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游科技|官方二十五章 金星明-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二十五章 金星明

千山茶客2017-4-25 22:43:21Ctrl+D 收藏本站

????沈妙没有说话。

????谢景行却也没有松开她,就这么将她锁在怀里。

????许久之后,沈妙抬起头来看着他。

????谢景行也盯着她。这看上去似乎将任何事情都不放在心上的狂傲男人,看他从顽劣不堪的少年走到如今,眼中的玩世不恭从未变过,此刻看着她,眸中却露出星星点点的紧张。

????沈妙心中一动,短短片刻,忽而笑了。

????她说:“那我有什么好处?”

????谢景行怔了怔,眼底浮起一抹狂喜,又似乎是松了一口气,还有些不可置信。他道:“你想要什么,都给你。”

????“如果我想要的,你也想要呢?”沈妙问。

????谢景行一挑眉:“你想要什么?”

????“幽州十三京。”

????“归你。”他爽快的挥了挥手,仿佛沈妙说的不过是个胭脂水粉般的小玩意儿。

????“漠北定远城。”沈妙看着他的脸色。

????“归你。”谢景行眼皮都没眨一下。

????“江南豫州,定西东海,临安青湖,洛阳古城。”

????“都归你”

????谢景行答得顺溜,几乎是想都没想,若是永乐帝听到这里,只怕要气的吐血,若是孝武帝在这里,只怕也要被气的活转过来指着谢景行的鼻子大骂败家子,再一个“祸国妖女”的罪名给沈妙扣下来。

????可谢景行本来就不是会在意旁人眼光的人,诚然,沈妙也不会真的去夺谢景行的江山。她不过是觉得谢景行背负的太多了,希望分散他的注意力,开个小玩笑,让他觉得轻松一些也好。

????“全都归我,你要什么?”沈妙问。

????谢景行坏笑一声,促狭道:“一夜十三次?”

????沈妙:“……”

????谢景行一把拉住要走的沈妙,正色道:“夫人,你可不能不要我。”

????沈妙道:“你精力这么旺盛,我让唐叔给你拿点冰块降降火。”

????谢景行将她扑倒,慢悠悠道:“有夫人在,还需要什么冰块。”

????外头的从阳捂着耳朵,面露痛苦之色。倒是一边路过的惊蛰瞧见他这副模样,好心的上前道:“阳侍卫,你怎么抖得这么凶?莫不是病了?”一边说着,一边伸手去探从阳的额头。

????从阳到底正是个年轻男子,又被迫听了让人耳热的活春宫,正是面红耳赤的时候,冷不防被一只冰冰凉凉的小手覆住了额头,登时就从地上跳了起来。倒是把惊蛰也吓了一跳。惊蛰看了看自己的手:“我……怎么了?”

????从阳见了鬼似的看了她一眼,忽而火烧屁股一般就往前冲着逃跑了。留下惊蛰愣在原地,树上的铁衣将这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什么都没说,露出一副了然于心的模样,静静抱剑坐着。

????树下,唐叔走过,瞧见紧闭的大门,颇为满意的咂咂嘴,又去吩咐厨房熬汤了。

????接下来的几日,谢景行果真是忙碌了起来。大约是永乐帝的病情加重,卢家和叶家许多要亲力亲为的事情都要谢景行亲自去跑,谢景行都是早出晚归。

????谢景行忙着,沈妙也没闲。卢家和叶家在陇邺毕竟也过了这么多年,皇家如今要做的既是杀一儆百,却也不能让皇家显得太过残酷,日后臣子生出异心。沈妙便是担负着这些任务,与陇邺那些官家贵夫人们说话,却也潜移默化的将一些想法传递给她们。

????这些贵夫人看着是女人,但是一个府邸里,女人的作用是必不可少的。原先众人以为,沈妙毕竟是明齐人。明齐和大凉是两个不同的国家,许多地方都是不同的。沈妙一个武将家的女儿,更不可能有什么见地。谁知道交流下来,却是对沈妙大为改变。见她不仅言辞得体,还似乎晓得不少她们不知道的东西。

????说起衣裳款式,沈妙跟得上。说起局势大局,沈妙也能跟的上。便是那些大江南北的奇闻异事,她也能娓娓道来。

????本来么,上一世在明齐的后宫,虽然过得不怎么样,到底是增长了她的见识,一些其他国家的使臣也会说些奇闻异事。懂得多,便自然能用。一些事情用在什么地方,便也有绝佳的效果。谢景行能做的事情,沈妙未必能做,但是权术之中错综复杂的利益关系,通过不动声色的引导达成自己的目的,却恰恰是沈妙重活一世所擅长的。

