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游科技|官方一十三章 前世(上)-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一十三章 前世(上)

千山茶客2017-4-25 22:42:27Ctrl+D 收藏本站

????黄沙漫漫,风卷旗扬。沿途多风霜,日月星辰也不过是点缀。

????护送的侍卫都是零零散散的,对着马车里的人也不甚尊重。

????一个丫鬟模样的姑娘从车队的后头走过来,跳上马车,递给里头的人一碗粥,道:“娘娘,粥有些凉了,不过还能吃,眼下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您还是吃一口吧。”

????那马车中的女人年纪尚且年轻,只是神情却十分憔悴,穿的倒不甚精致,仔细一看,还是几年前的款式,甚至因着瘦削而有些不合身。她撩起马车帘,问道:“现在到哪里了?”

????“再走一段路,天黑之前能上官道的。”白露笑道:“奴婢问过那些人了,五日之内,定然能够回到定京的。”

????霜降也跟着笑:“待回了宫,娘娘就苦尽甘来了。”

????“苦尽甘来。”沈妙苦笑一声:“折了的人却是回不来了。”

????她说的是惊蛰和谷雨,闻言,白露和霜降也眼露悲伤,不再言语。

????惊蛰为了拉拢权臣而自甘为妾,在沈妙刚去秦国的第一年就传来消息,被权臣的妻子寻了个由头杖责而死了。至于谷雨……沈妙握紧双拳,却是为了保护她而死在了皇甫灏的手中。

????五年啊,整整五年。在秦国的五年,将她身上最后一点子骄矜也磨得丝毫不剩了。她咬着牙委曲求全,不过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回到故土,与她的一双儿女重逢。然而这其中付出的多少惨重代价,确实不能为外人所道出的艰辛。

????这一路有多难?连护送的侍卫都并不多,单看这车马队,谁能想到这是一国皇后的仪仗?当初她带过去秦国的那些人马,也早已在五年的时光里不是死就是散,离得也差不多了。就如同这一路回国之途,若非有莫擎护着,她定然是不能活着回去的。

????沈妙叹了口气,好在所有的苦头都没有白费,五年,终于是熬过去了。

????正想着,也该到了马车继续启程的时辰,可是非但没有启程,前面反而传来了嘈杂的声音。

????她微微皱眉,掀开马车帘,问外头:“怎么回事?”

????莫擎从前面走过来,道:“遇着个怪人,过来讨水喝。”话音未落,就见他背后出现个穿的灰扑扑的老头儿,瞧着沈妙笑嘻嘻道:“夫人,快要渴死了,给口水喝吧。”

????这老头儿穿的怪里怪气,身上臭烘烘,直勾勾的盯着人,倒叫人心中生疑,并非不肯给水喝,只是沈妙身份特殊,万一遇着心怀歹心之人,只怕要出事的。莫擎命人拉住这老头儿,不让他靠近沈妙。沈妙却是笑了,道:“沿途有旱灾,天公不作美,一碗水就是一条性命,给他吧,本……我也不缺这一碗水喝。”

????沈妙既然都发话了,莫擎便也干脆,命人取了只碗来盛了一碗清水给那老头儿。老头儿“咕嘟嘟”的一口气灌了下去,拍了拍肚子,拨开侍卫的手站起来,对着沈妙像模像样的作了一揖,道:“夫人宅心仁厚,救了贫道一命。这一碗水之恩,贫道也要报的。”

????“贫道?”沈妙一愣,随即笑了:“你是道士么?”

????“法号赤焰。”那怪老头看着沈妙,摇头道:“夫人面相极贵,可是运贵命浅,承不起贵运。”

????“你这人胡说八道些什么话?”白露皱眉道,又看向沈妙:“娘……夫人,指不定是哪里的江湖骗子呢,别听他胡说八道了。”

????莫擎也作势要驱赶这怪老头。

????“等等。”沈妙道:“一路上也怪无聊的,听人怎么说吧。”

????那老头又装模作样的一拜,道:“夫人眉间有黑气,只怕不好。这路途尽头,却是凶兆。若是就此调转马头,倒是可以避开此劫。夫人,贫道还是劝您,此道是黄泉道,莫要走,走了就不能回头了。”

????“越说越过分”霜降气的脸色铁青:“你这是咒谁呢?”

