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番外 相看相(罗高夫妇)-重生之将门毒后 亚游科技|官方,ag线上娱|首页,ag亚游集团网页版下载|HOME

重生之将门毒后

番外 相看相(罗高夫妇)

千山茶客2017-4-25 22:44:0Ctrl+D 收藏本站

????罗潭近来心情不大爽利。

????罗家众人都搬到陇邺来了,算是如今在这头定居。沈妙做了皇后之后,也不如从前一般清闲。又要照顾初一和十五,又要将后宫治的妥妥帖帖,虽然这在罗潭眼里也十分费解。毕竟这大凉的后宫只有沈妙一个人,有什么好治理的?

????不过沈妙的确是忙了起来,罗潭就觉得有些无聊了。

????但她历来就是个闲不下来的性子,干脆整日出去游山玩水,给自己找乐子去。

????这下子,罗家二房夫妇就有些不满意了。

????马氏成天说:“你如今也老大不小了,人娇娇的儿子都有一岁余,你做老姑娘旁人管不着,但你成天性子还如此冒失,那可怎么得了?”

????罗潭烦不胜烦,她就觉得一个人挺好的嘛,自己吃吃喝喝玩玩闹闹,成了亲多麻烦,要管这管那,还要管着丈夫的心。若是丈夫是个好的,不往后院里纳乱七八糟的女人,那还的想早些开枝散叶。等生完孩子,还得亲自教养。女人的青春多短暂,怎么就能浪费在这些琐碎的事情上。倒不如趁着好年华,多出去走走,遍访名山大川,那才叫有意义。

????其实罗家也不是什么古板守旧的家,更不是非要年纪轻轻就操心着把女儿嫁出去。只是做父母的总是希望孩子能早日有个好归宿,而罗潭成日大大咧咧的,活到这么大,好似还从来没喜欢过什么人。若说是喜欢,都是随便在街上瞧这着个戏子模样生的俊俏,男女不计,这样的喜欢,和喜欢花花草草无甚区别。要等到罗潭自己在情之一事上开窍,不知要等到何年何月。

????马氏问:“潭儿,你老实告诉娘,真没有心仪的男子?”

????罗潭都被问的不耐烦了,就道:“娘,我打哪里来的倾心男子?”

????“如今连千儿都有了喜欢的姑娘,千儿还比你小呢。”马氏一听沮丧,拿罗千出来做例子:“这世上好男儿多得是,怎么就没瞧着一个喜欢的呢?”

????罗潭撇嘴:“多得是,我可没见着几个。”

????“这样下去不行,”马氏一拍桌子:“不能任你这么胡闹下去。如今娇娇是皇后,这天下的青年才俊总认识几个,我得让她帮忙找找,你给我好好相看去。”

????罗潭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娘,您不是吧?我又不是嫁不出去。”

????“你不是嫁不出去,你是根本就没明白。”马氏道:“必须去,不去看我还让不让你出门了?”说罢不等罗潭回答,自己就起身出了门。

????……

????马氏让罗雪雁陪她去宫里一趟,找沈妙说了这事儿。

????沈妙虽然如今已贵为皇后,却到底没改了脾性,在亲人面前总是一如既往的温和。罗家人和沈家人都还是如从前一般与她相处,并未有什么改变。

????马氏提起罗潭还十分头疼,就问沈妙:“娇娇,你平日里接触的贵人多,能不能帮潭儿也相看几个?倒也不用家世如何,最重要的是人品,要品行端正的,潭儿单纯,又不懂宅门里的弯弯绕绕,最好那人家家里也清清白白,简简单单,不要有什么乱七八糟的亲戚。咳,最好模样生的俊俏些。”马氏有些赧然:“潭儿就喜欢好看的东西,若是生的好看些,大约她自己也会欢喜。”

????沈妙诧异,看了一眼罗雪雁,罗雪雁也道:“是啊娇娇,你还是给潭儿看看吧。”

????“相看自然是没问题的,不过……”沈妙迟疑的问:“表姐真的没有心仪的人么?”

????“她那性子,等主动开窍是不可能的了。”马氏摆了摆手,一副不欲再提的模样:“若是潭儿有娇娇你一半知事,我也就不必如此焦心了。”

????都是姐妹,沈妙就能慧眼识英雄,早早的年少时期就定下谢景行这样世间少有的绝世男儿,传为一段佳话。成亲之后还将谢景行吃的死死的,一国国君的后宫除了皇后之外没有别的女人,天下多少女人羡慕沈妙都羡慕不来。况且谢景行本身的条件又那样好。

????再看罗潭,活了这么多年别说是拿下一个绝世男儿了,就连个普通男儿的苗头都没有。原先马氏和罗连台还想着,等到自家女儿长大后,提亲的人将门槛都踏破,一家有女百家求,那是何等热闹。结果如今静悄悄的,连个蚊子影儿都没见着,别提有多憋屈了。