????不过短短几日,那些个贵夫人便都与沈妙打的火热,一些事情上面犹豫不觉得,也开始问沈妙拿主意。这其中便也不乏如今的局势问题。一来沈妙是睿亲王府的王妃,和皇家沾亲带故,让他们也能晓得皇家如今的态度,二来,沈妙虽然年纪轻轻,甚至比有些夫人的女儿还要小几岁,可是她身上便有一种特殊的感觉,非常温和的沉淀下来的稳然,让人觉得她说的话也是可以信服的。

????沈妙和谢景行都在为陇邺即将到来的风云再起而努力着,诚然,卢家和叶家却也没有坐以待毙。

????卢家失去了一个女儿,眼见着永乐帝的态度越来越强硬,终于开始慌了,开始着手调动自己私养在各地的人马。

????叶家也由一开始的作壁上观,到现在突然发现身不由主,似乎不知不觉中已经被卢家拖下了水,虽然他们什么都没做,但是皇室的态度微妙起来。由一开始的拉拢到现在的放纵,似乎也说明了什么。

????叶楣的一举一动都被沈妙让莫擎在暗中注意着。这些日子以来,因为叶楣在陇邺宫里闯的大祸,让叶茂才十分震怒。叶楣的这一举动,正是将永乐帝和卢家一并得罪了。卢家还好说,卢正淳虽然狂肆,但是这么多年都是吃老本,本身是没什么脑子的。可是永乐帝却不一样,年轻的帝王已经有了雷霆一般的手段,正因为他没有责怪叶楣,才让叶茂才更加不安,觉得永乐帝似乎是在酝酿什么似的。

????叶茂才迁怒于叶楣,所以将叶楣禁足了这么多天,对叶楣也颇为冷淡。叶楣这些日子过的十分憋屈,今日终于解了她的禁足,叶夫人为了补偿她,带着她去自家首饰铺子里挑选一些首饰。谁知道中途中有贵人来访叶府,叶夫人只得回去,因着是自家铺子,倒也不怕,便让叶楣自个儿在铺子里挑首饰,挑好了再回去。

????首饰铺子的掌柜的一脸讨好,将最贵的几样拿出来让叶楣挑选,叶楣挑的神情恹恹,心不在焉,便让那掌柜的也不由得有一丝火气。

????不过是个商家女儿,如今被叶家认祖归宗已经是得了天大的好运了,竟然还挑三拣四,这些个首饰都瞧不上,也不知什么样的富贵才能入得了眼了。

????叶楣没注意到掌柜的神情,她这几日都被叶茂才冷待,心中恼怒至极,却也越发意识到,叶家不是久留之地。叶茂才是一个利益为上的人,为了利益,随时可以牺牲她。她本来是想要利用叶家往上爬,谁知道实力不够,只能为棋子。而叶茂才为她安排的路,根本不足以让叶楣得到自己想要的。

????她的目光在那些琳琅满目的珠宝上掠过,心中却想着要如何才能逃离,若是逃离,又能逃离到哪里去。

????正想着时候,首饰铺子又来了两人。却是一男一女,男子大约三十出头,穿着富贵,容貌平平,微胖。女子却正是年轻,打扮的花红柳绿,一进来便是浓烈的香气,一看便是哪家青楼女子。

????那女子娇滴滴道:“大人与我买手镯,定要足金的。”

????男子一笑,大方道:“今儿个就随便你挑,爷心情好。”

????应当是哪家公子带了楼里的姑娘来做冤大头了。

????那掌柜的本来就见叶楣一直心不在焉有些不满,此刻来了新客人,索性就将叶楣抛在一边,笑着将方才拿给叶楣的那几样摆在了这女子面前,笑道:“这些都是新送来的,姑娘可以瞧瞧。”

????那女子便挤到了叶楣身边,香气熏得叶楣有些不悦,便转头看了那女子一眼,待看到那女子身边的男人时不禁一怔,那男人也瞧见了她,愣了愣,随即惊喜道:“楣儿”

