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游科技|官方二十二章 傅明-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二十二章 傅明

千山茶客2017-4-25 22:43:8Ctrl+D 收藏本站

????“如今听闻睿亲王与睿亲王妃感情甚笃,”叶恪道:“前几日还听说他们二人把臂同游陇邺城,可见睿亲王对沈妙爱到了骨子里。说起来那沈妙容貌不及你,倒也不知道是怎么迷的对方对她死心塌地。”叶恪看向叶楣:“姐,现在还要入主睿亲王府么?”

????叶楣有些心烦意乱。她在谢渊面前完全发挥不出自己的优势,当初在钦州的时候,若是她想利用哪个男人,自然是所向披靡。可是面对谢渊,她却总是觉得有种无从下手的感觉。谢渊根本就注意她,叶楣能感觉到,谢渊看她的目光,和看卢婉儿没什么两样,和明齐所有的官家小姐都没什么不一样。她觉得,她根本无法去征服谢渊,因为谢渊都没将她看作是一个女人。

????思及此,叶楣便有些逃避般的道:“再说吧,叶茂才暂且没提起此事,也不必多想。当务之急是弄清楚叶家究竟出了什么问题,若是叶家有朝一日倒霉,总不能还连累上你我,趁早再做打算。”

????“其实……”叶恪吞吞吐吐道:“之前叶茂才找过我一回,有些想让你进宫的意思。”

????进宫?叶楣眉心一跳,突然笑了,她笑的风情万种,却有种意味深长的感觉:“叶茂才见谢渊不好勾搭,就让我攀上皇家?”

????进宫,自然不是普通的进宫,而是进宫做皇帝的女人。叶楣冷笑道:“宫里现在连个子嗣都没有,必然有所蹊跷。我若是进了宫,没有子嗣,百年之后无所依靠,若是皇帝驾崩,还要给他殉葬不成?叶茂才只打着交好皇家的主意,不管我的死活,我是不回进宫的。让他断了这条念想。”话到末处,已然有阴狠之意。

????叶楣不是没想过进宫,只是她自来善于分析利弊,如今皇帝没有自己的儿子,只怕是皇帝自己的问题,没有儿子傍身的女人在后宫里能活到几时?别说是后宫了,便是高门大宅后院,没有儿子的下场要么就是死路一条,要么就是一辈子缩头缩脑安分守己的过日子,这都不是叶楣想要的。她想要往上爬,不断地往上爬,享受权利,这些比进宫当皇帝的女人更重要。

????叶恪有些尴尬,道:“我也猜你是这般想的,所以当即就跟叶茂才说了不可能。”

????“哦?”叶楣斜眼看了他一眼,轻飘飘道:“你真是这般跟他说的?”

????叶恪躲闪着叶楣的目光,道:“姐,你还不相信我么。”

????叶楣笑了一下,也不知道那笑容的意思是什么,她道:“总之你我要看清楚自己的身份,叶家可不是我们真正的家,叶家人也不是家人,况且家人尚且有自己的私心。我会想办法弄清楚叶家如今究竟出了什么事,又做的是什么打算,若是有朝一日叶家倒霉,你我二人可不要也跟着陷进去,全身而退方是上策。”

????“姐,哪有这样严重。”叶恪不以为然:“真要有这般严重,叶家早就开始为自己寻求退路了。”

????叶楣冷笑:“怕就怕的是叶家自己都不知道大难临头了。”

????正说着,只听门外有人在唤:“大姐姐,二哥。”

????叶恪上前将门打开,便见小厮推着叶鸿光站在外面。叶茂才虽然精明,对自己这个瘸子儿子却是不错,命人特意为他做了可以行动的椅子,由小厮推着,平日里自个儿也能在叶府里转转。不过叶夫人就对这个小妾生的养在他名下的儿子不怎么喜欢。

????叶鸿光却是很喜欢叶楣和叶恪,大约是觉得叶府里冷清了多年突然来了兄弟姐妹,总是高兴地。他性子也十分单纯,如孩童一般纯稚,并不像是从叶家长养出来的。不过想想他从不出府,除了和叶茂才下棋之外就是看书,生出这样单纯的性子也是自然。

????叶楣笑着道:“三弟可是有什么事?”

