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六章 永乐帝-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九十六章 永乐帝

千山茶客2017-4-25 22:41:9Ctrl+D 收藏本站

????第二日一早,沈妙就要跟谢景行一同进宫去见永乐帝了。因着是第一次见面,还须得穿着亲王妃品级的朝服,等谢景行出来的时候,沈妙也忍不住一愣。

????大凉和明齐的朝服定然是不同的,明齐的偏向精致美丽些,大凉的则显得高华气度些。谢景行穿着绣着麒麟的紫金流袍,头戴官帽,青靴玛瑙腰带,便显得极为器宇轩昂,脱掉平日里玩世不恭的外表,倒显得有些不可接近起来。

????沈妙和他一同用过饭,就乘车往皇宫去。因着昨夜里的事情,沈妙总觉得有些不自在,不过谢景行似乎很满意她这副模样,在车上的时候还故意提起,言语间颇为恶劣。

????沈妙想着,这人果真是因为到了大凉所以才无所顾忌的,不过因着是第一次见永乐帝,心里到底是有些沉重,却因为谢景行的插科打诨而轻松了许多。

????睿亲王府离皇宫倒是离得不远,不知道是不是谢景行故意如此。宫门的护卫瞧见谢景行,直接放行了。惊蛰和谷雨作为沈妙的大丫鬟,跟着沈妙身后,却是有些大气也不敢出,小心翼翼的走着,生怕做出了什么失礼的举动给沈妙添麻烦。

????大凉皇宫里的宫女太监们都低头坐着自己的事情,然而沈妙走过的时候,还是能感觉到一些探究的视线落在她身上。第一次来大凉皇宫,或许众人对谢景行究竟娶了个什么样的妻子还颇有微词。百姓对她宽容,可是身居官位的人却不同。加之谢景行的身份敏感,如果沈妙猜得不错,睿王妃这个名头也是很多人争着抢着想要的。

????她的一举一动,不仅代表着她是睿王妃,也代表着明齐沈家的风范。

????这么想着,沈妙不由自主的将脊背挺得更直,形容更加端庄,倒是不自觉的将上一世的皇后架子给端了出来。

????谢景行注意到她这个举动,玩味一笑,凑到她耳边低声道:“不用这么紧张,你快把皇后比下去了。”

????沈妙瞪他一眼,这都什么时候了,谢景行还是这把不正经。宫中耳目众多,大约也是有永乐帝的人的。谢景行这副姿态万一传到了永乐帝耳中,不会给她安排一个红颜祸水的名头吧。想着前生当过恭顺贤后,却没当过什么祸国妖女的。

????正想着,谢景行却直接握住她的手,沈妙下意识的就要挣脱,道:“被人看见…。”

????“被人看见怎么了?”谢景行不悦:“本王跟王妃拉手,还要旁人同意不成?”

????沈妙还想说什么,就见已经随着谢景行走到了一处偏殿,门外头立着个胖胖的太监,瞧见他们二人就道:“亲王殿下安好,陛下和娘娘已经等候多时了。”

????却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却没有同沈妙行礼。

????“邓公公,这是本王的爱妻。”谢景行偏不就此揭过,将沈妙往身前一推,道:“你怎么不行礼?”

????沈妙心中对着谢景行翻了个白眼,这邓公公显然是得了主子的命令才对她如此这般的。这主子是谁,除了永乐帝还能有别的人选?既是永乐帝的看法,谢景行不但没有顺着人家,还故意翻出来。合着今儿个是来吵架来的吧?

????邓公公笑容不变,立刻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瞧着沈妙道:“原是王妃娘娘,奴才有眼无珠,请王妃娘娘见谅。”

????沈妙和谢景行可不一样,她笑的温和:“无碍。”

????谢景行扫了邓公公一眼,道:“行了,皇兄对我这般不满意,还要我来干嘛?”又挑唇一笑:“若不是今日王妃劝我,谁要过来看他?”

