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亚游科技|官方二十七章 秦齐联手-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二十七章 秦齐联手

千山茶客2017-4-25 22:43:30Ctrl+D 收藏本站

????良宵苦短,若是白日,便觉得更加意犹未尽了。帐子里尽是旖旎味道,半晌后,传来窸窸窣窣穿衣服的声音。

????金星明一边抚着叶楣光滑的后背,面上还带着些饕鬄后的满足,一边道:“楣儿,要不再与我呆一会儿,天还未黑,这样早回去做什么?”

????叶楣背对着金星明,眼中划过一丝怒气,转过头来时,却又是媚眼横生,笑道:“金大哥如此舍不得我,就将我从那叶家赶紧接出来啊。叶茂才将我管得紧,这些日子又时常催促着我进宫,若是进了宫,那与金大哥这辈子却是有缘无分了。”

????金星明一听叶楣要进宫,立刻坐直身子,道:“不可以”若是从前,金星明还未识得叶楣滋味,如今颠倒鸾fèng之后,却是再也舍不得放手了。他在叶楣身上简直欲仙欲死,日后再遇到别的女人,只怕都已成了木头。

????男人一辈子所求的也无非就是钱权色,吃过了精细的米饭,窝头就再难下口。金星明怎么都不愿意将叶楣拱手让人,自然是急了。

????叶楣依偎到他的怀里,轻声道:“我自然也是不愿意的,我心里只有金大哥一人,奈何如今身不由己。所以想赶紧离开,等我与金大哥到了明齐之后,便能做一对神仙眷侣,日日逍遥,好不快活。”

????佳人有情有义,金星明又得了甜头,心中得意,一时间豪情万丈,就道:“说的不错。今日回头我便让人将东西备好,为保稳妥,咱们便走水路。这水路隐蔽,虽有危险,却比其他路子快些。”

????叶楣点头:“为了防止叶茂才生出疑端,咱们五日后再在这里会和,在那之前,金大哥你且打点好离开的事宜,我也好与叶府众人周旋。”

????金星明应了,二人又痴痴缠缠一阵,叶楣整理好衣裳,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的走出门去。出了孙家府门,上了马车,叶府的侍卫见她无碍,便也没多想。叶楣上了马车,掀开自己的衣袖,嫩如白藕的玉臂上尽是斑斑驳驳的红痕。

????金星明猴急又粗鲁,折腾的叶楣也是分外疲惫,她看了一会儿,又将衣袖放了下来。

????她自来都是雁过拔毛的主,今日却竟然委身于金星明那样的人,这一切都是拜叶茂才所赐。若非叶茂才骗着她上了一艘贼船,她又何至于此?既然要离开叶府,叶府也总要给她一些补偿的东西,否则这么多日子以来的委曲求全岂不是白过了?

????她眼中闪过一丝狠意。

????……

????五日后,谢景行归来。

????汝阳城的战役,卢家溃败的彻底。

????卢家这么多年自以为招兵买马,暗中积蓄力量,殊不知他的对手也是一样。甚至于他的对手比他更勤奋,从永乐帝登基的那一日就开始在策划如何将卢家拉下马,这么多年的筹谋,又岂是一个卢家能比得过的?

????而永乐帝展露出来的真实力量也让朝野之中一些蠢蠢欲动的臣子震住,仿佛被兜头浇下一盆冷水,他们终于明白,当初那个被孝武帝打压的,还要靠敬贤太后扶持的少年帝王已经不知何时成长为一头凶兽。

????卢正淳是个疯子,汝阳城破,他自知大势已去,无可奈何的时候,竟是冲进屋里将自己的妻女亲手屠戮,包括他自来宠爱的卢婉儿。当时高阳和季羽书也在场,瞧着那卢婉儿瞪大眼睛慢慢倒了下去,似乎到最后一刻都没想到会死在自己的父亲手中。

????谢景行了结了卢正淳。

????卢正淳死的时候狂笑不止,大喝道:“老夫一生纵横无敌,鞍马天下,今死于竖子之手不甘心”

????谢景行砍下他的首级,淡淡道:“无知。”

????至此,在大凉盘踞两朝百年世家卢家,就此销声匿迹,卢家的残余势力四处窜逃,都交给了墨羽军一一斩杀。

????沈妙听起这些的时候,很是感慨,一个世家的兴起和没落,看上去十分简单,其实却是在许久之前就有兆头的。卢家狂妄,生出逆反之心,皇室便不留余力的斩杀。

????谢景行道:“不过我回来的时候听闻市井中流传一则《告天下同胞书》……”他看一眼沈妙,唇角一勾:“天下文人皆想结识,不知道是哪路才子豪杰?”

