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四章 隐瞒-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九十四章 隐瞒

千山茶客2017-4-25 22:40:59Ctrl+D 收藏本站

????沈妙离开定京城已经有月余了。,

????不知道睿王的迎亲车马队如今走到了哪里,总归也是追也追不上的。这一月余,定京城里有关那场十里红妆盛世花嫁的话头还没有停歇。酒楼里说书人说起那一日睿王娶妃的盛况,依旧是宾客满座,说书人说的摇头晃脑,宾客听得感同身受。

????毕竟那样豪气的手笔,却也不是人人都出得起的。

????在沈妙摇身一变成为睿王妃,随着睿王远嫁大凉后,定京城里出现了两件事。

????一件事情是在定京城里开了许多年的沣仙当铺突然关门了,一夜间从掌柜的到伙计都人去楼空,沣仙当铺的那几栋铺子和楼宇都以低价卖给别人,听闻沣仙当铺的掌柜家中出了点急事,需要银子救急,所以才突然离开的。这未免令人有些唏嘘,虽然沣仙当铺做的生意都很珍惜,来当东西或者是买东西的都非富即贵,寻常人来不起,可是到底也在这里做了这么多年,突然离开,还有些令人不习惯。

????也是在这改换主人之后百姓们才发现,这么多年,竟然无人见过沣仙当铺的掌柜长的是什么模样。

????第二件事情是威武大将军沈信在自家嫡女嫁人之后,升官了。被升为成了军正。掌管着整个皇朝的御林军。

????表面是升官,实则却不然。首先,军正只有调令之权却无练兵之权,不过是个空壳子的闲职,虽然俸禄比将军优厚,可谁是拿着俸禄过日子的呢再则沈信一直练得都是沈家军,沈家军才是他的亲兵,突然换了御林军,御林军是文惠帝的人,沈信真的能调动的了恐怕不然。

????于是有眼睛有脑子的人都晓得了,文惠帝这是防着沈信呐。沈妙嫁到了大凉,沈信又是个疼嫡女的性子,大凉如今和明齐关系这么微妙,若是沈信偏女儿,暗中投靠大凉,对明齐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那可糟了。

????虽然沈信在明齐做了这么多年大将军,忠心天地可鉴,可自古帝王多疑,谁叫他是臣子,别人是君主呢只能怪他自己倒霉了。

????朝中人看的明白,百姓们却为沈信鸣不平,这皇家也实在太无情了。明明是文惠帝赐的婚,这会儿却又因为这门亲事有了膈应,平白让沈信担责任,真是让人生气。

????文惠帝才不管这些事情,他如今正在卖力的讨好秦国皇帝,不知为何,大凉总让他感到一阵不安,仿佛是个潜在的危险似的,至少和秦国联手,否则他真是日日不得安宁。

????定王府近来也不甚愉悦。

????傅修宜阴沉着神色道:“一个月了,还没查到裴琅的下落,难道他会飞天遁地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再找不到人,你们不要回来了。”

????底下的探子们诺诺应着,傅修宜烦躁的挥了挥手:“滚”

????几个人屁滚尿流的退了下去。

????他在椅子上坐下来,按着额心,神情有些不快。

????救出裴琅的人一把火烧了他的地牢,之前还没觉得,这些日子,傅修宜做什么都不方便,地牢里的许多人对他而言还有着别的作用,却被那把大伙烧的一干二净,傅修宜心中的恼火可想而知。

????最令他恼怒的是,追查裴琅的下落,到现在都一点儿蛛丝马迹都没有。傅修宜自认为在定京里耳聪目明,然而查不到一个人的下落,只能说明对方比他的手腕还要高明,有这么一个对手,总归不是一件让人高兴的事。

????傅修宜一直怀疑裴琅背后的人是沈家的,可是查来查去,沈家的疑点倒是可以全部排除了,不是沈家,又会是谁

????“殿下,定京里里外外都没有裴琅的消息,会不会是因为裴琅已经出城了呢”幕僚提醒傅修宜道。

????“不可能。”傅修宜道:“城守备有我的人,这些日子出城的人都有画像,裴琅想安然无恙的过去,根本不可能。”

????幕僚闻言皱起眉头,也不知道如何说话了。

????“不过,有人可以不用画像。”傅修宜突然开口道:“睿王当日娶妃出城的时候,睿王府的侍卫官兵出城的时候,是没有人拦的。”