????邓公公沈妙:“……”

????沈妙扯了扯他的袖子,谢景行道:“怕什么?我睿亲王府的当家主母,还犯不着怕人,别怕,谁欺负你,夫君给你做主。”

????他的声音没有掩饰的放低,饶是反应机灵的邓公公面上也忍不住露出尴尬之色,大殿中突然传来剧烈的咳嗽声。邓公公一个激灵,道:“还请亲王殿下和王妃娘娘随杂家进来。”

????沈妙被谢景行拉着,跟着走进去。

????一路都是低着头的,不曾抬头,都是初次觐见天颜应当做的礼节,沈妙知道永乐帝对她怕是不怎么喜欢,因此不愿意在这些细节上出一点儿差错,做的滴水不漏。只能看得见大殿光滑的大理石雕刻着云纹,上头铺着软软的羊毛毯。

????“臣弟参见皇兄。”谢景行懒洋洋道,他甚至只是虚虚的做了个行礼的样子。

????谢景行这般放肆,沈妙却不能,她却也没下跪,弯腰行礼,道:“臣妇参见陛下。”

????“你就是沈妙?”半晌,一个威严的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抬起头来。”

????沈妙抬起头。

????高座上坐着的男子年纪也不算很大,也就三十多岁的模样,剑眉星目,高鼻薄唇。生的和谢景行有七八分肖似。不过谢景行轮廓五官柔和,神情却锐利,美貌和英气融合的极好。而面前的中年男子,大约是因为常年身居高位,没有那股子柔和的气质,比起谢景行的顽劣来,更加显得刚直不阿。他目光深邃,看人的时候都带着冷意,似乎要把人的心底看穿。

????这兄弟二人虽然面目有些肖似,也都优雅贵气,气质却是南辕北辙。谢景行瞧着如同游戏人家的公子哥儿,对待任何事情都有种玩世不恭的懒散,这人却是一看就对自己对他人极为严苛,一刻不停的精明稳重。

????沈妙心中诧异,倒没想到千古明君永乐帝竟然生的如此年轻,如此仪表堂堂。与她想的满头华发的半老头子截然不同。

????她在打量永乐帝的时候,永乐帝也在打量她。永乐帝的目光更加犀利,还带着一种迫人的威压感,冷着一张脸,仿佛下一刻就要发火。若是寻常姑娘家被他这样的目光打量,只怕也是要吓哭了。不过沈妙和寻常姑娘家不同,她从前面对傅修宜的时候,傅修宜对她的冷脸比这可多多了。

????见她神色依旧平静,永乐帝眼中微微闪过厉芒,大殿里,却响起了谢景行懒洋洋的声音:“皇兄看够了没有?再看,臣弟就要不舒服了。”

????沈妙一顿,心中却难掩诧异。她一直在猜测谢景行与永乐帝的关系到底是怎样的。也隐隐察觉出,这兄弟二人应当比明齐那皇家几兄弟来的真心,却也没料到谢景行敢这么对永乐帝说话。而且,永乐帝竟然也并不生气。

????皇家之中,本就规矩众多,加之各自所处的位置微妙,想要同普通平民百姓那样的兄弟情分,根本就不可能。兄弟不相残而友好就已经是一种奢侈了。更何况谢景行之前那么多年都在明齐,眼下和永乐帝却好像是自幼生活在一起的寻常兄弟一般。

????“景行,你这样说,本宫也要生气了。”一个含笑的声音传来,沈妙的目光落在永乐帝身边的女子身上。

????想来这位就是永乐帝的妻子,大凉的皇后显德皇后了。

????显德皇后看上去比永乐帝年轻些,穿着青柚色绣金边的朝服,束宽腰带。这身打扮算是很朴素清简的,而她本人也生的十分眉目端庄,一看就是出自大户人家教养良好的女子,聪慧而平静。坐在永乐帝身边,笑着看向谢景行。

????沈妙也记得谢景行曾称赞过显德皇后,能让谢景行这样挑剔的人称赞的女人不多,显德皇后既然能成为其中一个,自然是有所特别之处。便是谢景行不说,沈妙也对显德皇后颇具好感,因为她浑身上下那股优雅从容的气度,便是前生已成皇后的沈妙都要自愧弗如。

????“景行的妻子,明齐的沈家小姐。”显德皇后对她点了点头,温柔的笑道:“本宫一直好奇是怎样的姑娘让景行也能收了心,眼下见到却懂了,景行的眼光不错。”

????沈妙连称不敢。

????显德皇后这番称赞的话,却让永乐帝不满了。他瞥了一眼显德皇后,似乎有些不悦,只是沉声道:“明齐和大凉的规矩不同,既然已经嫁为大凉妇,就要守大凉的规矩。”

????“皇兄,”谢景行打断他的话:“规矩臣弟自然会教他。若是教不会,皇兄也不用操心,睿亲王府的人臣弟自己看着办,皇兄还是管自己的事就好。”

????谢景行这般护着沈妙,又当着沈妙的面一点儿面子也不给永乐帝,永乐帝终于怒了,道:“你就这么护着你媳妇儿?朕多说一句也不准了?要不要朕把这个位置给你坐?”