????沈妙忍住笑:“不知道。”

????“得让墨羽军找找。”谢景行挑眉:“要是找到了,若是男人,就结为兄弟,若是女子,就……”

????“就什么?”沈妙凉凉的盯着他,好似他只回答的不满意,便磨刀霍霍一般。

????谢景行正色道:“就拖出去斩了,什么人大胆至此,竟然敢比我夫人还有才华。”

????沈妙没忍住笑了。

????谢景行见她笑的如玉兰花开放,温婉而俏丽,心中一动,突然站起身将她打横抱起,走到床边放下。沈妙挣扎:“你还没洗澡。”

????“别动,让我抱一会儿。”他翻了个身,沈妙便趴在他身上,谢景行抱着她,脸埋在她肩窝里,沈妙被他的气息弄得有些痒痒,却听见他说:“明齐可能要打过来了。”

????沈妙一怔,怀疑的开口:“什么。”

????“卢正淳临死之前道出了皇兄的秘密。”谢景行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他道:“似乎傅修宜也知道了。这个机会,傅修宜不会错过的。”

????原来,卢正淳临死之前,对谢景行说了一句话,他说:“你猜,明齐皇帝知道你那短命大哥活不过今年,会什么时候出兵?”

????沈妙惊讶:“卢正淳怎么会知道的?”

????“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况且宫中本就复杂,可能是从宫里传出去的。”谢景行道:“卢家应该想用这个消息来要挟皇兄,但最后不知怎么的改变主意,选择向傅修宜告知。”

????“通敌叛国?”沈妙皱起眉。

????“算不上。”谢景行道:“卢正淳的个性,应当是想鱼死网破。”

????沈妙闻言,倒是有些赞同。之前卢正淳还四处张贴告示来说永乐帝弑君夺位,不过就是想要毁掉皇室的名声。当时他未曾将永乐帝活不久的秘密一同宣扬,或许为的就是保留这个秘密,到最后成为他的杀手锏,最后的致命一击。

????只是卢正淳到底不是沉得住气的人,也不知谢景行怎么的就刺激了他,或许他觉得现在谢家也回天乏力,干脆临死之前将这个消息告诉了谢景行。

????沈妙道:“不错,傅修宜的确不可能放弃这个机会。”傅修宜的性子,擅长于“抓住”。抓住可以利用的人,事以及机会。或许在他看来,一个命不久矣的帝王,一旦出事,大凉一定会一片混乱,这个时候出征最好不过。她想了一会儿:“只是现在的明齐尚且不足以和大凉有对抗的资格,傅修宜一定暗中做了什么,有了足够的底气之后才会动手。”

????谢景行道:“在那之前,先收拾了叶家吧。”

????“叶家?”沈妙道:“你打算将叶家一网打尽么?”

????谢景行打了个响指:“不然留着过年?叶楣姐弟我会定下来,送给你,怎么处置都行。”

????沈妙把他的手拿过来,谢景行的手腕处还带着她的红绳子,她道:“你要小心。”

????谢景行和沈妙关于傅修宜的猜想,在第二日就得到了证实。谁都没有想到傅修宜竟然会如此急不可耐,甚至称得上有些不管不顾了。

????沈丘的家书到了。

????和之前的家书不同,之前的家书大多都会写一些沈信他们平日的生活,向沈妙表明他们过得不错。而这一封家书看着却是潦草得很,显然写信的时候十分匆忙,再看时间,亦是很久,意味着这封信到沈妙手中,耽误了很多时间。

????打开信来,沈妙和谢景行一目十行的看完,看完后,俱是沉默。

????傅修宜动手了。

????倒不是对着大凉来开火,而是对着沈家。

????文惠帝重病不起,托傅修宜全权监管朝廷众事。傅修宜便是捏造了沈家的罪证,直接对沈家进行围剿。而沈家的沈家军在之前被明齐皇室收回兵权的时候,也改的面目全非,其中还掺杂了不少探子,沈家军却是废了。