????幕僚眼睛一亮:“会不会是裴琅混在那群睿王的人中,跟着一起走了出去”

????傅修宜冷笑:“睿王府戒备森然,如何混的进去。况且裴琅和睿王又没什么交情,怎么混”他倏尔止住话头:“交情”

????这个时候,傅修宜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来。一直以来,他把裴琅看做是“沈家”的人,“沈家”做主的人是沈信,可是他却忽略了一点,其实从很多事情来看,有意无意阻碍他大业的,其实都和沈妙有关。

????如果“沈家”和“沈妙”是分开来看的话,裴琅不是效忠“沈家”而是“沈妙”的话,一切都说的通了。

????裴琅是沈妙的人,沈妙现在是睿王妃,在这之前似乎和睿王也有一些不清不楚的关系,睿王看在沈妙的情面上,也许会帮着救裴琅一次。

????那么裴琅和睿王也有关联了。

????傅修宜猛地站起身来,越想越觉得是这个可能,整个定京城里,有能力神不知鬼不觉的烧了定王府地牢还能全身而退,最后连蛛丝马迹都不留下的人,似乎也只有这个神秘莫测的睿王了。

????“该死”傅修宜一拍桌子,他一直想知道睿王到底隐藏着什么秘密。可是沈妙出嫁前一夜,他派出去的探子再也没回来,想来是被人发现了灭了口。若是不然,他能知道睿王隐藏的很深的秘密究竟是什么了。

????正在懊恼的时候,却见外头匆匆忙忙的进来了一个护卫。这人是傅修宜的心腹,他快步上前,从怀中掏出一封信来,道:“公主府中送出来一封信,是往皇宫送的。属下截了这封信拓印了一份,殿下请看。”

????傅修宜心中一动,忙接过信来。在睿王这件事情上,荣信公主也表现的十分反常,傅修宜有心要打听出什么,可是自从睿王和沈妙离京之后,荣信公主也好,平南伯府也罢,都没有做出什么特别的事情,每日还是该做什么做什么,让他无从下手。

????荣信公主寡居多年,和文惠帝都不甚热络,一年到头进宫都难得,更别说主动写信过去。也亏得荣信公主远离宫闱这么多年,傅修宜才能这么轻而易举的拓印到她的信。

????傅修宜抽出信纸,迫不及待的开始阅读。起先他的神情只是有些急切,可是随着时间越来越长,他的脸色变了。

????仿佛极为震惊又愤怒,连带着极度的怒气,五官都有些扭曲。旁边的幕僚见他如此,大气也不敢出一下,片刻后,傅修宜突然一手撑住桌子,猛地将桌上的茶壶掀翻了。

????倾倒的茶水洒了一地,幕僚和心腹皆是惊了一惊。傅修宜到底还算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虽然偶尔也会有愤怒的时刻,都不如此刻这般外露。似乎还是第一次看见他这般失态。

????傅修宜只吐出一个“好”字,把那封信狠狠地砸在幕僚脸上。幕僚慌忙接过来,且看便惊呆了。

????荣信公主在信里,提起了一件事情,便是有关睿王的。谁都知道当年因为荣信公主和玉清公主关系甚好,连带着对玉清公主生下来的谢景行也关照有加。甚至还为了谢景行不惜与临安侯府翻脸。后来两年前谢景行战死沙场,荣信公主很是难过了一番。

????荣信公主自然是了解谢景行的,而遮风心里,荣信公主提出了一件耸人听闻的事情,荣信公主觉得大凉睿王和谢景行很有几分肖似。

????这无凭无据的,突然说大凉的睿王和一个死了两年多的人相似,第一反应定然是觉得荒唐。可是傅修宜已经关注了公主府这么长时间,早发现了荣信公主不同寻常之处,不用说,傅修宜几乎能确定,荣信公主说的是事实。

????不必怀疑,那个大凉来的睿王,真实身份是谢景行。

????幕僚的手几乎要捧不稳这封信,谢景行是睿王那代表着什么,代表着谢景行将整个明齐都玩弄于鼓掌之中,如果谢景行还是临安侯府世子的时候已经同大凉私下里有着往来,那么明齐发生的一切,只怕大凉都了若指掌。