????叶鸿光长得不像是叶茂才,也不像叶夫人,大约是像那位过世的小妾多一点,五官很是精致的。他也笑道:“爹让你们去书房一趟,我顺便过来将九连环给大姐姐送来,听说大姐姐解九连环是高手,所以才拿过来的。”

????叶楣接过那九连环,道:“等我解开了,就亲自给三弟送过去。”

????“谢谢大姐姐”叶鸿光显得很是兴奋。

????叶楣微微一笑,回头看了一眼叶恪,彼此都看到了对方目光中的沉色。

????这个时候,叶茂才将他们二人叫进书房,显然是有新的事情要交代给他们办了。将他们二人当成棋子利用,可是叶楣他们又岂是乖乖任人摆布的?

????必然又是一场你猜我往的交手。

????……

????静妃怀了身孕的事情,第二日就传遍了整个陇邺。

????永乐帝无子这么多年,自然是各种猜测众说纷纭,最多的便是永乐帝身患隐疾无法有自己的子嗣,也正是因为如此,这么多年朝堂之上的明争暗斗从来没有停止过。可是静妃怀了孕,这意味可就多了。

????只怕并不是永乐帝的问题,也许是永乐帝刻意为之,可是现在永乐帝“让”静妃怀孕,似乎也说明了一些问题。于是一干朝臣又开始蠢蠢欲动想要将府上的女儿送进宫里。另一头,陇邺的一些持观望态度保持中立的朝臣也开始有了新的决议,无论如何,静妃怀孕,都给大凉朝廷后宫带来了不小的影响。

????沈妙和谢景行说起此事的时候,还道:“之前因为皇上没有孩子,所以后宫倒也清净,并未有太多纷争,可是静妃怀孕的事情一流传出来,各路大臣要送女儿进宫,争先恐后的生孩子,只怕后宫就乱了。”

????一汪平静的水突然被一颗投入池水的石子激活,那才是最可怕的。

????谢景行笑笑:“那也要生得出来才行。”

????永乐帝给她们都喝了避子汤的,静妃是个意外,却因为这个意外,宫中日后对这一方面定然会更加严苛,一点儿空子也不会让人钻到。

????“不过卢家也太心急了。”沈妙撑着下巴:“宫里还没流传出来,自个儿就先传出来了。现在整个陇邺都知道。”

????“穿得越快死的越快。”谢景行正在穿外袍,沈妙站起身来帮他整理衣领处。他低头看着沈妙,道:“不过你若是怀了我的孩子,我也会让人传的陇邺人尽皆知。”

????沈妙狠狠瞪了他一眼,道:“你若敢让别的女人怀了你的孩子?”

????“怎样?”谢景行蹙眉。

????沈妙将他的衣领狠狠一扯,凶神恶煞道:“睿亲王府被灭满门的事情,也会传的陇邺人尽皆知。”

????谢景行哈哈大笑,揽着她的腰,俯首在她耳边暧昧耳语:“家有悍妻,精疲力竭,恐是不行。”

????“悍?”沈妙要发火了。

????谢景行还要说什么,外头传来八角的声音:“主子,夫人,马车已经备好了,现在出发么?”

????沈妙松开手,道:“回来再说。”

????谢景行好整以暇的坏笑:“任君采撷。”

????沈妙:“滚。”

????他们是要进宫的。这几日谢景行频频往宫里跑,应当是在和永乐帝商量对付卢家的事情,卢家大约也隐隐感到了压力,开始对兵力有所布置,另一方面却又觉得静妃有孕在身,永乐帝定然不会拿卢家怎么样,一边是怀疑,一边是坚信,卢家自己都混乱了,恰好遂了皇室的心意。各方势力开始布置,谢景行显得分外的忙。

????沈妙也在裴郎留下来的信里猜度明齐如今乃至未来的局势,一边帮着沈家从傅修仪的监视下脱身。

????今日沈妙也打算进宫看看显德皇后,恰好谢景行也要进宫,夫妻二人便一道同行了。

????一到宫里,谢景行便径自去御书房见永乐帝,沈妙是要去见显德皇后的,由陶姑姑领着她去。沈妙见随行路上皆是铺了地毯,宫中行走的宫女也多了许多,心中有些奇怪,便问是怎么回事。陶姑姑道:“这是静妃娘娘吩咐的,怕走路磕着碰着伤了肚子里的孩子,伺候的宫婢都要比往日多很多的。这些日子宫里上上下下都被折腾坏了,皇后娘娘厚道,也懒得与她计较,却几乎教她将这后宫搅翻了天。”陶姑姑是显德皇后的女官,说话不用顾及什么,又因为显德皇后的关系,将沈妙当作是自己人,对静妃的厌恶几乎不加掩饰。她道:“倒也没做什么过分的事情,只是磨缠人的很,让人心里不大痛快。”

????沈妙挑眉,问:“那皇上是什么态度?”