????沈妙却是好脾气,她在秦国呆的久了,面对明齐的任何人,都有故乡人一般的欣喜,这老头就算是说胡话,她也并不生气,只是笑道:“多谢道士提醒,不过这条道我却是非走不可的,我儿女都在这条道上,我得回家。”

????怪道士深深叹了口气,道:“意料之中。”他看向沈妙:“萍水相逢,赠您一场缘分。”说罢从袖中摸出个红绳来,就要上前给沈妙,被莫擎拦住,只得将红绳交于莫擎,莫擎左看右看没什么蹊跷,才递给沈妙。

????“这红绳是贫道赠与夫人的答谢,夫人将其系在腕间,能成就自己的一道缘法。”他郑重其事道:“夫人且记住,天道诡谲,事在人为。贫道能看命,不能改命,能为夫人改命之人,亦不是贫道。上天有好生之德,有劫也有缘,这红绳是问,终有一日,夫人也会找到自己的解。”

????说罢,放声大笑了几道,转身大踏步而去了。

????这道士神神叨叨的,说的几句预言却都是极不吉利的话,白露和霜降就有些不悦。白露道:“娘娘可千万别把那怪人的话往心里去,大约是脑子不甚清楚的吧。”

????“这东西也别戴了。”霜降也道:“怪不吉利的。”

????沈妙却是左看右看,觉得那红绳极是可爱,莫名的爱不释手,反而将它系在腕上,笑道:“都说了既然是一场缘法,萍水相逢也是有缘,就戴着吧。若是假的也无碍,是真的更有灵性,不是更好么?”

????话都如此,白露和霜降也不好再说什么,莫擎对着前面马车队道启程,便又重新开始动作来。

????远远的风沙几乎要将人的身影都掩盖,前方的路里,却再也没有那怪老头的身影了。

????……

????再回明齐,却不似霜降说的“苦尽甘来”。

????人世间每时每刻都在变化,局势会变,人心也会变。

????身为皇后,除了这个地位却无甚特别。有时候想起来,觉得甚至比在秦国遭人羞辱的日子也好不了哪里去。在秦国的时候那些伤害都是摆在明面上来的,而在明齐,却是在暗中,仿佛吃了暗亏,说不得,却又要白白的惹人笑话。

????沈妙坐在坤宁宫内,看着桌上有些枯萎的红袖草,神情有些恹恹。

????红袖草是莫擎给送来的,说是很难得的灵草,长得倒是十分好看,像是迎风而摆的女人的衣袖,故而取名红袖草。只是不知为何近来有些枯萎,沈妙是无心打理的。

????回来明齐也有几年了,这几年来,她过的都算不上好。

????后宫中多了一个楣夫人,楣夫人娇艳聪慧,妩媚柔和,像是一个谜,惹得人目光落在她身上久久不愿离开。

????最初的时候不是没有过心碎的,曾经爱慕过的男人用那样宠溺的目光看着旁的女人。以为他对待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冷淡,后来却发现不是的,只是那个人不是自己而已。

????心碎的日子多了后,便也渐渐变得麻木了。伤痛和萎靡渐渐转化成了恨意和不甘,因为傅盛。

????傅盛总是过多的分走了傅修宜的宠爱,而她的孩子傅明,明明坐着太子的位置,明明德才兼备又努力上进,到最后反倒像是个失宠的皇子一般。傅修宜可以手把手的教傅盛写字论政,却吝啬于给傅明多一个关心的眼神。

????问起来,便说傅明是太子,要成熟稳重,每日缠着父皇算是怎么回事。

????可每每看着傅明失望的眼神,沈妙却是心如刀绞。

????沈家过的也不怎么好,罗雪雁的病越来越重了,荆楚楚那头和沈丘不清不楚的耗着。沈家的名声每况愈下,并着沈信都苍老了许多。

????傅修宜似乎在打压沈家,沈妙隐隐约约察觉到这一点,可是后宫中如何能清楚的知道朝廷中的事情,她唯一能接触到这些的便是通过裴琅,可裴琅又是为傅修宜效忠的。虽然裴琅与她关系不错,可是永远都是忠于傅修宜第一位。

????沈妙对傅修宜的一片痴心,早已在这几年来冷眼看着他和楣夫人燕好的时候冷却成冰。可是在其位谋其政,她总要坐稳皇后这个位置,总要替傅明和婉瑜争取一些机会。

????匈奴那头最近传来消息,楣夫人似乎想要撺掇着傅修宜将婉瑜和亲过去。

????这才是沈妙最不能忍受的。

????然而楣夫人的手段越来越高明了,傅修宜对傅盛的宠爱所有人都看在眼里,沈家一日不如一日,站在楣夫人那一头的人实在是太多了。落井下石,人人都要来踩上一脚。加之楣夫人那个兄弟李恪近来又替傅修宜办妥了几件大事,水涨船高,楣夫人在后宫中的地位更是节节攀升。