????“殿、殿下”幕僚看向傅修宜,眼中闪过一丝惶恐。

????傅修宜确实慢慢冷静下来,可是仔细去看,他的手似乎还有些颤抖。

????“既然谢景行没死,当初北疆谢家军的事情,定然已经东窗事发”他缓缓道。

????谢家军里混着皇室的人,谢鼎的心腹在其中给谢景行捅了致命的一刀,谢景行既然没死,想来也是查清楚其中底细了。也意味着,他们对临安侯府所做的一切都被谢景行尽收眼底。那么这一次明齐朝贡,谢景行来做什么,是来复仇的么

????傅修宜撑住桌子。

????幕僚也极为不知所措,顿了顿,才道:“公主既然已经将这封信送进宫中,陛下知道了,也会有所行动的。”

????“没用。”傅修宜打断他的话:“谢景行已经离开定京一月余,父皇忌惮大凉声势,不敢明着与他对上。如果谢景行还没走,倒是可以利用天下人挑起争端,可惜现在来不及了。”

????幕僚也扼腕叹息:“公主怎么不早些将这信拿出来呢若是早一步,不会如现在这般束手无策了。”

????傅修宜看了他一眼,似乎不悦手下的蠢笨,幕僚被他看的心慌,只听傅修宜道:“愚蠢,公主之前肯定已经想过办法通知父皇,或许嫁礼前一夜已经做过。不过最后却和我的人马一样,被谢景行拦下了。”

????他虽竭力忍着怒气,眼中却还是无法隐藏恼恨:“谢景行藏得未免也太深了”

????“那沈家”幕僚问。

????“继续盯着。”傅修宜冷笑:“我倒要看看,谢景行的身份,沈家是一无所知,还是这么多年都在装傻。”

????此刻,沈宅里的众人都还不知道定王府里出了这等事情。

????自从沈信被升为军正之后,因着不用亲自带兵,倒是没有日日去兵部跑。沈丘还是老职务,和罗凌在守备军里做个小头领。日子却是比之前要宽松了许多。

????罗雪雁和沈信打着商量:“要不再过些日子,咱们跟陛下提回去小春城如何”罗雪雁叹了口气:“至少在小春城,也不至于如此荒废时光。”

????沈信摇头:“皇上留我们在定京,是为了提防沈家动静,不可能放我们回小春城去。留在定京,成为牵制娇娇的棋子,日后才好做事。”

????罗雪雁隐约觉得沈信这话有些奇怪,似乎在暗示着什么,正要发问,听见沈信叹了口气:“再说了,潭儿现在也没个消息传回来,真要回去,我可不敢见岳丈老爷和舅兄。”

????“那倒也是。”一提起这事,罗雪雁觉得头疼:“我已经让人去给娇娇他们传信了,只是景行手下人教程快,也不知赶没赶上,来去也要时间,现在都没消息,我心里怪是不安稳的。”

????沈妙嫁礼出城那一日,罗潭是没有来送的,说是因为沈妙不肯带她去大凉生闷气,又不想亲眼目睹离别的场面。罗潭在沈家自来有些任性,众人也很无奈。而沈妙那一日出城之后,回来也已经是傍晚,罗潭的丫鬟说罗潭已经睡下了,罗雪雁想着罗潭心里不痛快,便也没有去打扰她。

????倒不是罗雪雁不关心自己侄女,只是大家虽然晓得罗潭胆子大,却也没料到罗潭胆子会大到这个地步。当初罗潭悄悄跟着沈信他们来到定京,那是因为都是自家人,而且好歹都在明齐。这回却是从明齐到大凉,一个完全陌生的异国,随行的人都是睿王的人,罗潭又不认识,大约也是不敢的。

????谁知道这位罗家小姐,也是个风风火火的性子,更是敢千里走单骑,一直到了第二日晌午罗潭都借口不舒服不肯出门一步,罗雪雁终于意识到了不对,再去找人的时候,见罗潭的丫鬟颤巍巍的捧着一封信跪下来求饶了。

????得,千里走单骑,罗潭潇洒的留了一封信追随小表妹的脚步去往那个衣食琳琅满目,市井摩肩接踵的大凉去了。

????罗雪雁吓了一跳,连忙派人去追,可是沈妙的人本已经走过一天,而且睿王的队伍可不是普通角色,脚程极快,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追上,一个月都没消息,沈信和罗雪雁还在为这事儿忧心。

