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九十九章 秘密-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第一百九十九章 秘密

千山茶客2017-4-25 22:41:24Ctrl+D 收藏本站

????“所以,你做妾,我做妻。”

????沈妙诧异的看了一眼卢婉儿,卢婉儿这施恩般的语气,倒是不知道是从哪里来的之心说出来的。原本方才听卢婉儿那一番话,觉得这卢家人各个聪明倒不是假的。眼下这话,却又让沈妙有些莫不清楚卢婉儿的底细了,堂而皇之的说出这话,卢婉儿是真傻还是假傻。

????“卢姑娘若是有心,大可自己去与殿下说个明白。”沈妙微微一笑:“与我来说这些,是没有用的。”

????“我自然知道。”卢婉儿轻蔑的瞧了她一眼:“我今日来与你说这些,不过是希望你有自知之明,主动同亲王殿下说起自甘为妾之事。”

????沈妙几乎要笑起来了,她微微扬了唇角,道:“这个我却是不能的。”

????“你说什么”卢婉儿瞪大眼睛,似乎没有料到沈妙竟会拒绝。

????她们说话的声音有些大了,周围的夫人目光就朝她们这头看过来。沈妙也不掩饰,笑着道:“自甘为妾这事,我不会做的。为夫君广纳姬妾,开枝散叶之事我也不会做的。当初睿亲王来我沈府提亲之时便也说过,亲王府后院不会再纳旁的女人,若非如此,我也不会千里迢迢嫁到陇邺来。”

????周围的夫人听的都是目瞪口呆。

????世情如此,男女之间本就不公平。男子的后院中,大多三妻四妾,无论是大凉还是明齐,一双夫妻间无旁的人不是没有,只是本就少见。寻常人家的男子尚且经不住诱惑,更何况是富贵人家,官宦人家,皇室子弟

????睿亲王相貌英俊风流,位高权重,年纪轻轻便地位卓绝,所面临的世界更是花团锦簇。如他这样的人,一生怎么会只有一个女人呢

????这明齐沈家出来的小姐果真是好大的脸面,也实在忒不知天高地厚了

????卢婉儿几乎气的脸色铁青,一字一顿道:“睿亲王妃,这可是善妒,女子善妒,德行有亏。”

????沈妙笑了:“大约是吧,我自来便要容易善妒些。若非睿亲王提出这个条件,我大约也不会动心的。”

????卢婉儿恨得说不出话来。

????沈妙这样的态度,反像是一个刺儿头,倒让人无法下手了。周围的夫人们也诧异,沈妙初来乍到陇邺,不仅没有夹着尾巴做人,伏低做小,反而气焰如此嚣张,连永乐帝也要稍稍忌惮的卢家都敢得罪,竟也不知是哪里借来的胆子,果真是蠢到如此地步了么

????沈妙当然不怕。

????即便永乐帝对她不满意,想给谢景行再指上一门亲事,却也不会将卢婉儿指给谢景行。卢婉儿虽然说,她嫁给谢景行会给谢景行的仕途添上一门助力,且不说谢景行不是靠女人的本事往上爬的人,便是永乐帝,也不敢轻易让谢景行与卢家联姻的。

????静妃一事,大约是无奈之举。可若是卢婉儿也进了睿亲王府的门,整个大凉皇室的兄弟俩,就都和卢家攀上了关系。外戚专权,可不是什么好事。傅修宜可以借着沈妙而将沈家绑在一块儿,是因为沈家本性忠厚,可是卢家,却已经有了勃勃野心。

????于情于理,卢婉儿都不是永乐帝的选择。眼下沈妙这般强势的拒绝了卢婉儿的提议,怕是传到了永乐帝耳中,还正好顺遂了永乐帝的心意。

????卢夫人和卢婉儿都僵住的时候,却听得对面传来一声轻笑,道:“亲王妃果真是性情中人,睿亲王年纪轻轻,却重情重义,倒是世间难得的男子。”

????沈妙朝说话人看去,那人坐在季羽书的亲娘身边,是一个略显瘦削的夫人。穿着一身茶色的绣裙,肤色略深,眉目端正,却因为上了年纪而深陷,因此显得有些不近人情。她的眼睛有些长,看人的时候似乎都带着钻研,仿佛要将人看穿似的,显得有些让人不舒服,一看便知是个精明而严肃的人。

????八角借着与沈妙添茶的功夫,悄悄凑到身边耳边道:“这是丞相府的叶夫人。”