????傅修宜欺瞒明齐百姓,直接对沈家这般粗鲁的动手。沈信这一回却是早有准备,早在之前便已经开始私下里联合其他对明齐皇室有着不满的朝臣,虽然那些朝臣亦是小官儿,可到底比单枪匹马来的力量大。其次,远在小春城的罗连营和罗连台也带着罗家军赶来定京。罗家军可算是被罗家人手把手的养起来的,与其说是皇帝的兵,倒不如说只听命于罗家,加上之前几年在沈信手下也被调教了不少,沈信用起罗家军也算得心应手。除了这些,还有谢景行当初留在定京的人马。

????至此,沈家众人终于知道了谢景行的身份。

????虽有震惊,却因为如今的局势而并未觉得反感,加之之前谢景行对沈信亦有坦白,便也顾不上责难了。谢景行的那些人马虽然不多,却是极为精。尤其是在探听消息这一行上十分出色。

????傅修宜大约以为能在很短的时间内拿下如今渐渐微弱的沈家,却没想到沈家老早的就在为这一日做准备,非但没有在期望的时间内将沈家一网打尽,似乎还胶着进了一个死胡同,耗着他的兵力。

????沈丘在信里说,沈家如今是和皇家扛上了,也离开了定京,虽然傅修宜的人马一直穷追不舍,沈家却一直没让他们捞着好处。如今沈信正在和诸位臣子商量,是否要掀了这混账皇权。

????对于这事情最后是什么结果,沈丘却是没有提了。沈妙也晓得,沈家世代忠义,尤其是沈老将军更是一颗忠义之心。如今和皇权反目成仇已经是大逆不道,掀了皇权之后,就算是成功了,那皇位谁来做?重新拥立一位新君,明齐的皇子个个绝非善类,干脆自立为王?沈信绝没有那个想法的。

????信的最后,沈丘却是提了一件事情。

????如今的沈家没有呆在定京,因为定京到处都是傅修宜的人,沈家只会处于劣势。他们退守到了函关谷一带,却在函关谷周围的村庄里,发现了不少秦国人。

????信到这里就结束了。

????沈妙沉默了许久,才道:“傅修宜开始动手,函关谷出现秦国人,很有可能秦齐已经联手,便是没有,傅修宜一定是打着这个主意。”

????谢景行点头,又看向沈妙:“你不担心你爹?”

????“担心也无用。”沈妙道:“如今我在千里之外,便是运筹帷幄,亦不可掌握许多变数。况且论起制敌,相信我爹娘和大哥也不是等闲之辈。只要他们对皇室不再如从前一般愚忠,就有胜算在握。”

????谢景行挑唇一笑:“其实都是一样的。”

????沈妙看向他,皱眉:“什么意思。”

????谢景行又捏她的脸,道:“秦齐如果一旦联手,只能说明一件事,他们会尽快攻打大凉,一定是从边界开始入侵,岳父和我们,其实是站在一边的。”

????“岳父不想拥立新君,也不想自建皇权,那就吞了他明齐,灭了大秦,三国归一,自然就无从选择。”

????沈妙心中一动,她其实早就想到会有这么一遭,前生到最后,大凉不是灭了秦国,又攻到定京,拿下明齐,想来未来三国国土同归于大凉,天下便也只有一个皇帝了。

????“可是你能行么?”沈妙问:“皇上的秘密已经被傅修宜知道了,不用想,我都知道他一定会把这消息放出去。到时候陇邺大乱,你要承担许多事情,秦齐联手,我相信最后不是大凉的对手,可这过程却一定很艰难。”

????谢景行看了她一眼:“小姑娘,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不要怀疑男人行不行。”

????沈妙顿住,谢景行便是在这么个时候,都能有着插科打诨的功夫,她也真是觉得无话可说。

????“你看着吧。”他说。

????……

????卢家的倾覆让整个陇邺都为之大惊,倒是因为那封《告天下同胞书》的缘故,百姓们拍手称快,毕竟卢家干出了这等大逆不道的事情,就不要怪皇家无情。朝臣们却因此而有了新的格局,从前跟着卢家那一波的,在卢家和皇室之间蠢蠢欲动做墙头草的,坚决反对卢家的,各自有了新的筹谋。站对了队的自然喜气洋洋,站错了队的却是心中惊疑不定。

????永乐帝绝不是一个宽厚仁慈,只晓得宠爱妃子的皇帝。他的心硬起来的时候比谁都硬,的确是孝武帝的儿子,该下狠手的绝不手软。当初静妃是后宫中最得宠的妃子,如今永乐帝对付卢家,可一点儿没念在当初的情意,更勿用说静妃肚子里的孩子了。甚至有心人也能看得出来,永乐帝只怕是为了对付卢家,已经隐忍多年。

