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游科技|官方零八章 质问-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零八章 质问

千山茶客2017-4-25 22:42:4Ctrl+D 收藏本站

????“沈妙,是不是我不让人叫你,你就根本不会过来?”

????屋子里的气氛冷凝,他的目光锐利如刀锋,脸色虽然苍白,气势从从来不微弱。

????沈妙道:“你想的,实在太多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谢景行问。

????沈妙摇头:“没有。”要怎么说呢?平心而论,这一世和上一世截然不同,谢景行也未必真的会和楣夫人有什么牵扯。可是将傅明和婉瑜也扯进来,她没有办法理智而超然的去看这种事情。

????如果她对谢景行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那或许就简单得多。最怕的就是感情里掺杂了别的东西,恨不是恨,爱不成爱,最后反倒滋生出无数的恐惧,连直面问题的勇气都没有。

????谢景行深深的看了她一眼,沈妙怕被窥见自己一些隐秘的心思,就道:“你身子既然好了,就应当多休息,夜里很长,服了药,早些睡吧。”她站起身来,转身就要离去。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走吗?”谢景行的声音从背后传来,似乎带了几不可见的委屈:“这几日听闻你都并未来看我。可我睁开眼的第一时,却想着你一定吓坏了。”他扯起嘴角,垂眸道:“是我自作多情。”

????沈妙什么话也没说,推门走了出去,走了几步远后,蓦地停下脚步。

????谢景行一定会发现她的异常的,他那么敏感的人,如果发现了,她的秘密根本无法解释。常在青一事,到底是关她的家人,可是这李楣姐弟却和她从来未曾见过面,而且还是谢景行的恩人。正因为眼下全陇邺的人都知道了,所以李楣姐弟就更不能出事,而一旦怀疑到她的身上,甚至会给睿亲王府泼来脏水。

????一边是可能招来的祸患,另一边是想要将前世的敌人尽快铲除,让他们多活在这世上一刻对沈妙都是折磨。还关系到谢景行,沈妙觉得,来到大凉这么多日子,她终于遇到了自己最大的劫难。

????八角端着空了的药碗过去,瞧见沈妙一愣,道:“夫人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不陪着主子多坐一会儿么?”

????“不必了。”沈妙道:“你们照顾好他。”她头也不回的往前走去。

????两日后,莫擎带着打听到的消息来到沈妙面前。

????他道:“这对姐弟是钦州人士,是一户商户人家的儿女,不过是抱养来的。这家商户夫人死得早,老爷不久前也病逝了。临死前告诉他们二人非是亲生,安葬了养父,他们就来陇邺寻亲来了。不过并没有什么线索。”

????“不可能。”沈妙站了起来。

????莫擎道:“能打听的消息只有这么多,属下让人在钦州那头也打听,街坊邻居都知道,是从小看着这对姐弟长大的。”

????“你确定李楣没有去过明齐?”沈妙指甲不自觉的嵌进掌心。

????“她从来没出过远门,这是第一次离开钦州以外的地方。”莫擎道。

????沈妙闭了闭眼。

????“这两日李楣李恪二人都在亲王府,偶尔去季府陪季夫人说话,并未作出什么事情。”

????沈妙问:“那他们,有没有见过殿下?”

????“这倒没有。没有通传,谁都不能亲自见殿下的,就算是救命恩人也不行。”莫擎回答。

????“我知道了,你下去吧,继续关注这对姐弟,一有动静,立刻告诉我。”沈妙道。

????莫擎应声退下。

????莫擎离开后,沈妙坐回椅子上,渐渐沉了目光。

????莫擎既然是打听,就一定不会错过蛛丝马迹,这样的情况下却打听出出来这样的消息,要么就是这一世和上一世果真不一样了,从明齐的臣子千金突然变成了大凉的商户女儿,实在是很奇怪。要么,就是这对姐弟太会隐藏,身家清清白白的,一点儿蛛丝马迹都瞧不见。

????这样一来,她就算对季夫人说这两人居心不良,也无人相信。自小在钦州长大的商户姐弟,第一次来陇邺是为了寻亲,说是要谋害亲王府,谁能信呢?

????她起身,本来想去看看谢景行,可是一想到李楣姐弟如今还以谢景行恩人的名义自居着,前生大凉皇室和李楣姐弟可能有着的联系,便又觉得难以面对。

????那一步终究还是没踏出来。

????……

????未央宫。

????显德皇后听着面前的宫女将话说完,终是松了口气,面上也带了些轻松地笑意,道:“既是醒了,总归是有惊无险,来人,去将本宫匣子里的两只百年老参送去亲王府,让亲王补补身子。”又忽而想起了什么,道:“皇上可是知道此事了?”