????“只盼着信到了景行手里,景行能派些可靠地人将潭儿送回来。”罗雪雁道。

????定京城里的这些事情,罗潭怎么会知道呢便是知道了,也只会当做没听到,因为眼下还有比这些事情更重要的事情。

????又到了傍晚时分,车马队这时候都要休息的。沈妙自然是已经被安排好了沿途的屋舍人家,罗潭可惨了。

????她是混在了睿王府里车马队的那群武夫之中赶过来的,她自小跟着罗家人生活在一起,浑身上下没有女儿家的骄矜之气,扮男人更是像模像样,一时间倒是无人发现她的身份。可是每天夜里却是她十分痛苦的时候,车马队的武夫们不像沈妙这样的王妃,可以自己住一间屋子,而是十几个大汉一起睡一间房,几个人睡床几个人打地铺,几个人甚至还能将凳子桌子拼一起将着睡。

????罗潭不娇气,床也好桌子凳子地铺也罢,她都可以忍受,唯一不能忍受的却是要和十来个陌生的大汉睡在一起。夜里打鼾声呼噜声说梦话的声音,还有种种异味,不时地有男子将腿搭在她身上,真的比杀了罗潭还要难受。若是让罗连台和马氏知道了,只怕要打断她的腿了。

????而最让罗潭觉得可怕的是洗澡。

????她算平日里再如何粗犷,也不可能如同这些汉子一样十几天不洗澡,更不能容忍每每看到一个湖,和所有的男人一同跳下去洗澡。之前有几次她险些被人一同推了下去,吓得罗潭差点尖叫出声,最后还是灵机一动,说自己身上有十分丑陋的伤疤,不愿意当着众人的面被人瞧见,那些武夫虽然觉得她事儿多,却也没有再逼迫她了。

????今儿个这农舍后头恰好有片温泉,温泉里的水瞧着也十分清澈,傍晚的时候武夫们已经下过水而她没有。这会儿月亮升起来,没有人看见,罗潭抱着衣服偷偷摸摸的出去了。

????她摸黑走了老远才走到湖边,左右看了看,已经是深夜,大家都睡得熟了,便是有半夜起夜上茅房的,也不会绕远来这边。罗潭放下心来,三下五除二脱了衣服,穿着件肚兜下了水。

????温泉水暖和的很,又舒服的紧,罗潭已经许久没有这般幸福的洗过澡了。她都是趁着夜里无人偷跑出来烧柴洗澡,麻烦得很,这会儿却觉得幸福极了。

????一边看着天上的月亮,一边想着: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似乎罗雪雁那头还没有追来,只怕是真的追不上了。便是追上了,再回去似乎也不可能,既然这样,要不要同沈妙说个明白呢小表妹刀子嘴豆腐心,也不会真的对她怎样。这样一来,她能睡沈妙的屋子,也不用背着人洗澡都洗的这般艰难了。

????正想着,却突然听见自远而近传来脚步声,罗潭吓了一跳,只怕是有人来了。她有些不知所措,却也不敢逗留,那脚步声已经很近,只好一把抱起石头边的衣服将整个人都没入水中。

????罗潭是会凫水的,可是将头埋在水里却也不是一件轻松地事情。那脚步声在温泉边上停下来,却迟迟不离开。罗潭渐渐的便觉得呼吸极为困难,很想抬头浮出水面,可是眼下她只穿着一件肚兜,便是浮出来了,只怕清白也毁了。

????再如何大大咧咧,这一刻,罗潭也要顾及着自己的清明。

????她本如罗家人一般性子倔强,那人停在温泉边上不走,罗潭死命隐在水里不肯起来。只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罗潭的眼睛已经有些花了,脑子也有些发懵,更是觉得自己只怕要葬送在这里了,随即又觉得悲哀,想着为了保住自己的清明,竟要牺牲在这里,可惜还没去过大凉

????听见头顶有人模模糊糊的说话:“水性不错啊,你打算将自己闷死么”

????罗潭心中一动,那口气憋着再也憋不住,猛地扎出水面。不过她还尚有理智,只是将头浮出书面,身子却被隐藏在温泉水下,好在温泉水蒸腾出雾气让人看不清楚她的身子,否则罗潭真的要羞惭而死。

????“啧,”那人道:“还以为你会撑得更久一点。”

????罗潭对那人怒目而视,却在看清楚对方样貌的时候猛地怔住,呆呆道:“高、高大夫”