????“算了。”谢景行不甚在意的摆了摆手:“这个位置您留着自己坐,臣弟不感兴趣。只是臣弟好容易才娶回个姑娘,您要再插手,媳妇儿跑了,臣弟怎么办?孤苦一生?”

????沈妙:“……”

????若是谢景行是傅修宜的兄弟,这样对傅修宜说话,只怕早已死了十回八回了。

????永乐帝站起身来,看了沈妙一眼,那目光十足威胁,转身拂袖而去。走到一半,见谢景行还站在沈妙身边,丝毫没有跟过来的意思,顿时又勃然大怒道:“给朕滚过来”

????谢景行无奈,对显德皇后道:“皇嫂,娇娇就交给你了。”又对沈妙道:“事情办完后我再来接你。”

????等谢景行和永乐帝都走后,显德皇后才微微笑起来,也站起身走到沈妙身边,道:“屋子里怪闷的,你既然没来过大凉的皇宫,本宫也带你转转吧。”

????沈妙连忙应下了。

????显德皇后人很好,几乎没什么皇后的架子。二人去御花园里随意逛逛,一路上,显德皇后问了她来陇邺可还曾习惯?言谈间倒像是个亲昵的大姐姐,让人觉得心中极为熨帖。

????“景行自从回到陇邺后,这几年本宫都不曾瞧见他对哪家姑娘上过心。本想着,他大约是不可能喜欢上什么姑娘的,没想到最后却在明齐娶了妻。虽说有些意外,心里却很安慰,否则,本宫还真担心他一辈子都不找姑娘,孤身一人。”

????沈妙闻言,就笑道:“亲王怎么会孤身一人,在明齐的时候,年少就有许多姑娘爱慕与他,怎样都不会独自一人的。”

????显德皇后笑着摇了摇头:“那你可曾见过他对谁特别好过?”

????沈妙一怔。

????显德皇后又已经自顾自的说开了:“景行和皇上瞧着是不同的人,其实他们兄弟二人都是一样的。皇上表面上冷,性子也冷。景行看着温柔好说话,其实性子也冷。大约他自己也清楚,他的身份特殊,不该肖想的东西就不该肖想。”她看着沈妙一笑:“想来景行也与你说过他的秘密了,这便不是秘密。”

????“那样小一个孩子,从小就要隐藏着自己过活,隐藏身份也好情感也好,自控力逐渐锻炼出来了,可心肠也变得硬了。这对于皇家人来说是好事,但是对于他自己来说却不是。本宫一直想着,如果景行也和皇上一样,那这辈子也就太亏了。好在他比皇上运道好些,遇到了你。”

????沈妙听着显德皇后的话,心中却有些犹疑。和显德皇后短短的相处中,显德皇后几乎是让人一见就喜欢的性子。同常在青刻意讨好不同,显德皇后是那种润物细无声的,让人觉得十分妥帖的舒适。她似乎活的很真实,甚至不像个后宫中的女人。

????可是她说谢景行比永乐帝运道好又是什么意思?

????这太难回答了,沈妙只能安静的听着不说话。

????“陛下对景行有很深的嘱托,”显德皇后道:“他希望景行能过的舒适快乐,但是又不希望景行因为贪恋舒适的生活而改变自己的初衷。陛下过的很苦,如果陛下因此而伤害了你,你千万不要责怪他。”

????沈妙微微一笑:“陛下做什么决定,臣妇没有资格责怪的。只是,”她看向显德皇后:“皇后娘娘是不是有什么话要对臣妇说?”

????显德皇后笑着叹了口气:“方才第一次见你,本宫就觉得在你身上有种熟悉的感觉。你是个聪明的姑娘,本宫知道,可是聪明的人容易将事情看得死,若是自己不解开,心结就再也打不开了。”

????沈妙微微蹙眉,她隐隐感觉到显德皇后话中有话。

????“陛下对景行很看重,景行娶妻一事,陛下虽然同意了,可是终究心里是不痛快的。景行自然有法子抵挡陛下的决定,可是你不一样,你是明齐的姑娘,在大凉,始终有许多被限制的地方。”显德皇后道:“本宫很喜欢你,可是本宫也是陛下的妻子,本宫改变不了陛下的决定,只希望你能舒服些。”

????沈妙道:“陛下要做什么事么?”

