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游科技|官方一十六章 坦白-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一十六章 坦白

千山茶客2017-4-25 22:42:40Ctrl+D 收藏本站

????日头西转,沈妙正和谢景行走在回府的路上。

????大凉本来就比明齐民风更加开放自由些,夫妻二人一同上街是很常见的事情。不过因为谢景行太出名了,陇邺几乎人人都认识他,走到哪里都能被人诧异的目光包围。

????前段日子传言睿亲王妃和亲王殿下貌合神离,关系冷如坚冰。如今他们二人一同携手出游,这谣言倒是不攻自破了,若真是如传言一般二人感情生疏,怎么还会如此亲密的出游,也不知是哪家嘴碎的胡乱说话。

????沈妙自打来了陇邺之后,还是第一次这样好生出来转转。谢景行对这里倒是很熟,且走且买,她本来也不是贪新鲜的人,今日竟也如同像是被罗潭影响了一般,东西大大小小的买了一马车,他们二人在前面买,铁衣和从阳就在后面付银票。饶是这样,谢景行还是觉得沈妙有些奇怪,一路上都不时地狐疑看她。

????沈妙却觉得心情是从未有过的轻松。

????仿佛做过了那一场梦,就将她前世的不甘怨念愤怒和仇恨全部解开了。仇自然还是要报的,不过这一个重来的人生,却又不仅仅只是复仇了。那些在黑暗的岁月里曾经微微闪耀过的星辰,让她觉得在前生也不仅仅只留下了不好的东西。对于重来的这一次,也就更珍贵了。

????现在的她,比从前更勇敢更坚定也更坦率。可以去堂堂正正的直面自己的感情,也能热热烈烈的去拥抱全新的人生。毕竟这一个她,和那一个她,是完全不一样的人。

????她这么心情轻松,面上自始至终都挂着笑意。仿佛孩子一般的用新奇的眼光看这些东西,罢了还对谢景行道:“陇邺和定京果真是不一样,想来这大凉的各地也是各有风情。若是有朝一日,能游历名山大川,看过各处不同风景,那就好了。”

????谢景行一笑:“那有何难?”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沈妙道:“有时候倒是羡慕那些江湖草莽居士,无忧无虑,无俗事在身,过的亦是十二万分精彩。”

????谢景行若有所思的看着她。

????沈妙说:“你看我做什么?”

????他扬唇,握住沈妙的手,笑道:“等明齐和大凉的俗事一了,你想去哪里,我带你去就是了。”

????沈妙冲他一笑:“这是你还我的心愿?”

????谢景行微愣,想到之前沈妙醒来后说的那个心愿,他面上突然浮起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容,勾唇道:“你今日一直在提醒我那个心愿,是不是因为两个月之期已经到了,很想……。”

????沈妙掉头就走:“我什么都没想。”

????从阳和铁衣跟在后面,从阳面色尴尬,铁衣黝黑的脸也显出通红,二人皆是不忍目睹的模样。主子之间感情好自然是好事,不过让他们二人在跟前伺候着,根本就是虐待啊

????还不如去守塔牢

????月亮渐渐升起的时候,街道上的人少了,沈妙和谢景行也逛了一天,都觉出些困乏。她今日难得兴致高涨,谢景行便也陪着。见他们二人回来,神情都很自若的样子,惊蛰和谷雨这才松了口气。

????谢景行要去沐浴,沈妙也回了自己的房间。惊蛰已经帮她放好了热水,道:“夫人先去沐浴吧,小厨房里也做了饭菜,等会子出来刚好可以吃,在外了一日大约也是累着了。”

????沈妙应了,沐浴的水很是温热,舒适的让人进去便昏昏沉沉的想要睡觉。她躺在床上,谷雨在一边伺候着,一边道:“奴婢许久没见到夫人这样笑过了。”

????沈妙回神。她其实是很经常笑的,大约是前世在后宫里呆的久了,也深谙输人不输阵的道理,哪怕是前路再如何灰暗,局势对自己再如何不利,都会下意识的先端出个微笑来。敌人瞧见你的微笑,摸不清楚你心中在想什么,便是混淆不了敌人,恶心恶心对方也是好的。

????重生以来,便也是习惯了这种模样,可是那笑容本就是下意识端出来的,并非是真心的,和发自肺腑的笑容又怎么会一样?