????那正挑首饰的女子一抬头,警惕的瞧着叶楣。掌柜的也竖起耳朵,这人既然叫叶楣“楣儿”,自然是与叶楣有旧时交情的。毕竟当初叶楣可是商户之女。

????叶楣本来有些躲避着他的眼神想离开,忽然想到什么,脚步一顿。又看了一眼掌柜的,突然道:“既然遇着了,借一步说话。”

????那男子似乎求之不得,身边的女子一把拉住男子的胳膊,道:“大人,您还要陪奴家挑首饰呢。”

????那人不耐烦,直接从怀中随便抓了几张银票扔给女子,道:“你自己看吧。”

????那女子得了银票,便也不纠缠了。男子与叶楣一道出了门,叶楣挂上面纱,道:“找个酒楼吧。”

????酒楼的某个雅室里,男子看着叶楣,有些奇道:“你身边怎么多了这么多侍卫?当初你和叶兄弟话也不说一声便从钦州消失了,我还托人找了许久,倒没想到竟然在这里。”

????叶楣心中打着鼓。这男子不是别人,也能算得上是她的青梅竹马。当初李家是钦州的商户,这男子是金家的长子金星明。金家也是商户,金老爷和李老爷还算是交情颇深。叶楣小的时候,金星明已经是少年郎了。金老爷还打趣说要将叶楣嫁给金星明。叶楣自小就心气颇高,嫁给商人妇可不是她最终的目的。

????不过虽然她十分厌恶金星明,却很聪明的从来未对金星明表现出来,反而十分体贴乖巧,把个金星明迷的五迷三道,将她奉若神明,爱若珠宝。

????后来李家夫妇去世,李家的几处铺子还要金家关照,叶楣便更对金星明体贴入微,金老爷也正打算问起她的亲事了,毕竟李家夫妇不在,能做主亲事的只有叶楣自己。

????叶楣自然不愿,在她心中,宁愿做个官员的小妾也好过做个商户的妻子。就在这个时候,叶家人出现了,一拍即合,叶楣立刻就和叶楣来了陇邺,因着对金家的厌恶,她连跟金家人说也没说一声。金星明自然不知道她来了陇邺,谁知道会在这里碰上。

????心中飞速打好了算盘,叶楣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当初我在李家,承蒙金家照顾,和二弟过的也不错。谁知道突然被人找上门来,说我的亲爹娘另有其人,我其实是丞相叶家的女儿。我心中惊疑,他们也没给我解释的时间,将我带走了。”

????“丞相叶家?”金星明吃惊的叫出声来:“可是陇邺的那位叶丞相。”

????叶楣点了点头,道:“可是到了后我才发现,他们弄错了人。只是你也知道叶家只有一位不良于行的少爷,他们大张旗鼓的寻亲,弄错了人,不好自打脸,便硬要我做叶家的千金。我原本想着,这便罢了,谁知道那叶丞相其实是个人面兽心之人,他……他想拿我去做仕途上的筹码,用我的婚姻来拉拢别人”

????她声泪俱下,本就生的美,这么一来,楚楚动人,叫金星明看的心都碎了。金星明愤愤道:“他怎么能这样生身女儿尚且不能这么无情,更何况你还不是他的女儿,竟然妄图把握住你的姻缘,可恶走,我们去告官”

????“没用的。”叶楣摇头:“官官相护,更何况叶茂才在陇邺只手遮天。我曾想写信到钦州寻求你的帮助,谁知道连信都被拦下来。其实我和二弟都已经被叶家的人软禁了,今日这般出门已经实属罕见。”

????金星明气的脸色难看极了,他本来就对叶楣十分喜欢,当初叶楣姐弟二人不见了后,金老爷说是因为叶楣不想嫁给他所以逃了。金星明还有些生气,这会儿佳人哭得梨花带雨,金星明哪里还有生气的余地?只在心中暗骂自己,要是早一点发现叶楣的窘境就好了。

????叶楣抬起头来,道:“过去的这些日子,我无时无刻不在思念金大哥,只盼望有一日能恢复自由身,金大哥,你能帮帮我么?”

????金星明连连点头:“帮。我能做些什么?”