????显德皇后正要说话,自身后便传来了一个妩媚的女声,道:“姐姐今日好兴致,竟也来逛御花园了。”

????沈妙和显得皇后一同转过头去,便见自花园的另一头小走廊里,几个宫人簇拥着一位宫装女子走了出来。这女子穿着银朱红紫金百fèng群,头戴玛瑙玉花银,本就是盛春,她打扮的比春日还要艳丽三分。待走得近了,便发现这女子生的也是容颜娇美,只是却不知是不是这一身艳丽的打扮让她也显得略微浮躁了些。

????她过来妖妖娆娆的同显德皇后行了个礼,却是有些漫不经心的模样,似乎并不把显德皇后放在眼里。

????“哦,原是静妃妹妹。”显德皇后不咸不淡的应着。

????沈妙心中思量,这静妃不过瞧着二十出头的年纪,竟也能称得上是“妃”位了,要么便是家世极为显赫,要么便是本身十分得宠。只是沈妙觉得,同显德皇后比起来,除了更为年轻娇美些,这位静妃似乎气质上逊色显德皇后多矣,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地方值得永乐帝青睐。

????那静妃似乎也才注意到沈妙,就问:“这位却是脸生得很,是哪家府上的夫人?”

????沈妙如今也已经是做妇人打扮,梳起了妇人头,因此虽然看着脸儿嫩,却也不会被人认为是官家未出阁的小姐了。

????“这位是睿亲王的夫人,睿亲王妃。”显德皇后似乎并不想与静妃多介绍沈妙,话语也说的简单。

????然后此话一出,静妃的神情便变了。她闻言,先是诧异的叫了一声“睿王妃?”,然后便上上下下的打量起沈妙来。

????同永乐帝犀利的审视目光不同,更别说显德皇后善意的观察,这一位的目光却十分无礼,仿佛在打量着什么玩意儿一般。待看完后,便也从鼻子里哼了一声,不阴不阳的道了句:“原先以为是多么国色天香的大美人儿,才会让睿亲王千里迢迢也要娶回大凉,如今一看……”她笑的刻薄:“大约是我眼光不好吧,实在是看不出来有什么特别的。”

????沈妙不晓得自己和这位有什么渊源牵连,便也谨慎的不肯说话。显德皇后的脸色却有些冷下来,她道:“能让静妃看出来特别的人,的确是少之又少了。”

????沈妙有些诧异显德皇后竟然会为了她同静妃发火,又觉得这个样子的显德皇后和永乐帝是有几分相象的。

????只是显德皇后这句嘲讽的话却没有起到作用,也不知静妃是不是听不懂。静妃看着沈妙,突然一笑,道:“看来姐姐同睿亲王妃的感情不错,也会来一起逛园子。倒不知姐姐是不是再同睿亲王妃说什么悄悄话儿啊?也应当说一说的,毕竟睿亲王妃初来乍到,有许多事情不知道吧。”

????沈妙看向静妃。

????静妃娇笑一声:“想来也是了,睿王殿下每日忙的慌,哪里有时间与睿王妃说起大凉的事情呢?说起来,前些日子我四妹还问起睿王殿下什么时候才能回来?说是学了一手曲子,还想让睿王殿下给她指点指点呢。”

????显德皇后怒道:“静妃”

????沈妙心中恍然大悟,她就说为什么静妃会无缘无故的将这苗头对准她,原是如此。想着谢景行在明齐就招姑娘喜欢,到了大凉,有了睿王这层身份,莺莺燕燕更是层出不穷,这会子她才刚来,就被人记恨上了。

????静妃笑盈盈的看着沈妙:“睿王妃无事的话,也可以请我四妹去府上坐坐,我四妹自来喜欢结交好友,睿王妃若是无事的话,多个姐妹也是好的。”

????多个姐妹?沈妙心里冷笑,是后院里多个姐妹吧。

????本想着淡淡的应付过去,不曾想目光却落在指尖谢景行给她戴上的那副白玉扳指之上,沈妙突然就转了主意。她笑道:“这恐怕不行。”

????静妃一愣,显德皇后也怔住,似乎没想到沈妙会这么说。

????“殿下将睿王府的一切事物都交给我打理,大至公中银子,小至商铺流水,仆妇侍卫,往来拜帖,里里外外都忙做一团,只怕是没有时间招待客人了。”沈妙笑的温和,似乎还略带着歉意:“臣妇毕竟初来乍到,殿下信任臣妇,臣妇不敢辜负,若是四小姐喜欢,大可去找殿下坐坐。臣妇是没有时间的。”