????眼下她眼眸弯弯,像是盈满了些微满足,温如暖玉,倒是衬得本就清秀美丽的脸越发有了魅力,教人移不开目光。

????惊蛰注意到沈妙手腕上的红线,罗潭给沈妙红绳的时候,惊蛰并不知道,因此这会儿见了,也很好奇,道:“夫人这红绳是街头上新买的么?倒是有些别致,不过和衣裳不太搭。”

????谷雨也见了,笑道:“之前普陀寺不是有卖这种红绳子的么,一个铜板五根绳子,说是可以求姻缘。”

????惊蛰就笑:“五段姻缘才值一个铜板哪,也真是太便宜了些。”又有些奇怪:“夫人不是最是不信这些的么,怎么也买了?不过话说回来,若是被殿下瞧见这绳子,怕又会不高兴了,定会想,夫人都是亲王妃了,还想求什么姻缘。”惊蛰性子活泼,这会儿又学着谢景行不悦的神情说话,逗得沈妙和谷雨都“噗嗤”一声笑出来。

????谷雨笑骂:“促狭鬼,殿下也是你能打趣的?”

????沈妙摆了摆手,道:“等会让人将饭菜都摆到谢景行房里吧。”

????他们二人一直都是分房睡的,谢景行有自己的寝屋。惊蛰愣了愣,又笑道:“夫人要跟殿下一起用饭哪。”不由得为沈妙高兴。沈妙和谢景行分房睡,这些丫鬟都看在眼里,偏偏又不知道该怎么劝说。倒没想到受了这一遭劫难,两个人的感情却是突飞猛进,倒是因祸得福。

????沈妙道:“这绳子很灵。”

????“咦?”谷雨诧异的看了一眼沈妙,不晓得为何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沈妙却是看着那绳子,轻轻叹了口气,只是这一回,眼中却是轻松。

????这一日总要来的,和从前的患得患失不一样,这一回的她,已经做好了全部的准备。这一世和前一世什么都是不一样的,人和事都是,所以她还是会对以后充满期待,但是却也不会将所有的未来都全部押在一个人身上。

????自己成长,成为和心仪之人可以并肩的人,同样强大,去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东西,去了解自己该了解的世仇,就是这么简单。

????她让惊蛰拿来帕子,道:“替我绞头发吧。”

????……

????谢景行披上中衣走了出来。

????他沐浴的时间长,水都有些凉,一个人的时候,面上并未有懒散笑意,反是有些凉薄的神情,在夜色里看的不甚清楚。他其实也并不是很热烈的人,玩世不恭的外表下,不过是对这世情因嘲讽而生出的疏淡。

????方出去,却见屋子的正中央摆着几碟精致的菜肴点心。

????谢景行眉头一皱:“铁衣。”他不习惯在屋里用饭,他是很爱洁的人,私下里又很规整分明,寝屋就是睡觉的地方,用饭一定要在厅里用。

????叫了几声却没反应,门突然“吱呀”一声开了,却是沈妙抱着个酒坛子进来。

????那酒坛子极大,她抱得摇摇晃晃,谢景行上前接住,搁到桌上,问:“你做什么?”

????沈妙道:“我在你的库房里找了许久,找着了这一坛,闻了闻大约是十州香,估计也有些年头了,就抱了出来。”

????谢景行一顿,揭开酒坛,果真,一股醇厚甘冽的酒味扑面而来。他反是笑了,道:“了不得,十州香你也认识,唐叔居然没拦着你?”

????十州香可是上好的佳酿,有价无市,便是有再多的银子也难买。整个睿亲王府一共就三坛,沈妙就抱了一坛,恰好这一坛还是有五十年的年头。唐叔只怕要心疼的默默流泪了。

????沈妙一笑:“我还喝过呢。”

????谢景行怀疑:“喝过?”

????沈妙就不说话了。她当皇后的时候,宫宴上什么样的美酒没喝过,一坛子十州香虽然珍贵,却也不到让她另眼相看的地步。却不知她是当过皇后,被宫里琳琅满目的东西看花了眼,再看这些都觉得不甚在意,可是寻常人家,便是官家,有的官员穷尽一生,也是没机会喝上一口十州香的。

????沈妙拍了拍头:“好似忘记拿酒杯了。”目光又瞥到一边用来盛饭的碗,便干脆捞来两只,满满的倒了两碗。

????谢景行不可置信的看着她,问:“沈妙,你是酒鬼吗?”

????“我来陪你吃饭,”沈妙道:“有菜怎么能没有酒?”