????只一句话,沈妙就明白了。文叶家,武卢家。想来这位叶夫人就是传说中陇邺两大世家,丞相府叶家中人了。同卢家有些嚣张外露不同,叶家这位夫人看着要比卢夫人收敛许多,却也让沈妙隐隐觉得更加不好对付。

????叶夫人瞧着沈妙,忽而开口笑道:“睿亲王夫妻二人感情甚笃,看来过几日皇家狩猎的时候,亲王妃也会跟着前往吧。”

????沈妙含笑道:“这还要与殿下商量商量。”胡乱的,她可不能随意搭话。今日彩夏宴这满屋子的人只怕都来意不善,她可不敢掉以轻心。

????“王妃初来乍到,还不知皇城狩猎的妙处,许多趣事儿,王妃大约也能凑凑热闹的。”叶夫人继续道。

????卢夫人和卢婉儿二人却不说话,她们今日被沈妙梗着,心里本就十分不悦。这会儿叶夫人说话,便也没有要帮腔的意思。

????沈妙瞧着那叶夫人,竟是要逼她应下这狩猎的道理了。

????坐在叶夫人身边的季夫人却是开口笑道:“诸位也莫要逼着睿王妃了,睿王妃年纪还小,正如叶夫人说的,又初来乍到,只怕还有些害羞呢,狩猎场上可都是老熟人,自然要让人想一想的。”

????却是主动为沈妙解了围。

????沈妙意外的看过去,季夫人却对她笑着点了点头。

????季夫人的相公是当朝左徒,官位也不低的,旁的夫人自然不会反驳她的话,叶夫人听闻,却也不好再咄咄逼人,只是探究的看着沈妙

????,只是探究的看着沈妙,让沈妙微微蹙眉。

????这彩夏宴便是不咸不淡的过去了,之间卢婉儿大约是被沈妙气的狠了,当即就转身而去。剩下的卢夫人待沈妙也是不咸不淡的,这彩夏宴的主人既然是卢夫人,其他的夫人自然也是跟着卢夫人的步伐,便是将沈妙故意冷落在一旁。

????不过沈妙年少的时候在明齐可没少被冷落,因此倒也没有放在心上,一边喝茶,一边听着八角暗中与她解释诸位夫人之间的关系,暗暗记在心里。这些冷落非但没有影响到她,反而让她能更充分的记住这些人的关系。

????等离开的时候,自然也是没有人来送她的。正要上马车的时候,却出乎人意料的被人叫住了。

????回头一看,却是季夫人。

????季羽书的亲娘是个端庄和气的性子,模样却也和季羽书有些相似的。看着沈妙就笑道:“羽儿对我说,当初在明齐定京的时候,承蒙王妃关照,今儿我就替羽儿来与王妃道一声谢了。”

????沈妙心中赧然,连称不敢。说到底,还是她利用了季羽书的沣仙当铺成了不少事。

????季夫人瞧见四下无人,凑近身边一点,低声道:“王妃今日也看见了,卢夫人家四小姐一心想要嫁到睿王府,不过王妃不必将她的话放在心上,若是能成,四小姐便早就成了睿王妃了,不过是嘴皮子呈功夫。至于叶夫人今日说的皇家狩猎,王妃回头还是与亲王说一声,这其中水深,王妃别白白被人算计了。”见卢家门口已经有其他的夫人陆陆续续的出来,季夫人道:“其余的我也不便说了,王妃若是得了空闲,可以来府上坐坐,陇邺想来你也不甚熟络,我也是可以为你说一说的。”这才与沈妙道了别,匆匆离开了。

????回去的路上,沈妙一直想着今日的事。卢婉儿的话她倒是没放在心上,不知为何,总觉得那个叶夫人让她极为介意。

????沈妙问八角:“今日在宴上,似乎没见着叶夫人的女儿,叶家有几位小姐怎么都没有带出来”

????八角一愣,随即摇头道:“叶家没有小姐。”

????“怎么会没有小姐”沈妙皱眉。

????“这是陇邺人人皆知的事实。”八角道:“丞相府叶丞相和叶夫人是少年夫妻,方成亲的时候有过一个女儿,可惜早早的就夭折了。叶夫人忧思过重,与叶丞相便也感情淡了。叶丞相后来纳了一个妾,小妾生了一个儿子,就是如今丞相府的叶少爷。”

????沈妙皱眉:“丞相府没有旁的子嗣了吗”

????八角摇头:“叶丞相再有了叶少爷之后,有一次外出遇刺,伤了子孙根,日后是不可能有子嗣的了。”

