭上了嘴巴。仿佛只要说出来后,他就是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一般。裴琅想,莫非上辈子是欠了沈妙什么天大的债不成?竟然会如此甘心的为她受苦。

????只是……已经过了这么久,还没有一人来救他,裴琅的心里也有些失望。

????沈妙大约是忘记了他吧,又或者,在她的那一盘棋中,牺牲一个无足轻重的棋子,是不足以放在心上的。

????正想着,突然听见外头沸腾了起来,不知出了什么事,闹哄哄,吵嚷嚷的。伴随的还有“噼里啪啦”什么东西断裂的声音。

????热浪几乎是朝他这边袭来。

????有人高声叫道:“起火啦起火啦”

????起火了?

????裴琅心中一怔,这里是傅修宜的地牢,地牢平日里都只有傅修宜的亲信和守牢的侍卫才会过来,旁人都不会来的。也因着监视甚严,平日里都不能出一点儿差错。却没想到在这里会起火,大约也很快就会被扑灭的。

????不过裴琅这一回可是猜错了,这火不仅没有被扑灭,反而越来越大起来,甚至有些黑烟飘了进来,而外头那些杂乱的脚步声也渐渐越来越微弱,好似离得越来越远了。

????裴琅的这一间牢房本就是离得最远,最靠里面的一间。旁人平日里是见不到的,也几乎是将他一人单独的隔在这里,火一起来的时候,裴琅这里头遭了秧,若是前头有火,越往里走火势越大,将外头和里头隔为两部分,里头越深越危险,一般来说,是不会有人敢进去的。

????裴琅就更不会了,这世上没有人会为了他一个死囚而拼命冒着生命危险来救他。

????眼见着滚滚热浪袭来,裴琅却觉得眼前这一幕似曾相识,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然而心中却生出了一股解脱之感。

????就这样吧……就这样结束,也挺好。

????他方闭上眼睛,就听得面前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道:“喂,死了吗?”

????裴琅惊诧的睁开眼,就见面前站着一个黑衣人,这人面上蒙着黑色的面巾,看不清楚面目,只露出一双眼睛,璀璨流光,在火势凶猛的这里,竟然丝毫不见慌乱。见裴琅不回答,他似是有些不耐烦,不知道从哪里找到的钥匙,直接将牢门打开了。

????这人竟然是来救他的

????裴琅心里竟然生出几分不可置信,然而这副打扮,这幅模样,又不可能是来做别的。

????不过,裴琅心中一动,为何这人的眼睛,生的如此熟悉呢?

????------题外话------

????谢哥哥实力装逼,大哥这几章打脸打得飞起…。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