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世家-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九十七章 世家

千山茶客2017-4-25 22:41:14Ctrl+D 收藏本站

????这静妃自来在宫里横行霸道惯了,虽是骄纵没脑子,却也没人敢去触她的霉头,便是显德皇后平日里都懒得和她计较。今儿却没想到会在沈妙这里栽了个跟头,或者说,是在睿王这里栽了个跟头。

????沈妙就算再伶牙俐齿,静妃也有本事治她的罪,哪怕是随意找个罪名也好。可是睿王就不是她能得罪的起的。

????睿王刚来陇邺的时候,朝堂之上朝臣们纷纷反对,明里暗里下绊子,众人瞧着他顽劣懒散的模样,也以为不过是个混世魔王,谁知道人只用了两年时间,就让那些朝臣看见他避之不及,如同老鼠见了猫,都不敢招惹。静妃的父亲也曾警告过她,不要与睿王为敌。

????静妃就算再狂妄,也是不敢和睿王对着干的。永乐帝都拿睿王没办法,还别说她一个妃嫔了。

????她勉强笑了笑:“睿王殿下百忙,哪里有时间听四妹弹曲儿呢,”又冲永乐帝投向求助的目光:“臣妾日后会教导四妹的,睿王殿下千万莫要介意。”

????“本王没工夫介意。”谢景行一笑,揽住沈妙的肩:“王妃也没有闲工夫,静妃有空,还是多想着为皇兄分忧为好。”

????静妃咬着唇,尴尬的看向永乐帝。

????永乐帝面色一沉,再如何,谢景行一而再再而三的羞辱他的妃子,总是令他不大高兴的。或许从前他不介意,可眼下却是不希望谢景行为了沈妙出头,这样娇惯着像什么样子。他冷冷的问沈妙道:“睿王妃,这也是你的意思?”

????沈妙温顺的低头道:“妻从夫纲。”

????显德皇后有些讶异的看了沈妙一眼,似乎没想到沈妙挡着永乐帝也敢这么硬气,转而又突然想到什么,笑着摇了摇头。

????永乐帝闻言,沉默着盯着沈妙许久,他的目光可谓是有些凶狠了,只是沈妙低着头,也不知是装傻还是没看到,总归是温和的垂眸,对这样的目光视而不见。

????谢景行直接拉起沈妙,道:“皇兄要是没有别的事交代,臣弟就先走一步了。”他道:“新婚燕尔,我们夫妻二人有许多要做的事。”

????沈妙:“……”

????永乐帝道:“记住朕与你说的话”

????谢景行似笑非笑道:“哦。”

????只是那个“哦”字,却怎么也不像是把永乐帝的话放在心上似的。

????沈妙和谢景行二人离开后,永乐帝似乎极为不高兴,一甩袖子,连显德皇后和静妃也没理,径自离开了。显德皇后和静妃就晓得,永乐帝这是动了怒,一时都没有跟上去。

????静妃看着显德皇后,道:“姐姐和睿王妃感情倒是挺好的呢,方才一个劲儿的为她说话,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二人早就认识。”

????“睿王妃知书达理,聪慧贤明,自然惹人喜爱。”显德皇后微笑道。

????“可姐姐别忘了,她可是明齐人”静妃狠狠道:“明齐的人来大凉,谁知道她心底有什么打算。姐姐要帮着她,可别日后将自己也拖下水。陛下怪罪起来,连姐姐也一并怪罪了。”

????“既然嫁到了大凉,就是大凉人。静妃莫不是要连睿王府也一并怀疑了?睿王妃与睿王是夫妻,就是一体。”论起口舌来,静妃又怎么会是显德皇后的对手?

????静妃冷笑:“姐姐还是如此会说话,瞧着也对睿王妃极为信任,看来是铁定要站在睿王妃那一边了。”

????显德皇后不置可否。

????“可是怎么办呢?”静妃突然一笑:“姐姐帮的了她一时,却帮不了她一世。睿王府可不会只有一个女人,便是我四妹没有机会,也总会有人有机会的。”瞧着显德皇后的脸,静妃道:“陛下瞧着,可是很不喜欢那位睿王妃啊。”

????显德皇后道:“睿王府的事情,不是你我二人能插手的。睿亲王自有主张。”

????“妹妹也不敢自告奋勇。”静妃一笑:“只是想奉劝姐姐一句,姐姐不是菩萨,便是心善到谁都想帮一把,也要看看有没有那个本事。姐姐的今日,就是睿亲王妃的明日。”说罢,似乎又找回了方才的场子一般,得意的昂着头,带着婢子远去了。

????显德皇后唇角温和的笑容渐渐沉了下来,目光中闪过一丝忧色。

????马车上,沈妙问:“皇上和你说了什么?”