????“陛下已经晓得了。”宫女笑道。

????“正好,本宫与他说一说这事。”显德皇后就要起身。

????那宫女却犹豫着道:“陛下此刻正在静妃娘娘那里……大约在庆祝……”

????显德皇后的动作一顿,随即温和笑道:“如此,本宫也就不必去了。”眸中却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黯然。

????“不过,娘娘,奴婢之前听闻亲王殿下醒来一事时,还听到一些夫人在议论,说……”

????“说什么?”

????“说亲王妃似乎不怎么喜欢那对救了亲王殿下性命的姐弟,表现的十分刁难。或许是因为妒忌对方的美貌更胜于她,或许是根本就不希望亲王殿下得救……”说到最后,声音却是渐渐微弱了下去,似乎也知道自己说的话大逆不道。

????“胡说八道”显德皇后厉声喝道:“亲王妃怎么会不希望亲王殿下得救”

????宫女吓得立刻不敢在抬头了。

????显德皇后却是在这一声厉喝之后自己平静了下来,她淡淡道:“想说亲王妃善妒是么?本宫倒觉得,不过是当个恩人,就能掀出这么大风浪,这对姐弟也不是等闲之辈。”

????未央宫静悄悄的,无人说话,显德皇后坐在高位之上,眸光变幻,却又显得无比孤独。

????……。

????一连十几日,沈妙都将自己关在屋里,仔细的思索着两全其美的办法,然而无论她怎么想,都不能确定不留后患。李楣姐弟这一世出现的这个契机,将他们二人摆在了一个十分敏感的位置,几乎是天然的屏障,沈妙是怎么也动不得的。

????而这十几日,她也在刻意的躲避谢景行。因为每每面对谢景行,脑中就会有无数的猜疑。倘若前生李楣姐弟真的和谢景行有关,沈妙是真的不知道如何面对谢景行,只怕他们夫妻的缘分也必然走到尽头。

????因为隔着婉瑜和傅明,她是不能当做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的。

????这一日早上,沈妙醒来的时候,神情十分难看。惊蛰和谷雨都看出来她的不对劲,问了几遍,沈妙只敷衍了过去,心中却惊疑不定。

????昨夜里,她整整做了一夜的梦,梦见在定京的坤宁宫里,婉瑜和傅明正在她面前吃果子闲谈,说着说着话,婉瑜和傅明却同时开始嘴角流出鲜血来,她惊慌失措的却找太医,一抬头却见楣夫人和傅修宜走了过来,傅修宜让人捆住她,将生死未卜的婉瑜和傅明也与她一同丢弃在宫中,然后一把大火将坤宁宫烧了个干净。

????熊熊大火舔舐着坤宁宫,很快将婉瑜和傅明卷了进去,她撕心裂肺的尖叫,却见楣夫人浅浅笑着,对她道:“你输了。”

????沈妙从梦中猝然惊醒,夏日的太阳便是早晨,也几乎有了正午的炎热,几乎要晃花人的眼睛。沈妙出了一身冷汗,全身上下都是汗涔涔的。然而婉瑜和傅明绝望的神情却充斥着她的脑袋,让她整个人都开始坐立不安起来。

????她刚出院子,却迎面瞧上了正往外头走的李楣。

????李楣瞧见沈妙,立刻停下脚步,对着她行了一礼。

????沈妙暗了暗眸子,每当遇到眼前这个女人的时候,她都要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杀意。尤其是昨夜里的那个梦,几乎让她现在都忍不住伸手将对方掐死,拢在袖子中的指尖刺着掌心,发出微微的疼,才让她有些清醒过来。

????沈妙看了一眼李楣,道:“李姑娘,这是打哪儿去?”她的语气生硬,带着某种奇怪的意味,那是再如何掩饰都掩饰不了的。

????李楣笑道:“亲王殿下醒了,今日召见我们姐弟二人过去。二弟已经先过去了,民女也正打算赶过去。”又有些惭愧的看着沈妙:“在府上叨扰多日,今日见过亲王殿下后,民女二人大约也该离开的了。王妃娘娘照应我们许多,还未曾说一声感谢。”

????沈妙心中冷笑,她可从来没有让人“照应”过这二人,想来应当是季夫人的主意。加之这府上上上下下都看在他们救了谢景行的一条命,所以才对他们二人多加客气。

????“怎么就说离开的话。”沈妙不咸不淡道:“我们还未好好报答你们。”

????李楣摇头:“我们是来陇邺寻亲的,亲王殿下既然已经好了,我们也该离开。”

????沈妙扯了扯嘴角,连笑都不屑于应付。是不是寻亲,沈妙对李楣实在是不能相信,谁知道他们来陇邺做什么呢?