????沈妙诧异,如叶家这样的高官世家,怎么会只有一个儿子她问:“叶家岂不是只有一个庶子了”

????“那倒不是,小妾在叶少爷出生的时候便身体虚弱去了不过,也有人说是叶家人将小妾掐死的。叶少爷出生后就养在叶夫人名下,是占着嫡子的身份。不过,”八角顿了一下:“即便是占着嫡子的身份,这位叶少爷也并不得叶夫人看重。”

????“这是为何”沈妙奇怪。虽然不是亲生的,但是在叶家没有其他子嗣的情况下,养在自己名下,叶夫人对这位嫡子好些,日后也会好过的多。

????“叶少爷生下来就有先天之症,腿脚不良于行。这样的人日后是没法子走入仕途的,所以有人说,叶家到这一代,就要败落了。”八角解释。

????沈妙这才心中了然。原来是个瘸子,难怪叶夫人瞧不上了。想到此处,心中倏尔大亮。文叶家,武卢家,卢家都将静妃送进宫中,为何叶家却没有,原来不是叶家没有野心,而是因为叶家根本没有多余的女儿。怕是如果将自己亲戚家的女儿送过去,却又不好掌控。

????那么眼下的这个格局。沈妙大约能隐隐猜到永乐帝的打算了。

????叶家在子嗣方便无法与卢家并横,若是和卢家联盟,便是有朝一日野心既成,也只是卢家得利罢了。人总有劣根性,凭什么大家都是世家大族,到了最后你却独大,而我日渐式微倒不如我也反水为好。

????永乐帝大概是想要挑起卢家和叶家之间内斗,收服叶家,再来对付手握兵权的卢家,这样会容易得多。

????只是叶家和卢家也交好这么多年,彼此利益盘根错节,叶家有卢家的弱点,卢家何尝没有叶家的把柄。要想离间,也不是一件容易事。

????脑子里思索着这些事情,马车回到睿亲王府沈妙都未察觉到。直到身边传来八角唤了一声“主子”,有人在她脑门上弹了一下,道:“想什么这么出神”

????沈妙这才瞧见谢景行,今日他回来的早,身上还穿着暗红色的官服,器宇轩昂的样子。沈妙一个激灵,拉着他的袖子就往书房匆匆往书房走,道:“正好,我有事问你”

????谢景行先是愕然,随即便无奈,任由她拽着自己向前。倒是一边的八角和谷雨傻了眼,八角笑眯眯道:“夫人真是主动哪。”

????谷雨道:“那也是应该的”

????唐叔从后面冒了出来,幽幽道:“看什么看,还不去干活”

????八角和谷雨吐了吐舌头,连忙走开。唐叔看着那扇紧闭的大门,摇了摇头,叹气道:“落红都没有,算什么主动呢。”

????屋里,沈妙才将今日发生的事与谢景行一说,谢景行道:“

????景行道:“皇家狩猎”

????沈妙点头:“似乎有些不同寻常。”

????“每年六月初二皇家狩猎,是先皇传下来的规矩。”谢景行懒道:“不过我与皇兄都只是在外面逛,不会深入其中。”

????“为什么”沈妙问。

????“危险。”谢景行压低声音。

????沈妙一怔。

????谢景行瞧见她的模样,反是笑了,挑眉道:“害怕了”

????“我有什么可害怕的。”沈妙看向他:“你的意思是,有人会对皇上和你出手吗皇家狩猎,里头都是禁卫军,谁有这么大的胆子”

????“墨羽军你见过,”谢景行却突然话锋一转,道:“那是我的人,和大凉军队无关,皇兄也是知道的。知道为什么要私养军队吗”

????“因为皇室的军队信不过”沈妙飞快的问,心中却是有些不可置信。

????谢景行打了个响指。

????沈妙说不出话来。

????世人传说永乐帝乃大凉明君,大凉子弟皆是崇敬,看样子百姓倒是如此,可是底下的官兵大臣,却好似并不如传说中的忠心。这大凉的皇室里本身倒是没有勾心斗角,来的都是外患了。

????皇室的军队都是一代代传下来的,也就是说,先皇传下的人马,却不肯终于如今的永乐帝。联想到之前谢景行语气中对先皇的凉薄,沈妙心中倒是起了几分好奇。她犹豫了一下,看向谢景行,问:“说起来,你当初流落到明齐定京,其中的隐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闻言,谢景行目光微变,沈妙坐在他身边,都能感觉到他此刻情绪的阴冷。