????帝王有这样的手腕心性,实在是令人生畏。朝臣们因此而越是惧怕于他,安分了不少。

????而与卢家齐名的叶家,如今也正如热锅上的蚂蚁,着急不安。

????谁都没有想到永乐帝会说动手就动手,更没人想到卢家倒的如此之快。便是叶茂才自认精明一世,也突然察觉到了不对。他到如今便后悔,为何当初皇家有意要招揽叶家的时候不早些投诚,到了现在,却是白白的失去了这个机会。

????的确是失去了这个机会,因为叶茂才发现,永乐帝已经开始在对付叶家的势力了。

????叶家和卢家不同,卢家是武将,到底有自己的兵,叶家是文臣,大多数的时候,都只能起一个辅助作用。他的关系势力和人脉都是人人竞相争夺的对象,可是如今,都随着卢家的覆亡而崩塌了。

????卢家那么多根基势力还有兵马,尚且都栽在了永乐帝手中,更勿用说叶家了。可是叶茂才观其局势,加上从卢家一事上对永乐帝行事风格的了解,心中越发绝望,晓得永乐帝叶家绝不会网开一面,一定会斩尽杀绝。叶茂才一边恼怒卢家当初信誓旦旦说的那般狂妄,一边又后悔都来不及。

????叶茂才开始着手准备逃离一事了,再不济,要将叶鸿光送出去。叶楣和叶恪他没那么多心思管,可是叶鸿光是他唯一的子嗣,必须要给叶家留个后。

????叶茂才开始忙碌的时候,叶楣也没闲着。

????她今日又从孙小姐府上回来,与那金星明好好缠绵了一番,金星明已经答应了三日后带她离开。这几日叶茂才对叶楣的管束松了许多,似乎都不怎么关心她去了哪里,见了什么人。叶楣非但没有因此而高兴,反而心中越来越紧张。因为叶茂才显然已经自顾不暇,所以才无暇顾及她的死活。叶家只怕是要到非常危急的时刻了。

????联系到卢家的事情,叶楣虽然并不懂出了什么事,却也隐隐感觉到,叶茂才是在害怕,能害怕什么,自然就是和卢家一样的下场。

????这一日,她回来的有些晚,一进屋,便见着叶恪在她屋里左看右看,似乎在等她的模样。

????说起来,叶楣也有几日没有见着叶恪了。这些日子,她盘算着和金星明逃到明齐之后的境地,对于叶恪怎么样,叶楣还真的没有打算过,或者从一开始起,在叶楣的逃亡计划里,就没有叶恪的存在。

????一个已经让叶楣觉得没有用处只会拖后腿,甚至还对她有所私心的人,叶楣立刻就抛弃了。

????叶恪见她回来,问:“姐,你去哪里了?怎么现在才回来?”

????“孙小姐上次问我要一方帕子,我昨日里才绣好,今日给她送过去。”

????叶恪抱怨:“你如今也是丞相府的小姐,她孙家的小姐凭什么指使你。”

????叶楣没理会他的话,在一边坐下来,见叶恪眉宇间似有焦躁之意,就问:“你这几日怎么样?爹不是带你四处见同僚了么?”

????“别提了。”叶恪一听此话,立刻垂头丧气道:“那也不过是最初而已。这几日不知道在忙什么,我一问他,他便推说自己有事,我都在府里无聊得紧。”又看向叶楣:“姐,你什么时候与爹商量一下进宫的事吧,我看爹是在找借口推辞。若是你进了宫,得了皇上的欢心,爹必然会讨好于我,皇上也会看重于我。我仕途上得意,与你也有帮助不是么?”

????叶楣心中冷笑,面上却是不显,笑道:“你我是姐弟,我自然会帮你的。”她沉吟一下,又道:“说起来,你与爹的关系倒是比我与爹的关系走得近。这些日子,你可曾见过爹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特别的地方?”叶恪不解:“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叶楣见他不懂,便换了个方式,笑着问道:“不是说这个,比如爹有什么珍贵的东西,或者是什么秘密,或许你能打听到一二?”

????叶恪看着叶楣,愣了一会儿,道:“姐,你想做什么?”