????李楣却是看着沈妙,突然轻声开口道:“王妃娘娘,民女是不是有什么地方得罪了王妃娘娘,娘娘似乎并不喜欢民女。”

????这话到底是说出来了,沈妙对李楣这样的态度,几乎是有些显而易见。对于救了谢景行的恩人,除了回来当日见过一面之后,沈妙就没有再见了。沈妙行事妥帖而温和,必然不是忘记,而是有意为之,至于为什么会这样,却是让人疑惑。

????“我的确不喜欢你。”沈妙昂着下巴,她可以对自己的敌人虚以委蛇,却独独不能对楣夫人做到这一点。她想要直接的表达自己的恨,若非是为了睿亲王府,若非是无法同谢景行解释……。她轻笑一声:“你想知道为什么吗?”

????李楣疑惑的看着她,那一双妩媚的眼睛里尽是不解,仿佛还含有几分率真似的,和沈妙记忆中的轻蔑判若两人。

????“本能。”沈妙冷冷道。然后头也不回的,带着惊蛰和谷雨从李楣身边走过。

????李楣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也离开了。

????而远远站着的沈妙瞧着她的背影,面色冷凝如冰。

????惊蛰和谷雨一句话也不敢说,不知道为什么,她们总是觉得,沈妙面对着这个陌生的楣夫人的时候,似乎就会变得很可怕。那种可怕……是她们从前在沈妙身上所没有体会过的。

????“就要离开了?”沈妙低低自语了一声,随即冷冷道:“走得了吗?”她转身:“把莫擎给我叫过来。”

????莫擎很快就来到了沈妙屋里,道:“夫人,属下正有一事想要禀告。”

????沈妙道:“你的事情先放一放,我有更重要的事。”

????莫擎疑惑:“夫人请说。”

????“你替我,杀了李楣和李恪。”

????莫擎愣住。

????沈妙道:“我想了又想,这件事情虽然不妥,也许会给睿亲王府招来祸患,但是如果这两人留着不死,反倒是更大的变数。我宁愿背上其他的罪名,也不愿意让这二人还活着,未来成为更大的祸患。这两头狼现在爪子还未长齐,长齐了,再想宰杀就没那么简单。”

????“我不想去考虑这件事情周不周全,只想问你一句,你能不能想法子杀了他们?”沈妙低声问道。她的声音在这屋里盘旋,仿佛来自地狱,却带着深深的坚定。

????婉瑜和傅明的梦提醒了她,不能优柔寡断,既然没有两全其美的办法,那就先杀了再说。之后的事情之后再想,现在这对姐弟既然只是商户儿女的身份,杀了他们麻烦也会小得多,若是他们之后再给自己找个什么依靠,那时候反倒是更难。

????况且李楣今日也说了,过不了多久他们就要离开睿亲王府。离开之后去哪儿,去更能庇护他们的地方?沈妙以为,杀人的时机也要讲究,不能再拖了。李楣李恪活着一日,她心中就无法释怀,更会因此而怀疑谢景行。

????在前生和今生的选择上,她选择现在就杀了李楣和李恪,至于大凉皇室前生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她不想追究了。这是她为了谢景行做出的最大让步,也是唯一的让步。

????莫擎突然跪下身来,道:“恕属下无法做到。”

????沈妙盯着他。

????“属下想与夫人说的正是这件事。刚刚打听传回来的消息,李楣姐弟二人要寻得亲人是当朝丞相叶茂才,李楣姐弟是叶夫人的儿女。”莫擎道:“叶家已经派人来了。”

????沈妙踉跄着退后一步,道:“你说什么?”