????“潭表姐自己也同意了要相看么?”沈妙问。

????“她敢不同意”马氏又道:“娇娇,你与她感情好,劳烦空闲的时候多劝劝她。一个姑娘家成日逛青楼是怎么回事,这陇邺的赌坊她倒是门儿清,真是家门不幸。”

????罗潭本就是这样热闹的性子,又无视规矩礼法,活的洒脱些,却也容易被人诟病。

????沈妙爽快的答道:“行,那我现在就开始帮表姐留意着。只是这成还是不成,还得表姐自己喜欢。”

????“那就多谢娇娇了。”马氏喜出望外。

????……

????夜里,沈妙手持着长长的卷轴,一卷一卷的看过去,到夜深都还未睡。

????谢景行处理完折子回到寝殿的时候,见她还在等下阅读,就问:“不是让你先睡了?”

????“有些东西没看完。”沈妙头也不抬,目光继续黏在卷轴之中。

????谢景行走过来一看,便见那卷轴之上,每一页都有男子的小像,小像的旁边则是男子的名姓,家世,官职,甚至于喜好和擅长都有。

????谢景行把那卷轴一合,问:“你看这个做什么?”

????“起开。”沈妙从他手里夺回卷轴:“姨母让我给潭表姐寻些靠谱的人相看呢,你别打岔。”

????“罗潭?”谢景行挑眉:“她要嫁人了?”

????“姨母操心的很,都是顺手的事。”沈妙突然想到什么,看向谢景行:“说起来,高阳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谢景行莫名。

????“对潭表姐啊。”沈妙瞅着他:“我瞧着他是喜欢潭表姐的模样,但好似又不说明什么,若是等潭表姐自己明白过来,只怕这辈子都等不到。潭表姐不明白,高阳可是个精明人,他这样拖着是什么意思啊?”

????谢景行皱眉,寻思着说:“高阳喜欢罗潭吗?”

????沈妙拿胳膊捅他一下:“你是不是瞎了?”

????“我怎么知道高阳怎么想的。”谢景行委屈。

????他在自己的事情上把握的头头是道,关于身边好友的终身大事却是迟钝的不行。沈妙算是看出来了,谢景行也是个没眼色的,便还是懒得问他。

????不过谢景行却是在这时候开口,他说:“高阳是聪明人,聪明容易被聪明误。”

????沈妙立刻就明白了他的意思,她回过头,看着谢景行:“你是说,高阳可能知道自己的心思,故意不说,等着潭表姐来开口?”

????“不是所有人都和你夫君这么能屈能伸的。”谢景行唇角一翘。

????“呵呵,”沈妙斜睨着他:“你怎么不说不是所有人都和你一般不要脸面呢?”

????谢景行脸色青了青,只听沈妙又道:“不过你说得对,聪明反被聪明误,高阳这什么都要攥在掌心里的性子,还想等潭表姐来想明白,只怕是要错了。”

????谢景行若有所思:“你想干什么?”

????沈妙盯着他:“当然是帮潭表姐一把了。”又恶狠狠地凑近谢景行,威胁道:“不许告诉高阳”

????高阳是谢景行的人,谢景行偶尔自然也要提点两句。谢景行抓住她的手,暧昧一笑:“那就要看夫人今夜的表现了。”

????……

????沈妙说到做到,果然是第二日就寻了一本册子。上头有三个名头,让罗雪雁送到罗府上去了。马氏感激的都要亲自再来宫里给沈妙道谢,被罗雪雁劝慰道:“也不知潭儿喜不喜欢呢,等成了再说吧。”

????沈妙挑的人,马氏是信得过的。这回还让罗隋和罗连台也一并来看,二人也都是连连点头。罗连台进了大凉的官职,对各个官员也有些了解。沈妙挑的这三人,皆是排的上名头的青年才俊。并且家世优渥,身家清白,最重要的是品行绝对端正。

????罗潭还以为马氏只是说说而已,便是马氏有这心,沈妙肯定是向着自己的,肯定不会让她去相看这些个人。没想到沈妙不仅跟着马氏胡闹,还送了册子。气的罗潭坐在屋里,对着镜子连声悲叹小表妹不爱她了。

????虽然心中不愿,罗潭却还是要去见一见这三位公子的。只因为罗连台断了罗潭的银钱,又不许罗潭出门,若是不乖乖听话,还不知道要被关多久。马氏又在罗潭面前声泪齐下,罗潭这人吃软不吃硬,觉得自己让马氏这么为难确实是不孝,便还是答应去见一见三人。

????第一位是内阁大学士家的公子,满腹经纶,文质彬彬,只是说起话来却让罗潭有些想要打瞌睡,一下午都在打盹,回头就和马氏说,要是与这人过日子,想一想那乏味,肯定得红杏出墙。