????片刻后,谢景行笑笑,伸手摸了摸沈妙的头,道:“怎么有这么多问题,又想知道我的秘密了想知道,自己来交换。”他暧昧一笑:“身体也行。”

????沈妙白了他一眼。

????谢景行又道:“不过,你好像一点儿也不对卢婉儿的话生气啊”他略略有些不满:“有人觊觎你的夫君,你都没有勃然大怒沈娇娇,你真是没有良心。”

????沈妙道:“反正你也不会答应的,不是吗卢家野心勃勃,你大约还没有心大到养条毒蛇在身边。”

????谢景行哈哈大笑,盯着她开口:“我现在不是就养了条毒蛇在身边,还是条美人蛇。”

????这人正经不过三句话。沈妙懒得与他说,就道:“叶家你对叶家有什么看法”

????谢景行思忖:“叶家人比卢家人聪明,懂得隐忍。可能因为子嗣的原因,不如卢家嚣张。皇兄和我打算从叶家入手,挑拨叶卢二家。”

????沈妙手指一缩,不知为何,今日面对着叶夫人,她总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似乎觉得叶家并不似想象中的好对付,只是这念头来得莫名其妙,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谢景行却看出了她神情的异样,问:“你似乎有什么话想说”

????沈妙摇头,大约是她自己多疑了。就问:“皇城狩猎,这一次你会参加么季夫人与我说不要被人算计,让我觉得很奇怪。”

????谢景行神色微微转冷,道:“这一次,就算不想去,你也得跟去了。”

????“为何”

????“今年是先皇规定的六十年祭典,皇城狩猎中,皇兄必须猎到狩猎场的一头公狮才能表示来年风调雨顺,为大凉明君。”

????公狮沈妙道:“这可算是猛兽。”一般的狩猎场,自然是关照安全性命为重。毕竟来其中狩猎的都是高官贵族,若是伤了性命可不成。狮子不必野兔狐狸什么的,一个不小心便会伤及性命。

????“野兽倒不怕。”谢景行挑唇,笑容有些冷:“野兽不会暗中放箭,可比人安全多了。”

????“只能带皇城禁卫军进去,这是先皇立下的规矩,皇城禁卫军的人忠不忠心,却很难说了。”谢景行挑眉:“所以你要懂,这是先皇留给我们兄弟二人的一个局。给天下人看的局,明知道是什么,我和皇兄也没有选择的余地。”

????他又看了一眼面露忧色的沈妙,捏了捏她的脸:“不过你放心,你不会有事,虽然会以皇家宗妇的名义跟去,却不必进入内场。”

????沈妙问:“你有把握对吗”她的心里,倏尔划过一丝不详的预感,以至于看着谢景行玩笑般的神情,都没办法轻松起来。

????谢景行盯着她,缓缓摇了摇头:“没有。”

????沈妙的心紧紧提了起来。

????谢景行一笑:“骗你的。”

????沈妙怒视着他,谢景行伸了个懒腰,悠悠道:“等狩猎结束后,就跟你说说宫里的事情吧,省得你整日东想西想。”他似笑非笑道:“你现在也是我谢家人了,总要担负起一些事来的。”

????沈妙心里一动,谢景行这是打算要与她说清楚他的秘密了吗谢景行的身世,当初究竟是怎么流落到明齐定京来的,以及永乐帝谢景行对待先皇的态度,总觉得这其中有什么文章。依稀可以感到其中掺杂着的沉重,谢景行这种轻飘飘的说起过往的性子,也不是普普通通的经历就能练成的。

????虽然能知道这些秘密让她十分欣慰,但是为什么,这一次的皇城狩猎,她会有这么不安的感觉仿佛要发生什么不好的事似的。一颗心“扑通扑通”跳的飞快,尽管努力想要平复心情,却还是坐立不安。

????她沉默着,暗自攥紧了双拳。

????大凉皇宫里,显德皇后听着手

????皇后听着手下宫女来回报今日彩夏宴上的事情,待听得沈妙“自甘为妾这事,我不会做的。为夫君广纳姬妾,开枝散叶之事我也不会做的。当初睿亲王来我沈府提亲之时便也说过,亲王府后院不会再纳旁的女人,若非如此,我也不会千里迢迢嫁到陇邺来。”这番话时,显德皇后忍不住笑了起来。她本来生的温和端庄,平日里多是平静姿态,这么一笑起来,竟然有几分少女时分的动人。