????沈妙知道朝臣们在想什么,他们在想,什么时候改立太子,什么时候废后。

????可是傅修宜还要脸面的。她是发妻,楣夫人要越过她这头,倒也不是那么简单。

????斗来斗去,兜兜转转,她的一颗心却已经疲惫不堪。若不是为了这双儿女,有时候会觉得,不如一把火将这皇宫里里外外都烧个干净,倒也天下太平。

????白露走了进来,道:“娘娘,宫宴的衣裳已经备好了,得早些梳头才是。”

????沈妙应了。

????霜降在一年前死了,楣夫人好手段,连她身边的丫头都不放过。兜兜转转,便只剩下白露一个。

????今夜却是明齐的宫宴,新年将至,傅修宜要宴赏群臣,当然最重要的是,给临安侯府的小侯爷谢景行践行。临安侯谢鼎战死在北疆战场上,如今他的儿子再次出征,其实这个时机并不是好,甚至让人觉得这一去很有些悲壮,然而谢景行还是接了请帅令。

????沈妙和谢景行并无多交集,不过是因着沈家和谢家这点子微妙的关系。临安侯府自从谢鼎时候,便只有谢景行一人撑着门楣了。这未免令人有些唏嘘,当初的南谢北沈,到了现在沈家一日不如一日,谢家也渐渐败落,真真教人兔死狐悲。

????不过谢景行有他的路要走,沈妙自己的路又何尝不艰难?

????她道:“梳头吧。”

????丝竹乱人心,这一场宫宴,真是格外的热闹。

????傅修宜许久未曾这么开怀了,向来冷峻的神情都显得柔和许多,笑容也变得格外愉悦。沈妙冷眼瞧着傅盛去给他敬酒,父子二人其乐融融的模样,心中却是有些凉意。

????傅明端坐在一边,婉瑜也坐的规规矩矩。那些臣子们总是夸奖太子和公主,年纪轻轻就极为懂事,倒是很有小大人的风范,这样端庄的气度可不是人人都能长养出来的。虽然是客套话,却也说的差不离,但是不想想,人如果可以肆意的撒娇卖乖,谁愿意懂事呢?懂事不过是逼出来的。

????婉瑜和傅明也曾努力想与傅修宜亲近过的,然后孩子们的心思最直接最单纯,能感觉到傅修宜的冷淡,便渐渐的也就变成客气有礼的模样了。

????沈妙坐在傅修宜身边,却看着傅修宜不时的与楣夫人交换眼神,楣夫人言笑晏晏,当真是情浓,傅修宜也微微含笑。

????沈妙想,他们二人,定然是当真高兴地。

????可是这一场宫宴的主角儿呢?

????沈妙不由自主的看向筵席左侧的男人。

????那年轻男人模样生的俊美绝伦,姿态懒散飞扬,斜斜坐着,暗紫色的长袍有些宽大,却仍遮不住意气风发。他嘴角含笑,慢慢的饮酒,好似满座喧哗都与他无关,与这热闹格格不入。

????沈妙心中失笑,觉得这临安侯府的小侯爷,倒是和自己有几分肖似了。满座热闹欢欣,其实内心却并不怎么开怀。谢景行要走的是一条生死未卜的血色之路,而她的一生到最后还不知是个什么结局。

????腹背受敌,四面楚歌,都是命悬一线的千钧一发。

????她也拿了酒杯,给自己倒酒喝,一口一口,喝的却是极为克制的。

????皇后么,总要端庄淑仪,不可如宠妃,喝的娇艳,妩媚让人心醉。

????待筵席离场,人三三两两都散了。她坐在位置上,听见楣夫人道:“陛下,今夜臣妾备了好酒,陛下与臣妾一同看烟花吧,盛儿还说想与陛下较量一下棋艺。”

????傅修宜大笑,点着楣夫人的鼻子道:“这争强好胜的性子,真是和你一模一样”

????沈妙的那一句“一年到头,婉瑜和太子也想陪陪皇上”就咽了下去。

????回头,两个孩子眸间的黯然让她心中一痛。

????却也是忍着痛,面上做云淡风轻了。

????可是这新年,却是怎么都睡不着的。

????她哄了两个孩子睡觉,只觉得两个孩子对新年的到来都不甚热络,宫墙里传来烟花的声音,都是夜深了,这样的夜里,楣夫人的宫殿那处,倒是最好看烟花的。想必他们三人,也是很有情。

????沈妙披了衣裳,命白露拿了一坛酒,一个碗,自己去花园。

????从花园的一角,是可以看到烟花的,那烟花只看得到一小半,但便是一小半,也是极为绚烂的,几乎要映亮整个天空,可以想象得到另一头,看得见全貌,又是一副怎样的好风光。

????她拿出一个碗,白露有些心疼,沈妙摆了摆手,让她不要开口。

????“这烟花真好看啊。”沈妙的声音低低,带了醉意:“什么时候能完整地看一场呢?”