????“属下有负夫人所托,望夫人责罚”

????屋中沉寂了许久,莫擎迟迟不敢抬头。不知道为什么,他几乎能想象得到沈妙眼中的失望,而那种无力让他没有脸面去看沈妙是什么神情,仿佛自己根本无法承担这份无奈。

????也不知过了多久,沈妙的声音才从头上传来,她的嗓音苍凉疲惫,道:“不怪你,他们有备而来,而我心志不定,犹豫了才会错失良机。”

????“不过。”她的声音又突然转厉,仿佛利刃从宝鞘中出现,锋利而杀机重重,“就算有叶家,这两条命,我也非要不可”

????陇邺和定京不同,定京地处北方,风景最盛的是冬日,银装素裹最壮阔,陇邺地处南边,最好时节是夏时,夜凉如水,星如银河,风花雪月最琳琅。

????院落是最偏僻的院子,却也抵挡不了好夜色,一壶清茶,一局棋子,便似有了最满足的东西。青衫男子月下独饮,仿佛在山林中生长出的青竹般出尘。

????沈妙来到院子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一幕。

????裴琅坐在石桌前,一边喝茶一边下棋。他其实时常这样的,当初就算是做了国师,性子瞧着还是如从前一般冷淡。沈妙一直觉得,傅修宜让裴琅进入朝堂其实并不见得是什么好的决议,裴琅这样的性子,更适合闲云野鹤一样的生活。他看书,爱圣人,喜欢下棋,花草竹子,各个都是风雅之事,偏偏做的却是朝堂倾轧,各自为营的手段。

????“裴先生。”沈妙在他对面坐了下来。

????裴琅抬眼看到是沈妙,略微有些意外。那一日沈妙不留情面的将他们两人的关系划开,便是裴琅再如何容忍,到底也是个男子,有自尊心,这些日子都未曾主动过来找过沈妙。而沈妙更不是会主动低头的人,眼下出现在他面前,裴琅的新潮也有些微微起伏。

????“裴先生之前说会帮我,这句话如今可还算作数?”沈妙却不打算与他交心或是下棋,直接单刀直入的问。

????“你说的,是哪一件事?”裴琅放下手中的茶杯。

????“所有的事,不过眼下的这一件,是我想要李楣姐弟的性命。”

????“这很难。”裴琅苦笑一声。

????“比你想象的更难,”沈妙道:“这姐弟二人和叶家搭上了关系,说是叶茂才的儿女,大约很快就要变成叶楣和叶恪了,单纯的暗下杀手是不可能的。可是,我却不能放过他们。”

????她说的是“不能”而不是“不想”,也就是说明,无论如何,她都想要这姐弟二人的性命。

????裴琅蹙眉:“可是,你为什么一定要他们的性命?”

????沈妙笑容有些泛冷,她道:“不是每件事情都一定要有答案的,你问我为什么,我还想问别的问题为什么。我都找不到答案,又怎么能告诉你?”

????裴琅看着桌上的棋子,半晌一笑:“我明白了。我不会再继续问你原因,可是,你想要我做什么。”

????“杀人的事情你不在行,可是,我知道你的本事。”沈妙道:“既然已经变成了叶楣和叶恪,要对付的人就成了叶家。我要对付的是叶家,在朝堂之中如何让一个家族倾覆,没有人比裴先生更明白了。我要你,做我的幕僚。”

????裴琅一怔,摇头道:“我不懂你的意思,我虽然跟在定王身边,可是也只是出谋划策政事,并没有倾覆敌手的经历。你如何说出此话?”

????沈妙微笑,心中却想着,她自然是知道了。裴琅光风霁月,看着温文尔雅,手段却是截然不同的狠戾。傅修宜刚登基的时候,周王的人马虎视眈眈,试图卷土重来,最后可都是败于裴琅之手。

????“我只问你,你帮还是不帮?”沈妙问。

????裴琅沉吟着:“叶家如今在陇邺的格局很是微妙。大凉皇帝有心要利用叶家来对付卢家,叶家没有子女,所以才更好控制。但是如果多了一双子女,格局就要重新打破了。”

????“叶家也许会倒戈,也许会和卢家相争,也许会联手皇室对付卢家,叶楣和叶恪的出现,本身就是一件极为微妙的点。皇室对待叶家的态度,也会影响到叶家对待皇室的态度。而在这种时候,皇室不宜轻举妄动,所以会对叶家更加客气。而你是睿亲王府的王妃,睿亲王是皇帝的胞弟,和皇室是绑在一起的。你想要叶家姐弟的命,大凉皇帝第一个就不会同意。”

????沈妙盯着他:“我自然知道这一点,所以我要你想的办法是,皇室主动出手对付叶家。”

????“谁先动谁就输了,皇室在观望,叶家何尝不是。如果你一定想要叶家姐弟的性命,首先就要在叶家寻个错处,拿住叶家的把柄,最好是挑起叶家和皇室的纷争。”

????沈妙问:“那卢家呢?”