????谢景行抱胸看了她一会儿,突然想起之前的一件事来,就道:“你不说我差点忘了,碧霄楼那天,你喝了一碗酒,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喝酒……沈娇娇,你以后要注意分寸。”

????她喝酒的时候娇艳妩媚,优雅豪气,那一刹那的风情让人看得目不转睛,碧霄楼上多少男人的眼珠子都黏在她身上,当时谢景行便是生了好大一个闷气。若非要顾及身份,只怕当时就要把沈妙揣在身上就走了。

????他谆谆善诱着教导小妻子:“以后不要在外面喝酒,要喝必须有我在场,有我在场也不能多喝,尤其是不能当着其他人的面……。沈娇娇,你有没有听我说话?”

????沈妙放下碗,她刚吞下一大口十州香,酒香甘冽,然而入喉却辛辣,辣的几乎眼泪都要出来了。一口下肚,暖融融又极爽快,她赞叹道:“不愧是十州香。”

????谢景行道:“你现在是在无视我吗?”

????沈妙看了他一眼:“你不喝?”又端起酒碗来喝了一口。

????谢景行道:“喂,你今晚不是要在我这里做个酒鬼喝到烂醉吧。十州香也不是你这么个喝法,你这是牛嚼牡丹。”

????沈妙斜睨他一眼:“还从没人敢说我是牛嚼牡丹。”

????谢景行:“……”

????他总觉得沈妙每次喝完酒就像是变了一个人,譬如多年前沈家离开定京,而他将前往北疆那一次。莫非沈妙的肚子里还住着一个人,只要喝酒就会将那人释放出来?谢景行真是百思不得其解了,而且平日里看着也是一个克制谨慎的人,一旦喝醉了,真行,没点理智不说,还尽做令人匪夷所思之事。

????感觉沈家的将门豪气,在沈妙身上也只有喝完酒后才能体现出来了。

????十州香之所以为十州香,必然是因为它的醇,而越醇才越烈,醉过的人才知道酒有多浓。

????沈妙将那满满一大碗酒递给谢景行,道:“你也喝。”

????谢景行莫名的看着她,沈妙却执拗的伸着手,他便也只得在桌前坐了下来,接了那晚酒,慢慢的啜饮起来。

????沈妙瞧着他,谢景行喝酒的时候果然不是如她一样牛嚼牡丹,但亦不是文绉绉小心翼翼,有种潇洒的豪气。她看着看着,便也抱着碗,一仰头灌了下去。

????谢景行才喝了几口,就看见沈妙将那碗倒扣过来,一抹嘴巴,像足了沈信在帐中同士兵们饮酒的做派。他道:“你喝完了?”

????沈妙轻咳了两声:“我有话跟你说。”

????谢景行扫了她一眼,又看了看自己碗里亮如琥珀的酒水,道:“要喝酒壮胆才敢跟我说,你是不是背着我犯错了?”

????“之前你不是问我,我的秘密是什么么?”沈妙道:“不用拿你的秘密交换了,我告诉你。”

????谢景行噙着酒碗的动作一顿,抬眼看向她。

????“你想不想听?”她还偏来问他。

????谢景行放下酒碗,道:“我怎么听着,像是你要给我下套?”

????“那我便当你想知道,我告诉你了。”沈妙不理会他的话,自顾自的道。

????“你是不是觉得自打认识我的时候就很奇怪,我与苏明朗说的那些话,还有同豫亲王下手。沣仙当铺的存在似乎也早就晓得,还有沈家二房三房,你还很奇怪我为何总是针对定王,分明在那之前还是爱慕定王的,若是因爱生恨也说不过去。”

????她一件件一桩桩,说的全都是谢景行有所怀疑的事情。

????沈妙道:“最初的时候,你一定对我心生警惕,所以也命人在私下里调查过我。”

????谢景行的脸上显出几分不自在的神情,显然,他的确如同沈妙所说,命人查探过沈妙的底细。

????“你一定什么都没有查出来,还以为我背后是否有什么手段高明的人,或者说,因为沈家背后有什么高人指点。”

????谢景行沉默。季羽书的沣仙当铺可以查出来许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可是对于沈妙,却像是没有出口的石头,怎么都掀不出一点儿可以下手的地方。

????“你虽然查不出来我的底细,但你也一定将我过去多年经历的事情查探的事无巨细。你也应当知道,我爹娘在明齐六十八年年关回到定京之前,我曾因为定王的关系落了一次水。自那一次落水后,我的性子似乎发生了一些变化。比如从前我迷恋定王,在那之后,却再也没对定王表现出什么心思。”

????谢景行的眼眸中就闪过一丝轻微的不悦。关于沈妙曾爱慕过傅修宜这一件事,真是让他百思不得其解了。若非是满城皆知,他都险些以为那是沈妙的做戏。论起容貌才华或者是地位,傅修宜虽然出众,却也没到这世上数一数二的地步,沈妙居然可以为了爱慕傅修宜到达几乎痴迷的地步,让他无言,也让他觉得有些耻辱。怎么着,拿他和傅修宜那种虚伪的家伙比,也实在令他太掉价了些。

????“那一次落水后,我对沈家二房三房开始有了隔阂,对沈清和沈玥也不如以前一般友好,甚至于都会给沈老夫人作对。”沈妙道:“是不是觉得很奇怪?”