????“一些朝廷上的琐事。”谢景行道。

????沈妙知道,若真是琐事,永乐帝也不会特意将谢景行叫过去说话了。不用想她都能猜到,一定是与她有关的事情。今日永乐帝的态度已经说明,他不喜欢沈妙,也不喜欢谢景行看重沈妙。或许是因为沈妙的身份太过敏感,或许……是永乐帝还有更好的选择。

????见沈妙不说话,谢景行转过头来,捏了一把她的脸,道:“不过你今日让我刮目相看。这般凶悍的模样,似乎也许久没看到了。”

????“凶悍?”沈妙反问。

????“不然?”谢景行叹息,仿佛回忆般的道:“当初在明齐,卧龙寺的时候看到你,我就想,沈家姑娘真凶悍,日后也不知谁家少爷倒霉,才会把这样的母老虎娶回去。”

????沈妙平静的看着他:“你是不是想吵架?”

????谢景行唇角一扬,道:“这就对了,这样才是我谢家人。”

????沈妙被他这么一打岔,方才因为谢景行隐瞒永乐帝的话而产生的不悦也烟消云散,就道:“你不与我说皇上和你说的话就罢了,不过静妃是什么人?皇上似乎极为宠爱她,只是……”她斟酌着词句:“我瞧着却没什么特别的。”

????谢景行险些笑出来,之前静妃说沈妙“瞧着无甚特别”,这会儿她就原封不动的还回去,倒也真是记仇。他道:“静妃是卢将军的嫡长女,卢将军……就相当于你们沈家在明齐的地位。”

????沈妙挑了挑眉,原来是手握兵权之家,难怪永乐帝要对她格外宽容些了。

????“大凉和明齐不同,明齐的武将已经极少了,沈家和谢家各自分半壁江山。大凉文武齐名,并不刻意偏颇,因此武将众多,反而难以集中。卢将军算是其中兵数众多之人,也正因如此…。有些放肆了。”谢景行说到此处,眸光闪过一丝冷意。

????“看静妃在后宫是个什么态度,就知道卢家在陇邺是什么态度了。”沈妙道。后宫中的女人代表的,往往并不单纯只是一个女人,她们身上还维系着一个家族的声誉和实力。家族底气越足的,也就越有恃无恐。单单只凭宠爱,大约是不行的。就如同前生的她,若不是背后有沈家,傅修宜只怕看也不会看她一眼。楣夫人之所以生的傅盛位置直逼太子,除了楣夫人本身极有手腕外,还因为她那个精彩绝艳,自己挣出一片功勋的兄弟。

????想着楣夫人,沈妙忽而怔住,前世的楣夫人在几年后傅修宜登基后,她去往秦国就出现了。今生傅修宜不晓得还会不会东征,可沈妙已经来到了大凉,楣夫人还会出现么?

????谢景行没注意到沈妙的走神,赞赏道:“不错。静妃骄纵,卢家放肆,皇兄有意打压,却也得徐徐图之。”

????“不能制衡么?”沈妙问。

????谢景行摇头:“卢家是先皇的人,先皇剩下来的人,已经被皇兄清理的差不多了。除了两家外,武将卢家,文臣叶家,卢叶两家根基极深,党羽众多,若要连根拔起,只会伤及皇室基脉。皇兄不能操之过急,他们也深知此意,才敢有恃无恐。”

????沈妙皱眉,谢景行和永乐帝是亲生同胞兄弟,先皇就是他们的亲生父亲。为什么谢景行叫他“先皇”而不是“父皇”?而且,如谢景行说来,卢叶两家都是先皇的人,虽然是一朝天子一朝臣,可是永乐帝是正统继承皇位,这些两朝元老应该不遗余力的辅佐他才是。怎么看着卢叶两家野心勃勃,永乐帝有心打压他们狼子野心。

????难道先皇不愿意见到永乐帝治理国家?还是卢叶两家在先皇死后起了异心?