????那蹲在湖面上,手里提着个粉灯笼,笑眯眯的看着她的年轻男人不是高阳又是谁这么冷的天,偏他还有兴致拿着他那把从不离身的折扇轻轻摇着,闲懒的姿态让人看得好生闷气。

????“你怎么在这儿”罗潭忍不住问。

????高阳含笑不语。

????罗潭心里嘀咕,对方可是明齐的太医,眼下却出现在这离定京城这么远的地方,莫非是出诊已经到了这般偏远的地方,她问:“高大夫,你连这么偏远的病人生意也要接么朝廷给你的银子是不是很少,你竟这般辛劳。”话语里,竟然是不加掩饰的同情。

????高阳被罗潭这话噎了一噎,半晌才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罗潭看着他:“那你为何在这里”

????高阳好整以暇的盯着她:“那你又为何在这里”

????“我”罗潭理直气壮:“我是小表妹的陪嫁表姐,陪她去大凉的”

????高阳险些笑出来,陪嫁表姐,也亏她想得出来。他道:“哦,我前几日遇着了一个人,似乎是从沈宅里出来的,拿着封信要给睿王妃,只是不晓得睿王妃在哪里,向我问路。”

????罗潭一惊:“你让他去见我小表妹了”

????高阳耸了耸肩:“没有,我见他风尘仆仆,很是疲惫,将他留在我这里,等他休息够了再去。”

????罗潭先是松了口气,随即紧张起来:“高大夫,你千万不要让这个人见到睿王妃。”

????“为什么呢”

????“他是坏人”罗潭道:“他想要陷害我千万不要。”

????高阳笑了:“陷害你陷害你从沈宅里混到睿王府的车马队里,跟着去大凉么”

????罗潭:“你”一连几个“你”字后,罗潭盯着高阳说不出话来。

????“怎么办”高阳很有些苦恼,要是我把这个人送到睿王面前,你要被送回定京了,可能是明日。

????罗潭脱口而出:“不行”好容易才跟着走了这么久,和那些武夫睡了一个月,偏在这时候前功尽弃,她不服她下定决心一般的看着高阳:“要怎么说你才肯替我保密。”

????高阳道:“这对了,你早说这句话,我不必在这里跟你浪费时间了。”

????罗潭:“”

????她怎么觉得高阳一直在等她的这句话呢

????“你想让我干嘛”罗潭问。

????高阳看了她一眼,道:“你先出来吧。”

????罗潭这才记起自己如今还是只穿着件肚兜在与高阳说话,虽说看不见,却也还是觉得赧然,双颊一下子涨得通红,好在这会儿天黑,高阳也察觉不到。

????她道:“我的衣服都湿了,没法出去,你替我找件衣服吧。”方才她为了躲来人,怕被人发现自己的身份,只好抱着衣服潜入了水底,这会儿衣服都湿了,总不能穿着的衣服出去。

????高阳想了一刻,开始脱衣服,罗潭吓得大惊失色:“你想做什么”

????高阳脱下衣服,慢条斯理的递给她:“给你衣服穿而已,你想到哪里去了”

????“你转过去”罗潭觉得今日这个高大夫真是分外讨厌,和他对上,自己是被耍的团团转。

????高阳转过身去,嘴里还道:“也没什么值得看的。”

????罗潭倒是没听到这句话,只是从水里出来,躲在石头后,飞快的将高阳的衣服穿上,高阳的衣服对她来说还有些大,然而眼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穿好后,罗潭才对高阳道:“现在可以转过来了。”

????高阳这才笑眯眯的转过头来。

????“说罢,你的条件是什么”罗潭问。

????“这几日你都是怎么睡的”高阳却问了一个问题。

????“和大家一起睡呀。”罗潭回答的理所当然。

????“以后睡我屋里。”

????“凭什么呀”罗潭怒了:“男女授受不亲”

????“你是女人”高阳笑了。

????“也对,你不是男人。”罗潭立刻反驳。

????高阳幽幽道:“那个送信的人现在还在我房里”

????“睡睡睡”罗潭连忙道:“我马上去睡”

????高阳摇着扇子走了,罗潭跟在后面。

????她怎么觉得,现在的高阳比起从前那个好欺负的高大夫,似乎变了一个人呢

????简直像是露出了本性。

????------题外话------

????第三卷进度会快一点,不然12月都完结不了了:3ゝ副cp也发发糖~~搜搜篮色,即可全文阅读后面章节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