????叶恪这人,野心有余,聪慧不足,是有些小聪明,不过很容易被一些表面的东西迷住眼睛,又太过贪婪,当断不断。叶楣从小便说过他很多次,不过也正因为叶恪的自大贪婪,叶楣才能如此轻易的蒙混过关。

????她叹了一口气,道:“你也知道,你我二人毕竟不是真正的叶家血脉。我听闻这几日爹在私下里又在寻叶家的骨肉,寻不到便罢了,若是寻到了。你我二人该如何自处?”

????她说谎随口就来,叶恪却听得呆住,立刻就相信了,结结巴巴道:“真的么……爹真的在到处寻真正的叶家人?”

????叶楣点了点头。

????叶恪的表情就有点扭曲起来,混合着愤怒和妒忌,他道:“爹怎么能这样,利用了我们便一脚踢开?凭什么?”

????“所以说我不甘心,”叶楣道:“我便罢了,你可不同,若是那真正的叶家血脉不回来,一个瘸子跟你争不了什么,叶家日后都是你的。我怎么能看着你的东西眼睁睁的拱手让人。”

????叶恪本来便是有九分火气,这会儿被叶楣一说,直直的到了十二分。他道:“不错。这可不行”

????“所以我想了一个办法,必须得找到叶茂才的软肋。他既然是丞相,总会有一些秘密,这些秘密若是被我们知道,自然就能成为要挟他的把柄。”

????叶恪闻言,深以为然,又凝神想了一会儿,沮丧道:“爹对我到底没有交心,现在想起来,似乎也没有什么秘密。不过……”他眼睛亮了一亮,突然想起了什么,急急开口:“有一次我在他书房里,见墙壁上挂着一幅美人图,觉得图不错,就摸了一下,被他严厉制止了。当时我便猜出这画有什么不同。”

????叶楣追问:“然后呢?”

????“爹告诉我,那画里有些东西,不过现在我还未做官,给我也没用,等我做了个官后,这些东西就能派上用场,他会给我的。”叶恪摊了摊手:“你说的珍贵的东西,我便只能想到这个了,我见他说的不像是有假,便也没有深究。这算不算?”

????叶楣眼中闪过一丝喜意,道:“算。”

????“那我想法子把它偷过来”叶恪立刻站起身。

????“不可”叶楣连忙拦住他,见叶恪露出狐疑的眼神,就道:“既然这事是我想到的,到最后定然也是我来要挟他,虽然是为了你。可若是你去要挟他,他就会对你生出不满,难免阳奉阴违。不如我去偷,再拿这个威胁他,这样在叶茂才心中,你压根儿不知情,还是他的人。”

????叶恪闻言,觉得叶楣说的甚好,一拍巴掌道:“还是姐想的周到”又感激的看着她:“姐,你对我可真好。弟弟日后飞黄腾达,定然不会忘记姐姐提携之恩,一定会报答姐姐的。”

????叶楣微微一笑,目光若有若无的落在叶恪身上,罢了才十分亲切的开口:“我等着你好好报答我。”

????等叶恪走后,叶楣将门掩上,才慢慢的暗了神色。

????她一直在想,在叶家的这段时间,她并未得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相反,还一直被叶茂才算计利用,甚至因为要逃离叶家,而不得不搭上自己的身子,委身于金星明这样的人,这一笔买卖无论如何怎么看,都是不划算的。

????而叶楣从来不做不划算的买卖。

????如今叶家要倒霉了,在叶家倒霉之前,她必须离开,跳出叶家这艘船,否则就会被绑着和叶家一同沉没。

????可是在沉没之前,她总要从叶家拿回一些什么东西,才补偿她所失去的东西。

????既然金星明要去的地方是明齐,那么她终有一日,也能攀上明齐的贵人,到达明齐权力的高峰,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那才是她想要的生活。

????而叶家作为大凉的丞相,丞相府里一定多多少少藏这些秘密,这些秘密和大凉息息相关。

????没有一个国家,会对别国隐秘的事情拒之门外。

????这秘密是叶茂才攒起来的心血,也是她去往明齐贵人府上的敲门砖。

????这东西就是能弥补她在叶家失去一切的东西,现在想想,她究竟在叶家失去了什么?

????自由的权力,被迫的委身,还有,一个愚蠢的弟弟。

????------题外话------

????谢哥哥:天下文人皆想结识,不知道是哪路才子豪杰?

????凉凉:不造。

????谢哥哥:得让墨羽军找找。

????凉凉:如果你,找到我,我就让你,嘿嘿嘿:3ゝ∠

????这章标题开始叫齐秦联手…总觉得有什么不对…。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