????陶姑姑就古怪的笑了笑:“皇上倒是不曾因为这个孩子对静妃有所变化,静妃因此而生闷气,才弄出这么多花样来呢。”又想起了什么,道:“今日叶家的小姐和少爷也都进宫了,叶家小姐还来看望静妃,大约是在静华宫里。亲王妃刚才进宫的时候未曾见着叶家的人么?”

????叶家?沈妙摇头:“并未看到。”心中却起了思量,叶家的小姐少爷,自然指的是叶楣和叶恪。叶楣叶恪来看静妃?卢家和叶家本就不是什么特别亲密的关系,又岂是到了如今。突然来见静妃,只怕醉翁之意不在酒,莫非是在筹谋什么?可是让叶楣来与静妃说道,且不说叶楣如何,静妃是个蠢的,又如何当得起这般大任?叶家只怕找错人了吧。

????她隐约觉得有些不对,只是这会儿却是来见显德皇后的,因此倒也不好与陶姑姑多说此事,怀着疑问,便是到了御花园。

????显德皇后不在未央宫,夏日渐渐到了尾声,即便陇邺的夏长,到了尾声,一样的开始泛出凉意。炎热的日子多了,难得有清爽的时候,坐在花园中吹吹风也是好的。沈妙见到显德皇后的时候,她正在煮茶喝,见了沈妙到来,便邀她一起来品茶。

????“这是秋山黄,今年新送上的茶叶,本宫很喜欢,你也尝尝罢。”显德皇后笑道。她似乎很喜欢喝茶,本人也如茶叶一般悠长馥郁,是个十分有余味的女人。

????沈妙端起茶杯来尝了一口,只觉得唇齿间都是苦涩,然而在苦涩之中,又有一丝绵长的香味,的确是十分独特的好茶。

????显德皇后问:“怎么样?”

????沈妙放下茶杯:“皇后娘娘煮的茶也是一绝。”

????“本宫没什么爱好,就只有这点子喜欢了。”显德皇后笑了笑:“这茶味苦,年轻姑娘家大多不喜欢,不过不知道为何,总觉得你会喜欢。大约本宫觉得,你与本宫还是有些相像的。”

????沈妙称不敢,显德皇后又不甚在意的一笑:“不说这些了。那一晚你回去后,景行应当与你说了宫里的事情罢。”

????沈妙微微一愣,道:“说了一些。”

????“你会好奇,景行疼媳妇,自然会全部告诉你的。”显德皇后笑道:“那你听了后是什么感觉?觉得如今这个局势是个什么道理?”

????这话几乎是有些考量沈妙的意思在里面了。沈妙也不敢含糊,想了想,就道:“如今卢家下场已成定局,静妃肚子里的孩子也无法力挽狂澜。既然皇上和殿下都已经有了决断,其余的便顺其自然就好了。”

????“那孩子呢?”显德皇后抿了一口茶,问:“你以为,这个孩子留是不留?”

????沈妙一顿,道:“留或者不留对大局都无所影响,做这个决定,还得全看娘娘的心意。”

????“本宫的心意,”显德皇后微微叹了口气:“本宫的心意里,一直堵着一根刺,可是要说拔掉这根刺,本宫却又不够狠心了。”她自嘲的笑了笑:“这皇后的位置,果真不大适合本宫。习惯了是一回事,适不适合又是一回事。”

????沈妙没有说话,这个时候,她说什么都是不对的。

????显德皇后话锋一转:“亲王妃,你能当好整个睿亲王府的女主子,这毋庸置疑,可若是倘若未来你要背负的更重,面对的更复杂,你又能做好么?”

????沈妙心中一跳,显德皇后这话中有话,似乎在暗示什么。若是从前,沈妙也不会多想,可是谢景行告诉过她永乐帝的事情。若是永乐帝活不过三十五岁,若是永乐帝还有别的打算,沈妙几乎是立刻就像到了他们的打算。

????她定了定神,道:“娘娘,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不过臣妇会陪在殿下身边,殿下做什么,臣妇也会辅佐。”

????显德皇后看了她一会儿,摇头叹道:“你没有野心,这很好。可是这也不好。”她道:“不过,景行不是皇上,所以你的运气很好。可是你要明白,有朝一日,当你到达一定的高度的时候,许多事情都是身不由己,你不喜欢,却不能表现出不喜欢。你必须那么做,因为这是天下的道理。”