????她又突然笑了:“大约是不成了。”

????正说着,却听闻从身后传来脚步声,靴子踏在积雪之上,发出“窸窸窣窣”的碎响。

????白露吓了一跳,道:“你们……。”

????沈妙回头,就见有人拂开那重重树影,走上前来。

????一个侍卫打扮的人在后面,身前站着的人身材高大,紫袍青靴,一双桃花长眸映了夜色里的烟花,分外明亮动人,十分美貌的样子。

????“临安侯府的……谢侯爷?”沈妙眯着眼睛看他。

????那人似乎也有些意外,“啧”了一声,道:“傅修宜的皇后,原来是个酒鬼。”

????他身后的侍卫道:“主子,咱们该走了。”

????白露也有些紧张,不知道为何谢景行居然还在宫中。可一个皇后,一个臣子,若是被人瞧见站在一起,指不定要出什么大事,尤其是这些日子沈妙在宫中本来就举步维艰,一旦被人逮着由头,就会不犹豫里的往她身上泼脏水。这个时候,离这位临安侯府的世子自然是越远越好。

????白露不敢惊动旁人,这花园也是很偏僻的,就小声道:“世子爷,皇后娘娘喝的有些醉了,奴婢正要扶她回去,还请世子爷装作没有看到。”

????谢景行瞥了一眼沈妙,笑了一声,倒是有些提不起兴趣般的,转身就要走。

????“慢着”沈妙却唤他。

????白露一怔,急的恨不得捂住沈妙的嘴巴。沈妙却是盯着谢景行,她这会儿有些醉了,自从去往秦国到现在,她从来都没有放肆的喝过酒,然而杯酒解千愁这话却不是假的。人喝醉了,就会轻松,轻松,就会做出许多平日里不会做的事情来。

????她道:“本宫听闻你要去北疆了?”

????谢景行抱着胸,似笑非笑道:“皇后娘娘有何事吩咐?”

????铁衣和白露都盯着沈妙,沈妙一笑,从桌前将自己方才喝过的碗拿了出来,将那坛子里的酒往里头倒了满满一大碗,示意谢景行看,道:“少年英才,千古人物,精才绝艳,世无其双”

????谢景行挑眉,白露羞得恨不得将沈妙拖走,哪有这样当着人面儿夸出朵花儿的。

????“北疆是个很不好的地方啊。”沈妙拍了拍他的肩,她个子娇小,拍人肩的时候还要踮起脚尖,又看着谢景行,半是认真半是醉意的道:“听闻父亲说过,那里寸草不生,地势诡谲,多有毒蛇虫蚁,很容易就落入陷阱。你此去,危险重重。”

????“微臣多谢娘娘挂怀。”谢景行随口道。

????“千年史册耻无名,一片丹心报天子”她嘴里囫囵道,给谢景行扬了扬手里的酒碗,一口气就吞了下去。

????白露和铁衣都吓了一跳,前者是没想到沈妙竟然说喝就喝了,后者是诧异皇后竟然会如此豪爽。

????沈妙抹了把嘴巴,打了个酒嗝,道:“这是本宫敬你的一碗酒,一定要凯旋”

????谢景行盯着她,她唇边尚且有未擦拭干净的酒水,亮晶晶的挂在唇边,很好看,月色下,她的容颜便显出白日里看不出来的清秀来。褪去那层皇后的枷锁,其实是个十分清秀美丽的女人。

????他挑唇,笑容就显出几分邪气,慢悠悠的道:“皇上看来很是冷落了皇后凉凉啊。”

????白露瞪大眼睛,这谢景行的话未免也太放肆了,可是她不敢直接将沈妙拖走,免得沈妙万一发出什么声响惊动了旁人,那真是有嘴都说不清了。

????沈妙喝完后,又晃晃悠悠的抱起酒坛,满满的倒了一大碗,递给谢景行,道:“你也喝”