????“金大哥,如今我不求别的,只想要你能助我离开叶家。”叶楣含泪笑道:“能与金大哥在一处,我便不用日日担惊受怕了。”

????金星明险些被叶楣这话给说的心都酥了。要知道从前叶楣虽然待他也很温柔,但与现在不同,她从来都没有说明过,像是隔着纱帘看她,叫人捉摸不清她的态度。可是如今她这话,便是清晰的表现出,叶楣是将他看做很重要的人的。

????虽然有些飘飘然,金星明却也没有失去理智,叶家可是丞相家,他不过是商户家的公子,就道:“这……叶家可是很棘手的啊。”

????叶楣没有说话,便只是拿那一双漂亮的眼睛看着他。金星明心中一荡,就道:“倒也不是没有办法,楣儿你可知道,我为何要来陇邺?”

????叶楣摇了摇头,她连金星明都不关心,今日看见金星明主动与他说话,不过就是想利用他脱离叶家,又怎么会想到这一层呢?

????金星明得意道:“我有一位朋友,也是商户,去年的时候去了明齐,听闻今年却与明齐那头的皇商搭上关系了,或许还能捞个官儿当当。我想了想,与其在钦州做个普通商户一辈子,倒不如出去闯一闯。那位朋友也邀我一道去,我来陇邺就是为了将家里的几笔生意处理好,就与那朋友商量一番。”

????“本来我还是很犹豫的。”金星明道:“毕竟爹娘都在这里,不过如今既然遇着了楣儿你,我便也无所畏惧。决计去明齐定京了,做上官儿我也没想,不过能赚的更多定会有的。”他道:“叶家只手遮天,可若是逃到明齐去,叶家的手也伸不到这么长,楣儿你以为如何?”

????叶楣心中一动,在金星明说话的功夫,心中已经飞快的盘算起来。有些事情虽然还未想清楚,她却也还是笑着道:“自然很好。金大哥,你果真是楣儿的依靠,这世上所有人都靠不住,还好有金大哥你……”

????她娇俏温柔,风情万种,金星明便是看的心头一跳,不由自主的伸出手来摸上叶楣的小手。叶楣强忍着恶心,任由金星明揩油,若是从前,她自然不屑于如此,可是如今,却也不得不委曲求全了。

????沈妙方从一个夫人的府上出来,今日她亦是参加了一个茶会。那些夫人已经渐渐接受了沈妙“影响”她们的说辞,谢景行说如今朝廷也安稳了不少。她揉了揉脖子,正要上马车,却见到不远处街道另一头的一处茶坊里,一前一后的走出来一男一女。那女子蒙着面纱,看不到脸,不过沈妙与她打了一辈子交道,便是看她的步伐和体态也能认出那是叶楣。

????与叶楣说话的男子看起来同她关系十分亲密,不过沈妙看人尖的很,这男子无论是礼仪还是行事风格,都不像是贵家子弟,倒是透露出一股贩夫走卒般的粗俗,或许是商人之类。

????沈妙侧身,马车的阴影将她挡住,叶楣看不到她。那男子又与叶楣说了几句话,虽然并未作出什么出格的举动,这二人的关系看着却是非同寻常。叶楣很快就乘马车离开了,男子转头往另一个方向走去。

????沈妙想了想,吩咐莫擎道:“你跟上那个男人,将他能打听到的全部都打听清楚。”

????莫擎这些日子一直在暗中监视叶楣,这男人既然和叶楣瞧着有关系,沈妙让他打听也是顺其自然,莫擎领命离去。

????沈妙坐上马车,心中却开始沉吟。

????那男子看上去出身并不贵重,叶楣这个人沈妙很清楚,对于高低贵贱最是看重,不会与平民说话。却偏偏与这男子到了茶坊里,也许还坐着喝了茶。

????叶楣总是能利用周围一切可以利用的人,尤其是男人。沈妙几乎是第一时间就想到了,叶楣或许想要利用这个男人达成什么目的,否则内心高傲于她,根本不屑与这样低贱的男人说话。

????她想做什么?

????……

????叶楣在傍晚的时候回到叶府,平日里回来的总是很晚的叶茂才,今日却破天荒的早早的就在府里了。见她进来,盯着她问:“去哪里了?”

????或许是这些日子叶家本身面临的困境让一向如鱼得水的叶茂才也开始感到艰难,他那股子从容自得的文人之气已然散尽,就连那和气的相貌也开始变得阴沉。

????叶楣定了定神,道:“娘让我去首饰铺子挑几样首饰。”

????“娘?”叶茂才反问。

????叶楣被他这阴阳怪气的语调弄得心中不悦极了,叶茂才分明知道自己不是叶夫人的骨肉,可是一开始要叶楣假装的也是她,如今倒像是叶楣绞尽脑汁到叶家来做小姐似的。

????见叶楣没说话,叶茂才又问:“首饰呢?”