????显德皇后这是在说她自己心中的感受么?沈妙平静道:“臣妇不会那么做的。天下的道理在最初,第一个被提出来的时候,也是被人所怀疑的。如果不能坚持本心,到达再高的地位也没有意义。身不由己,不过是因为自身不够努力去改变周遭的环境。”

????显德皇后闻言,失神了许久,终于反应过来的时候,却是深深的看了沈妙一眼。那一眼十分复杂,沈妙也说不清楚,或许是羡慕,还有一点自嘲。她说:“或许吧,你说的很对,但是本宫的半辈子已经过去了,改变,也已经没有时间了。”她有些恹恹,沈妙察觉到,比起上一次来,显德皇后看着沧桑了许多,不是外貌。她看上去依旧高雅大方风姿绰约,有着皇后的贤德稳重,不过目光却隐隐有了沧桑之态,仿佛老妪。

????因为静妃的缘故么?沈妙心里想着,便问出来,道:“听闻今日叶家姐弟也进了宫,见了静妃?”

????“卢家出了个坏了龙种的娘娘,陇邺的虫子自然都要蠢蠢欲动了。叶家来往宫里,今日本是来见本宫的,不过本宫瞧着醉翁之意不在酒,便也随着他们去了。叶家大约是看卢静有了身子,打了别的注意,想从卢静那头试探着下手。”显德皇后的目光有些悠长:“他们叶家新找回来的那位小姐,可是生的极为美貌。不仅美貌,还很聪明,不仅聪明,还有野心。这样的女子,最适合在后宫生存。”

????沈妙的目光微微一滞:“叶楣想进宫?”

????楣夫人最后可是成了明齐傅修仪的皇后,如今不仅身世变成了大凉人,连未来也一并改了么?莫非她要成为永乐帝的女人,还想当大凉的皇后?沈妙觉得十分荒谬,又很可笑。

????“大约是吧。”显德皇后不甚在意道:“不过陇邺的后宫本就名存实亡,叶楣想要在这里争风吃醋争权夺利,可就打错了算盘。况且皇上如今也不打算收人。”

????“若她还有别的办法呢?”沈妙问。叶楣心狠手辣,为了目的可以不择手段往上爬,前生她是亲自领教过的,让叶楣无功而返,怎么看都是不可能的事情。沈妙不想低估对手,更不想因为自己的大意酿成大错。

????显德皇后奇怪的看向沈妙,道:“你好似很不喜欢这个叶家小姐。”随即又释然道:“诚然,这个叶楣心术不正,本宫也能瞧得出来。本宫在这宫里呆了这么多年,叶楣那双眼睛,贪欲太多,你提防她也是自然。当初皇家狩猎一事,外头传言你因为妒忌而处处针对叶楣,本宫就猜到那叶楣不简单。今日一见,倒的确如此。”

????沈妙道:“臣妇的确很不喜欢她。”

????“因为景行的关系么?”显德皇后难得俏皮的眨了眨眼睛,打趣道:“放心罢,景行自己就很聪明了,不会喜欢更聪明的女人。如叶楣这样贪心又有野心的就更不喜欢了。”

????沈妙:“……”显德皇后这话,说的她像是很笨似的。

????“景行和皇上商量着叶家也不要过多牵扯,本宫猜这其中也有你的原因。不过本宫本身就不喜欢叶家人,叶家虽是文臣,却无文臣风骨,反而圆滑虚伪,暗生不臣之心。叶家上下皆修歪门邪道,不过……”显德皇后似乎是想到了什么,道:“叶家小少爷倒还不错,本宫与他说了话,倒如孩童般纯稚,可惜不良于行,在府里也不甚被人尊重。”

????沈妙也曾听过那叶家瘸子少爷的事情,只是不晓得对方品性如何,听闻显德皇后这般说,倒也不禁有些感叹。难得的好人,却偏运气太差。

????显德皇后道:“再过不久,陇邺里的局势会很紧张。睿亲王府只怕也会被人盯的死死的,景行经常在外,王府里也有照应不到的地方,都说防不胜防。你自己要多加小心。”

????沈妙跟着肃起神色道:“臣妇明白了。”

????对付卢叶两家,无疑是在陇邺城里掀起一场风暴,她作为谢景行的妻子,睿亲王府的王妃,自然是众矢之的。

????显德皇后拍了拍她的手:“你现在就要开始学着这些了。”

????沈妙应了,正说着,却见陶姑姑跟个小宫女走过来。陶姑姑道:“惠嫔和宁贵人在花间小筑吵起来了,眼下正是不可开交的地步,娘娘要不要过去瞧一瞧?”