????谢景行道:“人总有清醒的时候。”

????沈妙之前糊涂,那是她年纪小,糊涂到了一定时候,也许会因为某件事情得知真相,或是别的,于是人一夜之间就可以成长了。比如他自己一样。

????沈妙摇头:“那我也清醒的太过彻底了些。其实很简单,我在明齐六十八年落水的那一次,躺在病床上迟迟无法醒来的那段日子,做了一个很长的梦。”她看着桌上跳动的灯火,眼中渐渐升起烟雾一般惘然的神情:“那个梦很长很认真,就像是我亲生经历过的一样。”

????“你能相信那样的梦吗?”沈妙笑了笑:“就像是预言。”

????谢景行渐渐蹙起眉,盯着沈妙的目光变得锐利。

????“传闻南国曾有一太守坐在树下打盹,梦见自己为皇,从花团锦簇到零落成泥,漫长的度过了一生,忽而醒来,发现不过片刻而已,那梦中种种,不过黄粱一梦。只是真实,因此分不清楚,那梦里是真实,还是现实是真实。”

????“我的这个梦,比故事里的南国太守还要长,还要苦。我梦到了以后。”她道。

????“我梦到了自己终于嫁入了定王府,沈家就和定王府绑在一块儿。我梦见日后朝廷纷争,诸王动乱,皇子夺嫡,最后傅修宜成了赢家。他登基,我为后,母仪天下,十分风光。”

????谢景行挑了一下眉。

????“你大约觉得我这是个美梦,因为我迷恋傅修宜,所以梦里都是这样圆满的结局。我也希望这是个美梦,可是这却是我此生以来做过最可怕的噩梦。”

????“我生了一儿一女,他们是这世上最懂事可爱的孩子,然后大凉国力越发雄厚,明齐有外族入侵,明齐同秦国借兵,秦国以我做为人质,在秦国呆上五年。”

????“我遇到了皇甫灏和明安。”沈妙道。

????谢景行的神情渐渐凝重起来。

????“我不喜欢秦国的皇室,他们总是羞辱我,他们发明了一种步射,让我顶着草果子,但又老是故意射偏。后来我便暗中悄悄练习步射,不过练习的再如何好,第二日的时候,总也不会射中他们。”

????“五年很快过去,我回到了明齐。定京宫里多了一个宠妃,叫做楣夫人,她生了一个儿子,叫做傅盛。”

????“傅修宜宠爱楣夫人,疼爱傅盛。我被冷落,虽然是皇后,却遭人暗中嗤笑。”

????“傅修宜开始打击沈家,我虽心焦,却无法干政。我大哥因为污了荆楚楚清白而仕途尽毁,又因为杀人而入狱,最后落得残废而溺死在池塘。我娘因为常在青而病情加重,不就就郁郁而终。我爹日渐苍老,被夺了兵权,成日饮酒。二房三房倒是步步高升,越发得势。”

????“我和楣夫人在后宫之中争斗,谁也饶不了谁,到并非我贪图皇后这个位置,只是若是我连这个位置都保不住,我就会连着自己的儿女一并也保不住。”

????“最后我败了,沈家亡了,婉瑜和亲匈奴的途中病故,傅明也在被废了太子之位之后自尽。我在冷宫之中,被赐予一条白绫,宦官亲手勒死了我。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床上,原来做了个很长很长的噩梦。”

????她轻飘飘的,淡淡的诉说着这个触目惊心的梦,脸上却是带着笑容。这笑容有些缥缈,似乎含着无尽的苦楚,然而苦楚说不尽,便干脆用笑来代替了。

????谢景行不说话。

????她醉酒后总是自称“本宫”,谢景行总是笑她小小年纪筹谋倒深,偶尔也会奇怪,为何她做的梦里,总要是一个被冷落的废后,原来……。

????沈妙说:“你相不相信我这个梦?”

????谢景行反问:“你相信吗?”