????“我为什么要喝?”谢景行莫名其妙。

????“你,和本宫同病相怜”沈妙道。

????“谁跟你同病相怜了?”谢景行好笑。沈妙却已经举着那酒碗往他嘴里喂过来。

????白露大惊失色,这也太暧昧了铁衣也惊诧万分,可是谢景行没说话,他不会出手。

????谢景行冷不防被灌了一碗酒,推开沈妙的时候,许多酒水都洒在了衣裳上,却看沈妙,终是满意的笑了。她道:“你我有一碗酒的情意,等你凯旋归来的时候,就来陪本宫看烟花吧”

????谢景行觉得,今日实在是很莫名。原来女人撒起酒疯来是没有理智的,就算是素日里看着端庄淑仪的皇后,也实在是判若两人。

????“皇后娘娘还是找皇上来看吧。”他整理着自己的衣裳。

????沈妙黯然:“本宫还从未跟他一起看过烟花。”

????谢景行盯着对面的女人,她微微垂头,嘴角上扬,眸光却苦涩,他莫名的就心软了几分,道:“好好好,微臣答应你。”

????沈妙眼睛一亮,看着他道:“那就这么说准了。”

????谢景行点头。

????沈妙想了一想,摇头道:“口说无凭,得有个信物才成。”就开始摸自己头发上的钗环。

????白露一愣,心中暗道不好,这若是皇后的东西在谢景行身上,那可就是私通的罪名。生怕沈妙拿什么手帕钗子给对方,突然见沈妙腕间的红绳,便灵机一动,道:“娘娘,您的那根红绳就很好嘛”

????沈妙目光落在红绳之上,心中一动,就飞快的解开,把谢景行的手拿过来,给他认认真真的系上。

????谢景行目光落在她微翘的睫毛上,湿漉漉的,像是混了冬日的寒气而浅浅润泽,莫名的让人心中微微发痒。

????沈妙给他系好,冲着他一笑:“这是本宫给你的信物,以此为信,等你凯旋”

????“多谢皇后娘娘赏赐。”谢景行漫不经心的一笑:“不过微臣没有什么信物可以赠与皇后娘娘的。不如送给皇后娘娘一个心愿如何?”

????“心愿?”沈妙看他。

????“凯旋再遇,微臣能赠与娘娘一个心愿,娘娘要的心愿,微臣能做到,定当竭力以为。”

????沈妙道:“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

????“轰”的一声,天空一角再次被璀璨的烟火映亮,二人一同看去,却仿佛有着默契一般,异常相合。

????白露也是呆住。

????烟花转瞬即逝,有些东西却是不会消逝的,比如这个夜晚。

????沈妙再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痛欲裂,一边揉着额心,一边站起身来往桌前走,道:“竟睡了这样长的时间。”

????白露给她端来热汤,道:“娘娘昨日喝的多了,先醒醒酒吧。”

????“喝多了?”沈妙动作一顿:“宫宴上并未喝多少啊。”

????白露有些心虚,道:“大约是宫宴上的酒水劲头大。”

????沈妙点头,又叹气道:“本宫这一喝醉就什么都记不起来的毛病真是这么多年还没变,不过也是许久都未喝醉了。”

????白露点头,只听沈妙又看向自己空空荡荡的腕间:“这红绳又怎么不见了?”

????白露小声道:“大约是……丢了吧。”

????沈妙叹了口气:“果真是不长久的。”

????日头正烈,出发的队伍正在城门。

????为首的年轻男子戎马轩昂,分明是含着懒淡笑意,眸光却冷冽令人不敢逼视。

????“主子,都已经准备好了。”铁衣道。

????谢景行瞧了一眼身后,出了这道城门,今后的前程南辕北辙,也意味着和从前一刀两断,再无牵扯。

????终究要离开的。

????“这里已经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了,”身边的白衣男子摇着扇子,道:“也和你没什么关系了。”

????“说不定都盼着三哥有去无回哪。”松绿色长袍的公子哥儿却是笑道,又看向前面:“不管如何,总算要回家啦。”

????“不一定。”

????二人一同往那紫衣男子看去。

????谢景行低头,他的目光落在自己腕间,那里系着一根红绳,红绳的末端被端端正正仔仔细细的打好结,似乎牢固的怎么也不会松开一般。

????“这不是女人戴的东西么?”季羽书问:“你戴这个做什么?”

????“喝了人的送别酒,欠了人一个心愿。”谢景行道:“回来再还了。”

????他收回目光,扬鞭:“起”

????出发。

????------题外话------

????宝宝们评价票不要投一星的啊,一个人投十来张一星票我真是……orz…。不如不投:3ゝ∠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