????沈妙敏感的察觉到了一些隐秘的事情。

????忽而又觉得有些可笑,在明齐,沈家和谢家本本分分老老实实,奈何皇室多疑,就算沈谢两家根本就没有女儿在宫中,皇家还是竭力打压。到了大凉,事情整个反了过来,奸臣嚣张,皇室却只得委曲求全徐徐图之。

????“皇后娘娘是哪家的人?”沈妙问。

????“是柯家人。”谢景行道:“柯家是史官出身。”

????沈妙一愣:“史官,史官轻权,无实权在身,皇上肯娶史官家里的姑娘,还立为皇后,足可见是很爱皇后娘娘的。”

????谢景行不置可否。

????“可是……”她又道:“既然心中有皇后,为什么由任由静妃对皇后不敬,静妃既然敢对皇后不敬,显然也是受皇上的影响。”如果永乐帝疼爱皇后,因着对皇后的宠爱,静妃再如何骄纵,也是不敢对皇后有所不恭。可是静妃既然敢那样毫无礼法的与皇后呛声,显然知道永乐帝也不会因此而责怪她。

????既然愿意不为了权势而娶她,为什么又连最简单的护短也做不到?

????谢景行淡淡一笑:“皇兄和我不一样。”复又摸摸她的头:“皇嫂和你也不一样。”

????沈妙挥开他的手,道:“所以卢家四小姐是恋慕与你是吗?”

????谢景行怔住,随即笑了:“你怎么还在吃醋?”

????“可是有一点很奇怪。”沈妙自顾自的道:“如果卢家是想把持朝政或是显露野心的话,已经送了一个女儿进宫,目的已经达到了,又为什么还要再送一个姑娘过来。而且,”沈妙看着他:“就算送,为什么要送给你?你只是睿亲王,不是皇上,卢家女儿总不会非要把你们皇室兄弟都掌控在掌心吧。”

????她一抬眼就愣了,谢景行深深的看着她,目光中的意味竟让她看不懂。还未问出口,谢景行就已经拉着她往身前,双手搂着她的腰,将自己的头埋在沈妙的肩上,半抱着她。

????他低沉的,含笑着低低抱怨的声音从耳边传来:“再这样下去,我在你面前就快没有秘密了。”

????秘密?沈妙心中一动,她说对了什么吗?

????“你对我还有秘密?”她故意问。

????“你对我不也有秘密?”谢景行说。

????她一顿,谢景行松开手,盯着她的眼睛,嘴角扬起,眼神却牢牢地锁住她让她有些喘不过气。

????他说:“要不交换一下?我的秘密换你的秘密?”

????沈妙心里狠狠的震了一下,可是她极快的反应过来,掩饰的转过头去,道:“你的秘密我才不想知道。”

????谢景行“哦”了一声,笑了:“反正你也有本事自己查到,是吗?”

????沈妙回过头,看着他不语。

????谢景行懒洋洋道:“我的秘密,你有本事自己查。你的秘密……你觉得,我知不知道?”

????沈妙一瞬间有些慌乱起来。

????她有秘密的,前生的秘密。可是她没有勇气对任何人说,哪怕是沈丘沈信罗雪雁,她都保持沉默不敢泄露一丝一毫。

????且不说这怪力乱神的事情说出去会不会被人以为她疯了,她只是怕说出来没有人相信,更怕有人用异样的目光看她。

????太蠢太懦弱,害死了自己的儿女和家人,他们会不会怪她?沈妙不敢尝试。

????那么如果谢景行知道她嫁过人,还成为过傅修宜的妻子,曾为了傅修宜的江山大业出过一份力,又会怎么看她?

????沈妙曾以为,旁人怎么看她她都无所谓。但是这一刻,她突然有些恐惧起来。她不想让谢景行用对待敌人的眼光看她的。

????她异样的神色被谢景行尽收眼底,谢景行眸光加深,却是低低叹息了一声,又将她抱入怀里。

????“我不喜欢逼迫,如果你不想让人知道,我不会问。”他说。

????“但是别让我等得太久。”

????……

????回到睿亲王府后,谢景行很快又出去了一趟。他总是有许多事的,沈妙并没有追问。如今她连大凉的格局尚且不清楚,在马车上谢景行对她解释的卢叶两家,也让她意识到,大凉和明齐本质上并没有什么不同。虽然表面上瞧着是国富民强盛世太平,可掩映在太平之下的暗流涌动,怕是只多不少。甚至于正因为大凉的国家更大,对应的底下的人生出的野心也更多。

????毕竟,永乐帝和谢景行对于他们父亲的态度,也是十分奇怪。似乎在这其中,也包含了不少的渊源。沈妙就想起来当初在明齐的时候,最初与谢景行相识之时,谢景行好几次似乎都在四处搜寻什么东西。在将军府的时候是,甚至恰好撞见了她在祠堂里扔起的一团大火。在豫亲王府的密室里,谢景行和高阳二人似乎也拿到了什么东西。

????可那究竟是什么东西呢?