????沈妙笑了一声:“我若是不相信,只怕今日站在你面前的,就只是一桩坟墓了。”

????“我醒来后,很怕这个梦里的一切会发生,循规蹈矩的生活,试图发现一些蛛丝马迹来证明这仅仅只是一个噩梦。然而我越是认真去追索,越是发现,这不仅仅只是一个梦,梦里的那些事情,在一件件的发生。”

????“我提醒苏明朗,是因为苏家在那不久之后就会因为皇帝的忌惮而覆亡,苏家上下皆被问斩,只有你去替他们父子收了尸。而唇亡齿寒,苏家过后,轮到的就是沈家。我不过也是为了自保,所以才去提醒苏家,却不想被你发现了。”

????那时候谢景行因为苏明朗的一句话心中对她生了疑惑,而屡次试探,两人交锋多次,却都莫不清楚对方的心思。

????“那在你的那个梦里,我是什么结局?”谢景行盯着她问。

????沈妙道:“你很好。”

????“谢家渐渐的式微,临安侯后来战死了,你代父再征,听闻马革裹尸,可是多年以后,却重新以睿亲王的身份回到明齐。”沈妙微微笑了:“然后,带兵马覆了皇权。”

????谢景行蹙眉:“就这样?”

????“就是这样。”沈妙点头。

????“这样,”他扬眉:“我还以为,在你的那个梦里,你我之间也会有所牵扯。”

????“你到底只是将它当做是一场梦是吗?或者是以为我喝醉了的胡言乱语。”沈妙眸光微黯,又道:“不过这样也很好,我宁愿那只是一场梦。”

????“有些事情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但我的确是梦见了荆楚楚常在青等人。在那之前,我都没有见过他们。因着那噩梦的提醒,在那之前我就对她们所提防。其实现在想起来,很多事情,不过是因为有了那个梦的提示,才得以完成。”

????谢景行看着她笑,那笑却是含了温柔和安慰:“你做的很好。”

????“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总归我极力避免那梦中的结局。可是有一点,那梦里的两个孩子都没有了。”

????谢景行摩挲着酒碗的手指微微一顿,道:“我们也会有孩子的。”

????沈妙深深吸了口气,看着他道:“现在我要说的事情,你要听清楚。”

????“那个梦里,与我斗了一辈子的楣夫人,新太子的母妃,最后几乎把持了朝政的女人,叫做李楣。她是傅修宜在东征的时候遇到的臣子女儿,婉转妩媚,善度人心。如今,我再次见到了她。你是不是很奇怪,当日你从皇家狩猎场出来的时候,醒来后我却对你诸多冷淡,因为那时候我自己都很慌张,我再次见到了李楣。”

????“她现在,叫做叶楣。”

????“我这么说,你明白了吗?”她问。

????谢景行许久没有说话。

????也不知过了多久,他才看向沈妙:“她就是你梦里的仇人?”

????“我终其一生恨她入骨,却不能手刃仇敌。今生再次相见,她却成了陇邺叶家找回来的女儿。谢景行,我的仇可以隐忍,但是有一点,叶楣绝非良善之辈,为了权势,可以不择手段向上爬。她不会做无谓之事,睿亲王府既然承了她的恩,就一定会成为她手中的刀。你要提防她。”

????谢景行重新拿起酒碗,将那酒碗中的酒水一饮而尽,虽是在笑,眼中却含冷意,道:“叶楣是么?傅修宜看女人的眼光一如既往的庸俗,我可与他不一样。”

????“不管你的梦是不是真的。”谢景行道:“梦里的仇也算是仇。就冲着他负了你心意这一点,就不可饶恕。你的仇交给我,我替你报。”他又打断沈妙将要出口的话:“不要说想要手刃仇敌,你是我的女人,你的仇就是我的仇。这世上,你我二人的仇人数不胜数,就不分你我了,若是有朝一日遇着我的仇人,你想要替我报,就算扯平了吧。”

????沈妙皱眉:“你有仇人么?是谁?”

????谢景行看了她一会儿,突然伸手揉了揉她的脑袋:“怎么说什么都信,真可爱。”

????“放肆”沈妙道。

????她这一喝醉了就习惯性的带出点做皇后的威严来,谢景行动作一顿,沈妙也愣了一下。他盯着沈妙:“你还想做皇后吗?”

????“那样的梦我不想做第二次。”沈妙道:“那样的皇后,我也不想再当第二回。”她说。

????------题外话------

????喝醉酒的凉凉自动切换萌妹属性~\▽≦~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