????这些日子静妃怀孕,宫里的其他女眷都开始沉不住气了。原先大家都无子嗣,因此得不得皇帝宠爱也无关紧要,如今却不同,有一人登天,旁人都要想。人人都有私心,矛盾也比往日多了许多,加之还有许多大臣又打起了往永乐帝身边送人的主意,这后宫一改从前的平静,隔三差五就出点乱子,虽然算不得什么大事,可时常这样,总是会给人添堵。

????显德皇后面上就显出不悦的神情来,任谁脾气再好,整日都被这样的麻烦总是心情不好的。

????“娘娘先去看看罢。”沈妙道:“不必管我。”她没有跟着显德皇后去看热闹的想法,这陇邺的后宫,与沈妙说到底也没什么关系,更帮不上忙。显德皇后无奈,只得站起身来,对着沈妙道:“本宫先去花间小筑一趟,亲王妃就在这里歇着喝喝茶,若是觉得乏味,便在花园里走一走,只要不走远了就行。”

????沈妙身边有八角和茴香,皆是有武功在身,因此并不惧怕出什么意外,况且这宫里处处都是侍卫,自然也是安全的。

????沈妙应了,显德皇后就和陶姑姑走远了。沈妙捧着茶杯,脑中却浮现起显德皇后的话来。

????她总觉得显德皇后话里有话,之前便也想过,若是永乐帝真的活不长久,等永乐帝走后,这大凉的江山又是谁来坐?之前静妃没有身孕,想来他们打的主意并非是让永乐帝的子嗣继承帝位。况且永乐帝本身余毒未清,生出的孩子也可能先天不足,必然是无法承担大业的,这样一来,有着皇家血脉,有资格继承大凉帝位的,便只有谢景行一人了。

????前生谢景行做皇帝了么?至少她死的时候,明齐覆亡的时候,永乐帝仍然活着,谢景行带兵打天下而已。

????那么今生谢景行难道要做皇帝么?若是谢景行做了皇帝,她必然是皇后的,自古以来,就没有后宫只有一人的先例。她对显德皇后说的笃定,她也的确不会容忍自己夫君有旁的女人,一旦这可能成真,沈妙能做的也无非是“你既无心我便休”。与谢景行一刀两断。

????但是缘份来之不易,她并不想就这么斩断积了两世才做成的夫妻缘分。

????她心里有些烦闷,站起身来,打算走到一边的池塘边吹吹风,八角和茴香跟着她。

????与花园里树木繁密,层层掩映的树木之下,小径曲折,一条通着一条,四通八达,每一处都有新景致,十分风雅。

????只是沈妙却无心欣赏再美的美景,她走到池塘边,凉风吹到脸上,清清爽爽十分舒服,也让她平静下来。

????站了一阵子,她打算回到方才的石桌前坐下,估摸着显德皇后也该回来了。临走时目光随意的往一边的树林中一瞥。

????就是这一瞥。

????沈妙猛地停住脚步

????她紧紧盯着一旁,只觉得全身的血似凉似烫,一股脑儿的往头上冲,几乎要站立不稳。引得八角和茴香也紧张的往旁边看去,然而却什么都没发现。

????沈妙突然拨开面前的树丛,就往一旁的小路跑去。

????“夫人”八角和茴香吓了一跳,赶紧跟了上去。

????沈妙跑得飞快,她的头发和衣裳蹭到树枝上的尘土也浑然不觉,仔细去看,她的手还在剧烈的发抖,嘴唇也是白的,眼睛瞪的很大,丝毫不敢放松一丝一毫。

????她看到了在树林枝杈中掩映的少年的脸,带着略腼腆的微笑,熟悉的神情,那是傅明

????她的儿子,傅明

????不会看错的,不会看错。沈妙拼命的跑,然而御花园里路四通八道,每一条小径都通往不同的地方。树木茂密,那少年转瞬即逝,几乎让她以为是自己的错觉。

????前边没有路了,只有暗湖的一角,还有假山和长亭。

????沈妙找不到那个少年,茴香和八角跟在后面,见沈妙立在原地,不知道在想什么,神情十分失魂落魄。

????三人还未有别的动静,却突然听得前方传来一声女子短促的惊叫,接着是重物坠地的声音。

????“扑通”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