????“皇后何事笑的如此开心”永乐帝的声音从外头传来,他神情稍显冷峻,一脚踏进未央宫,瞧着显德皇后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异样。

????显德皇后笑的有些开怀,道:“采莲,你将亲王妃的话再与陛下说一遍。”

????叫采莲的宫女连忙低着头,将方才模仿沈妙的话一五一十的重新道来。听罢,永乐帝却是一甩袖子,怒道:“胡言乱语毫无规矩放肆至极”

????采莲吓了一跳,身子有些颤抖,帝王的怒气,可不是她这个小小的宫女能承担的起的。

????显德皇后嗔怪的看了一眼永乐帝,对采莲道:“你先下去吧。”

????采莲松了口气,连忙退下。显德皇后这才笑道:“景行这个媳妇儿,性子倒是和他是天造地设的一双,同样这般爽快,真是性情中人。”

????“谢渊胡闹就罢了,你也跟着他一道胡闹”永乐帝不满的看向显德皇后:“皇后似乎对沈妙十分喜欢”

????“陇邺可许久没见着这么有趣的人儿了。”显德皇后笑着,看永乐帝在她身边坐下,语气仍是柔柔的,声音却是有着抑制不住的赞叹:“看着是个聪明人,却又难得的保持了一颗赤诚之心。”

????“没看出来哪里聪明,也没看出来赤诚。”永乐帝冷道:“却是个挖空心思钻营的女人罢了。”

????“若真是如此,以景行那么精明的性子,如何看不出来,怎么还会巴巴的喜欢上”

????永乐帝不以为然:“谢渊如今年纪小,分辨不清是非,才会被女人迷了心智。”

????显德皇后叹了口气,知道永乐帝个性固执,不欲与他相争,就道:“总之,本宫看着景行的媳妇儿,是个十足好的人。”

????“若真是好,也就不会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大言不惭,说什么善妒之言了。”永乐帝很是不满:“皇后难道也以为,不为夫君开枝散叶,广纳姬妾的行为是对的么”

????显德皇后淡淡一笑:“那自然是极好的,只是极少有女人能做到罢了。睿亲王妃能做到,是她的福气。”

????“皇后”闻言,永乐帝眉头一皱,看向显德皇后的目光颇为严厉。

????“臣妾失言。”显德皇后话虽如此,神情却并未有多惶恐,只是道:“劝和不劝分,陛下还是少操心睿亲王府的事了。景行是个有主意的人,多加插手,反而引来他的恶感。”

????“朕自有主张。”永乐帝沉声道。

????沉默片刻,贤德皇后道:“下个月的皇城狩猎,陛下准备好了么”

????“只是准备一条命罢了。”永乐帝的神情看不出喜怒:“朕已经将所有事情安排好了。”

????“臣妾能跟着一道去么”显德皇后问:“臣妾想跟在陛下身边。”

????“朕会带上静妃一同去。”永乐帝道:“如果朕出事了,后宫还得有你照应。”

????显德皇后垂下头不言,片刻后又抬起头,笑的温和,道:“臣妾知道了。”

????“朕最放心不下的人,是谢渊。当初他年幼潜伏明齐,朕对他有愧。可如今天下谋定,朕还是不能做到当初的承诺。日后他恨朕也罢,明白朕的苦心也罢,朕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么多了。”永乐帝看着外头,怅然道:“可惜母后临终前,都没能见到他一面。”

????“母后泉下有知,看见景行如今这般出色,也会欣慰的。”显德皇后劝道。

????“皇后,”永乐帝突然道。

????显德皇后看向他,只听永乐帝道:“这么多年,辛苦你了。”

????“为陛下分忧,是臣妾的福分。”显德皇后笑着,她的神情十足平静,似乎再大的苦难都不能击退她的优雅一丝一毫。她道:“臣妾陪伴陛下数十载,陛下对臣妾很好,臣妾已经知足了。”

????永乐帝看着显德皇后,还想说什么,动了动嘴唇,却是什么都没说,只是有些复杂的看了显德皇后一眼,便移开目光,看向大殿中青铜鹤嘴儿里袅袅吐出的青烟。

????显德皇后也安静的瞧着自己的袖子,仿佛方才说的那些话,不过是寻常的家常。只是那眸光,到底是有几分润湿了。

????------题外话------

????这一个月的情节总结起来就是八个字:糖里有屎屎里有毒。

????但是就快写到我好喜欢的情节了好开熏没错我就是喜欢糖屎情节。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