????一番话,说的静妃哑口无言,心头却是起了一团火。

????沈妙这话看着温温和和,说自己没有时间陪伴客人,其实却是明晃晃的炫耀。看,睿亲王多疼她,把亲王府的所有事情都交给沈妙打理。这自然是因为亲王府就只有沈妙一个女主子,可若不是宠爱一个人,却也不用将什么商铺流水仆妇侍卫也都交给她吧?这样下去倒不如说是睿亲王妃将睿王也一并管着了。

????睿亲王妃是变着法儿的炫耀自己在亲王府地位有多高呢

????沈妙是忙着正事,还暗中践踏了一脚静妃的四妹整日无所事事,跑到人家府里给人家添麻烦,实在不算是什么贤淑。

????显德皇后嘴角就微微扬了起来。

????静妃气的脸色铁青。

????可是沈妙本来就是一般不与人为敌,尤其是在人生地不熟的时候,只是这时候静妃挑起了她心中的怒气,若是不狠狠扳回来一局,日后岂不是人人都能在她头上踩一脚?

????天时地利人和,还有谢景行在背后撑腰,她要是让了,她就是个傻子

????沈妙微微一笑:“听闻心善的女子,最是感同身上,静妃娘娘如此担心臣妇孤单,想找些姐妹陪伴臣妇,想来也是感同身受吧。大约静妃娘娘也有孤单的时候,倒不如日后也多寻几个姐妹来宫里坐坐,那样静妃娘娘也会快活许多。”

????静妃气的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沈妙这话说的,静妃让沈妙请她四妹去府里坐坐,想让她后院多个“姐妹”,沈妙也是个妙人,立刻原封不动的还回去,让静妃也在宫里添几个“姐妹”

????静妃恨得咬牙切齿,她如今正是风华正茂,可到底也已经过了几年,每年进宫的秀女那么多,帝王的宠爱又最是珍贵,若是多来几个倾国倾城的“姐妹”,要她如何自处

????这睿王妃好利的一张嘴

????显德皇后却一下子笑了,道:“原来静妃妹妹是孤单了,这好办,明日我便同陛下提起,宫里这些日子有些冷清,是该添几个新姐妹了。”

????静妃一下子就急了,道:“不孤单,我不孤单”显德皇后皇后的位置坐得稳,添几个姐妹自然对她无所谓,可是静妃如今正是得宠的时候,可怕被人分了宠去。

????沈妙感激显德皇后顺水推舟,虽然晓得显德皇后也是说说而已,却也是正色道:“静妃娘娘莫要推辞,既然体贴臣妇,臣妇也该投桃报李的。”说的像是静妃反倒应该感谢她似的。

????“嗤”一声,不远处传来的人的轻笑。几人回头一看,却见永乐帝和谢景行不知什么时候站在花园后头的,因着被树丛掩盖了,倒是没发现他们二人的身影,也不知道在这里听了多久。

????永乐帝面色冷漠,看不出来喜怒,只是淡淡道:“睿亲王,你这个媳妇儿,倒是生的一副伶牙俐齿。”到底是有些不悦,想来方才沈妙和显德皇后故意捉弄静妃,是被听到了。

????静妃委屈的跑向永乐帝:“陛下……”

????谢景行走过来,拍了拍沈妙的头,仿佛在嘉奖自己后院里那只白色幼虎,欣慰的开口:“娇娇真懂事,也知道主动体恤他人感受。”又扫了永乐帝一眼:“静妃既然想要姐妹,皇兄就该顺着,宫里又不是养不起闲人。”

????静妃一听,心中又急又慌,咬着唇看向永乐帝,端的是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沈妙有些想笑,静妃张牙舞爪的来,却是个没脑子的,弄到现在,倒像是他们合起伙来欺负静妃,也不知永乐帝怎么会扶这样的女人。

????永乐帝道:“什么时候你还要管起朕的事情来?”

????“皇兄的妃子不也是管了臣弟的王妃么?”谢景行挑眉,看向静妃。他生的俊美风流,平日里总是懒散笑着,宫中女眷也喜得他这副风流模样,然而心中却都深知,这位睿亲王是个不好惹的。

????他的目光锐利,语气也平静,却让人不由得身体发寒。

????他说:“静妃,你确定要让本王听你四妹弹曲?”

????静妃打了个冷战。

????------题外话------

????其实还蛮喜欢永乐帝和显德皇后这一对的~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