????沈妙原以为是兵防图一类的,可是想着兵防图大约也不会放在将军府和豫亲王府的密室的,至于究竟是什么,眼下却是不得而知。

????想着想着,却又想到了另一件事情来。

????裴琅是跟着谢景行的兵马队一路到了大凉的,让他来大凉,主要为的就是躲避傅修宜的追捕。将流萤也一道带来了,流萤倒是好安置,可是裴琅,裴琅看着谦和实在心高气傲,原先不过是因为流萤所以为她办事,可是被傅修宜怀疑后,冒着生命危险也要保护她,让沈妙这下也没有别的理由去再要求裴琅去为她做些什么了。

????最后,沈妙站起身来走出屋子,决定当面和裴琅谈一谈。

????裴琅的屋子被安排在睿亲王府东侧的最后一间,环境倒也是不错,睿亲王府本就很大,腾出个把院子不是难事,裴琅的待遇还是不错的。只是不知道是故意还是无心,偏和沈妙住的地方呈现一个对角,倒成了整个睿亲王府最远的距离。

????沈妙来到裴琅院子里的时候,裴琅正坐在院中下棋,他身边站着两个青衣侍女,俱是花容月貌,两人正不时地与裴琅斟茶,偶尔目光落在裴琅身上,虽然克制,却也总流动着些莫名的意味。

????这副画面落在沈妙眼中,却觉得十分怪异。她止住脚步,远远的瞧着,脑中却想起上一世的事情来。

????上一世,裴琅才学无限,最后傅修宜登基后,将他也扶持为国师。裴琅本身也生的俊秀清傲,每每穿一袭青衣,谦和却与世无争的模样,确实很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意味。朝臣们都晓得他深受傅修宜信任,并不敢与之为敌,裴琅在整个明齐,都算是很有名气的。

????但他又很年轻,长得也很好看,傅修宜曾试图想将大臣的千金赐予他为妻,也被裴琅婉言谢绝。这样的天才人物,大约也是有着自己的性子,是性情中人,傅修宜想着裴琅只怕不喜被人安排,就因此随他。沈妙还未去秦国做人质的时候,与裴琅还算关系不错,也曾问过他可有心仪的姑娘。

????那时候裴琅是怎么回答的呢?

????沈妙的神情有些恍惚。

????裴琅说:娘娘,臣志不在此。志不在此四个字,看似南辕北辙,实则却也清晰的表明了裴琅的一些态度。裴琅的性子很理智,理智到在帮傅修宜做决定的时候,任何能够掺杂上感情的可能都会被他排除,以保证结果不会出什么意外。

????说起来,一直到前生沈妙死之前,裴琅始终都是孤身一人,未曾听说有什么心仪的姑娘。

????这会儿裴琅与两个女子站在一起,沈妙却有些恍惚起来。就算在广文堂的时候,裴琅也是凭借着自己的风姿吸引了一众女学生,他现在年纪正好,倒让人想的多了起来。

????沈妙这般想着,裴琅身边那个替他摇扇子驱赶蝴蝶飞虫的侍女瞧见了沈妙,先是一怔,随即连忙行礼道:“奴婢见过王妃。”

????另一个青衣侍女也赶紧行礼。

????裴琅抬起头,这才看见沈妙。沈妙微笑着走了过去,对那两个青衣侍女道:“你们下去吧。”

????侍女有些为难的看了一眼裴琅,裴琅挥了挥手,两个侍女才依言退下。沈妙瞧着二人袅袅婷婷的背影,心中对着裴琅却是难得的起了几分促狭之心,就问:“难得见裴先生这般风流,红袖添香为伴。”

????两个侍女看着裴琅的目光,可是有些掩饰不住的思慕。

????裴琅摇摇头,苦笑一声,却是没有辩驳。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两个侍女是睿王府给他派的,若是从前,遇到这般不加掩饰的下人,裴琅肯定会想法子赶走,不会留在身边。可这里不是明齐,对方也不是自己的下人,也不晓得是不是谢景行的主意,再如何不喜欢,裴琅也只有忍下来。