????裴琅怔住。

????“若是我让卢家和叶家挑起纷争,又如何?”

????裴琅摇头:“你……是想要保全亲王府才会这样想的吧。可是我必须奉劝你一句,两全其美的法子是不可能的。卢家不是傻子,这个时候,是不会与叶家主动相争的。”

????沈妙道:“我明白了。”

????“你真的不惜得罪皇室也要对付叶家?”裴琅皱眉:“如果你真的和皇室对立,那睿亲王与你之间……。”势必要生出嫌隙的,裴琅没有说下去。虽然他也很奇怪,沈妙对叶楣姐弟的态度,竟是不惜同归于尽的刚烈。

????叶楣姐弟究竟做了什么事情?

????“我没有第二条路可走。”沈妙垂眸:“或许是我同皇室没有缘分。”前世今生,都逃不过皇权倾轧的牺牲品。可是那又如何?

????“你打算如何挑拨?”裴琅问。

????“这正是我要与你商量的事情。”沈妙道。

????大凉和明齐是截然不同的战场,对陇邺各方势力并不甚熟络,现在更是知之甚少。她无法坦然面对谢景行,却又不甘心让仇人在眼皮子底下好好活着,想来想去,便是玉石俱焚,也要给婉瑜和傅明报仇的。

????而裴琅,就是她唯一的盟友了。

????裴琅懂算计,能谋划,朝廷局势的分析他最在行。不露痕迹的污蔑,轻轻松松的挑拨,这位国师才是个中高手。她要和裴琅联手,一定要收割了这两条性命。叶家姐弟背后就算是天大的靠山,她也要连靠山一同扳倒。

????这一商量,竟是商量到了深夜。

????等沈妙觉出要回自己院子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只有惊蛰和谷雨陪着她。她回到自己院子,推开门,进了屋,正要脱掉外裳,动作忽的一顿,转过头去,谢景行正抱着胸,坐在她的书桌前,百无聊赖的翻着书。

????“你怎么过来了?”沈妙问:“你……能下床了?”

????今日谢景行是要见过李楣姐弟二人的,沈妙不想去细想,更不想去看,她怕一看到这场面,就会不由自主的怀疑一些可怕的可能。眼不见为净,却没想到这会儿谢景行竟自己找上门来。

????谢景行懒洋洋一笑,没有回答她的话,道:“这么晚,怎么现在才回来?”

????“睡不着,”沈妙道:“在外逛了逛。”

????谢景行“砰”的一下将手中的书扔在桌上,道:“哦?不是和裴琅去喝茶小酌了?”

????这架势,竟是来兴师问罪来了。

????沈妙心头全是叶楣的事情,皱眉问:“你想说什么?”

????“半个月。”谢景行道。

????沈妙盯着他。

????他也盯着她,目光复杂的让沈妙一瞬间有些心悸,他道:“我醒了半个月,你只过来看过我一次。”

????“你是不是忘记了,你是睿亲王府的王妃,是我的妻子。”他道。

????沈妙不说话,这根本无法解释。

????可是谢景行盯着她,他的目光失望而带着微怒,他道:“我在这里等了你一晚,你在和裴琅喝茶下棋。沈妙,难道你喜欢那个书生?”

????沈妙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无名之火,她为叶楣的事情而纠结反复,夜里睡不着觉,因为中间插着一个睿亲王府而不敢妄自动弹,以至于错过最好的时机,无法利落手刃敌人。在这样如泥沼一般的经地里,谢景行居然还能将她与裴琅凑在一堆。她道:“那和你有什么关系?”

????谢景行“嚯”的一把将沈妙拽到身前,他拽的狠,沈妙差点跌倒,被他撑着脑后,谢景行捏着她的下巴,一字一顿道:“如果我现在要了你,就有关系了。”

????沈妙蹙眉,道:“或许我们结盟结的太仓促了。”

????谢景行一顿,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道:“或许?”

????他蓦地松开手,一下子站起身来,背对着沈妙,淡淡道:“你的心是不是铁打的。你眼里只有利用和筹谋,但是我是个活生生的人。”

????“其实你,自始至终,都没有动过心吧。”他漠然道。

????------题外话------

????再干两碗屎,大概就能发糖了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