????叶楣道:“没有什么看中的,就没有挑。”

????“你倒是很有自知之明,知道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拿。”叶茂才话里有话道,忽而话锋一转:“今日你在街上遇到的那男子是谁?”

????叶楣一愣,随即便感到出离的愤怒,不用说,必然又是跟随在她身边的叶府的侍卫所为。那些侍卫表面上是保护她的安全,实则却不然,反而监视她,将她的一举一动都告诉叶茂才。尽管如此,叶楣却也不敢惹怒叶茂才,她道:“是从前在钦州认识的一位公子,曾与我家有很深的渊源。父亲若是不信,可以派人查一查他的底细。”

????金明星本就只是一个商家子弟,就算叶茂才去查也查不出什么。叶茂才见她说的如此镇定,神情送了一松,就道:“你可别觉得我做事不讲情面,只是如今陇邺城里很快就会有一番大动作。你既然是叶家的女儿,一举一动都会被人看在眼里。若是因此给叶家招来什么灾祸,你和叶家都要遭殃。”又故作温和的笑了笑:“你既然是个聪明的孩子,就应当知道什么该做什么应当不该做,你和叶家是一块儿的,自然要互相帮衬。”

????叶楣听了叶茂才一番话,心中又是沉沉,越发猜定叶茂才肯定是想利用她来达成什么主意。她心中有了计较,又与叶茂才敷衍了几句,才回到自己的屋子。

????待回了屋,却发现叶恪早就等在屋里。叶恪见她回来了,笑道:“姐,你今日去了哪里,怎么现在才回来,我都等了你许久了。”

????叶楣心烦意乱,想将金明星的事情告诉叶恪。当初在钦州的时候,叶恪其实是十分希望金明星做他姐夫的,因着金家能照拂李家。只是那时候叶楣心中并不能瞧上金星明,叶恪还曾劝了她很久,说金星明应当会待她不错。

????如今她若是要跟随金明星逃到明齐去,自然是要将叶恪也带上一起去的。但是叶恪是什么态度,叶楣还有些料不定。

????“你可还记得钦州金家的金星明?”叶楣问。

????“金星明?”叶恪狐疑的看着她:“记得,突然提起他来做什么?”忽而又想到什么,大吃一惊,一下子站起身来,道:“姐,你不会突然想清楚了,现在要嫁给他吧”

????叶楣皱起眉:“你当初不是挺喜欢他的么?”

????“当初我们是商户,可如今咱们可是官家。”叶恪道:“姐,你现在的身份,金星明哪里派的上你。商户之家取官家女儿,说出去只怕要笑掉大牙。”

????他显得十分激动,叶楣看了他一会儿,问:“那你以为,我应当嫁给谁?”

????“姐,你的身份,嫁给皇子都不为过,不过陇邺也没有皇子。”他神秘兮兮的凑近,笑道:“其实爹有意要你进宫,我替你瞧过了,皇上生的年轻俊美,对皇后也颇为冷淡。你若是进宫,凭借的美貌和才华,只怕六宫到最后都是你囊中之物。到那时,你我姐弟二人便是富贵无边。”叶恪说的眼冒精光,似是对自己所说的前景十分向往,像是挖掘了许久的人终于见了宝藏。

????“哦?”叶楣看着他:“你真的这么以为?”

????“姐,你何时变得如此不自信了?”叶恪拍了拍胸脯,道:“相信我,你绝对会成为大凉最尊贵的女人。所以就听爹的话,进宫去吧,爹总不会害你,进了宫,还有叶家在背后撑腰,这不是天大的好事是什么?”

????叶楣笑了一下,那笑容却有些古怪,她道:“二弟,你这些日子似乎总是很忙,能不能告诉姐姐,你到底在忙些什么。”

????“爹打算给我在陇邺谋个官职。”叶恪眉飞色舞道:“这些日子带我四处见同僚”话音刚落,他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一下子住了口,有些惊慌失措的看向叶楣。

????叶楣神情未变,就点了点头,道:“原来如此。”

????------题外话------

????贯穿全文的单身狗铁衣:我就静静的看着你们秀恩爱:3ゝ∠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