????只是看着沈妙似乎一点儿也没受到影响的模样,裴琅的心里还是忍不住起了微微的酸涩之心。

????“先生跟我来大凉,本是无奈之举。”沈妙道:“如今成了不上不下的局面,今后可有什么打算?”她顿了一下:“当初流萤之事,是我逼迫先生所做,先生情非得已,连累先生背井离乡,实在愧疚,若是先生想要离去,也是可以的。”

????闻言,裴琅有些诧异的看了沈妙一眼。

????一直以来,沈妙面对他的时候都有一种理直气壮之感,从最初以流萤来威胁裴琅开始,裴琅就隐隐察觉到,沈妙对他的某种微妙情绪,仿佛是敌意,却又不仅仅是敌意。裴琅也曾因为疑惑而仔细调查过,可到最后仍是一无所知。

????而眼下,沈妙面对他,那股子敌意却是没有了。仿佛放下了什么一般,非常的平和,却让裴琅有些怅然若失。仿佛有些特别的东西,就随着沈妙的放下,而烟消云散了。

????沈妙瞧着裴琅,心中却有些感慨。

????她一直将裴琅定义为“欠自己良多之人”,可是那一日谢景行说裴琅被关在傅修宜的地牢中,受尽折磨而不供出幕后之人是她的时候,有些事情的看法就又是不同了。傅修宜如何惩罚背叛之人的手段沈妙是晓得的,在那样的情况下,裴琅都没有供出她的身份,沈妙说不出是什么感受。

????现在想想,她自己之所以恨裴琅,对裴琅诸多怨气的原因,是因为裴琅自始至终都站在傅修宜那一边。而在傅修宜对付他们沈家的时候,裴琅选择了袖手旁观,甚至在废太子的时候,都不曾为傅明说过一句话,婉瑜和亲的时候,也没有试图阻止。

????但这个世界上,有人帮你是情分,不肯帮你是本分,裴琅和她的关系,无论如何都没有到“非帮不可”的地步。

????至于这一生,裴琅已经不是傅修宜的人了,甚至同傅修宜反目成仇,再没有投奔的理由。于是那些不甘心,便也没有必要坚持下去了。

????复仇这件事,到底是要靠自己来的。单纯的恨或者是怨,都没有半分作用。

????裴琅按下心中的失落,道:“你日后有什么打算?”

????沈妙一怔:“我?”

????裴琅的目光又变得清明起来,仿佛回到了那个机警无双的国师,他道:“睿亲王府所处的这个位置,似乎并不如表面上看起来的无坚不摧。想来大凉皇室之中,也有一些变数存在。”

????他看着沈妙:“就算大凉皇室与我无关,睿亲王府也有办法自保,可是你的路,也未必就会一路顺畅。”

????沈妙微微蹙眉:“的确如此,先生说起这些……。”

????“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裴琅道。

????沈妙:“先生?”

????“我虽然算不得什么经世之才,但也能尽自己绵薄之力。流萤和我如今都是依仗你而在大凉立足,只有你过的越好,脚步扎的越稳,我们才能过的好。就算是为了我自己打算,我也必须帮你。我想留在睿亲王府。”他顿了顿:“如果可以让我也参与大凉朝事,或者是你的一些事情我来出谋划策,或许会更好。”

????沉默半晌,沈妙才道:“裴先生,你想好了,你不欠我什么,没有必要把自己的人生与我的拴在一起。不必依仗我,凭借你的本事,你也能过得很好。那些借口就更不用说了,你本身就不是一个追名逐利的人。”

????裴琅心中苦笑,沈妙似乎很了解他,比他自己还了解他。就连他自己也不晓得,是什么时候有了这么莫名其妙的执念,可是,就是固执的不想与她划清关系。

????他道:“我的选择,就是这个。”

????沈妙深深吸了口气,正要开口,就见着惊蛰从外头走了进来,也不晓得是从哪里拿了个装饰的精美的帖子,道:“夫人,彩夏宴的帖子给送了来,说是邀请的是睿亲王妃,奴婢将这帖子接了,夫人且看看。”

????沈妙刚来大凉,就有人来送帖子,这是她第一次在陇邺的贵夫人圈中露面,对方显然也是别有用心。

????她问:“帖子是谁送的?”

????“陇邺将军阁,卢夫人给送的。”

????沈妙动作一顿。

????文叶家,武卢家,大凉的两大世家,和皇室似乎有着极为微妙的关系。

????果真是来者不善。

????------题外话------

????新的一月开始了,元气满满↖w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