????吓得马氏立刻就安排了第二位公子。

????第二位公子是一位前备的副将,如今年纪尚轻,再等几年,定然会有更好的前程。只是这小副将年纪轻轻却十分老成,生的虽然英俊却看着令人胆寒,罗潭说要是与这人成亲,只怕是夜里都会担心会不会被枕边人砍死,煞气太重。

????马氏一想,确实,女儿家都是娇娇的,虽然罗潭成日大大咧咧,可是跟着个武将在一起,若是有了摩擦,那人性子硬不肯服软,吵起架来不得鸡飞狗跳?便又将这第二位也在心里否决了。

????第三日,终于迎来了最后一位。

????这一位是中丞家的小少爷贺少爷。贺少爷如今年方二十,还算年轻,家中虽是文官,却也习武。算是个文武兼备的人才。

????甫一见到罗潭,便是夸罗潭腰间的那把小佩刀有趣得紧。

????那是罗潭重金收来的一把小刀,看着是不甚起眼,却是把削铁如泥的宝刀。常人不识货,这贺少爷却是一眼就看出了刀是好刀。罗潭心中就很高兴,再看这贺小少爷眉目俊朗,气度令人舒心,罗潭作为一个喜欢好看事物的人,也就格外愿意与他多说一些。

????这一说,才发现这贺小少爷果真是个人才的。不仅懂得很多,还去过很多地方。说起那些地方的奇闻异事,直教罗潭听得目不转睛,虽然也满腹经纶,却从不卖弄,更不说那些晦涩的话,而是换了能让罗潭听懂的方式,娓娓道来,听他说话十分有趣,不知不觉,二人竟是说到了天黑。

????这一日竟是过的出乎想象中的愉悦。

????贺小少爷似乎也对罗潭十分满意,二人说好明日再一同出去玩。

????回到府里,马氏问罗潭:“潭儿,你觉得这贺少爷怎么样?”

????罗潭道:“不错的,作为朋友,实在是很够格。”

????马氏和罗连台几乎要喜极而泣了。罗潭全凭喜好看人,能入眼做她“朋友”

????,几乎已经成功了一半。再听罗潭的丫鬟说起二人相谈甚欢的模样,马氏总算是放下了大半的心肠。

????夜里,马氏和罗连台说起这话的时候,还道:“咱们要不要去贺府里打个招呼,我给贺夫人下了帖子,改日一起坐一坐吧。”

????“急什么。”罗连台道:“八字还没一撇呢。”

????“也是。”马氏叹了口气:“这千儿我不操心,操心的就是潭儿的亲事。说起来,当初我看那高大夫倒也不错,瞧着他的模样倒也是喜欢潭儿的样子,只是…。后来无甚表示,想来也是自己会错了意。”

????马氏心里是喜欢高阳的,模样俊俏,又没有复杂的一大家子,开府另过,罗潭若是嫁过去,直接就是当家主母,只要管好下人就够了。谁知道高阳却好像没那个意思,马氏也是个有骨气的,你再好,是大凉神医世家出来的天才又如何?不喜欢我家的姑娘,那也就算了,我家姑娘不愁没人喜欢。

????另一头,罗潭却是托着腮,今想着和高阳也是许久没见到了。

????高阳如今回到了高家,虽然不住在高家,却也算重新归了族谱。高湛有许多要交代他的事情,高阳从前还时时找罗潭,如今来的少了,最近的一次,也是一月之前。

????罗潭不知怎么的,有点失落。

????可转念一想,大约是自己没有了玩伴吧。好在如今的贺少爷亦是有趣得很,也能玩到一块儿,还很得马氏喜欢,既然如此,就当是换个一起玩的人好了。

????罗潭不知道,自己今儿个和贺少爷在茶坊里喝茶的事,却被人瞧见了。

????此刻,季羽书正一边喂鹦鹉,一边道:“好久没去找罗潭玩儿了,这些日子她怎么都不过来?”

????高阳一怔,道:“怎么了?”季羽书好端端的提起罗潭,那必然是出了什么事。

????“今日我回去的路上,见着罗潭和个男子走在一起。”季羽书沉吟道:“瞧着倒是挺开心的,她是不是以后都跟别人玩儿了?”

????高阳愣住,问:“你说什么?”

????……

????第二日,罗潭果真又去找贺少爷玩儿了。

????听闻贺少爷是很有本事,在仕途上也是很有前程的,倒没想到竟也很会玩。罗潭本以为自己天天走街串巷,将陇邺城摸得差不多了。谁知道贺少爷一出,才晓得自己毕竟不是土生土长的陇邺人,贺少爷知道许多旁人不晓得的小店或是酒楼,俱是令人耳目一新,罗潭最喜欢这些新奇玩意儿,一扫这些日子的颓靡,觉得像是头一遭来陇邺似的,买了许多东西。

????他们二人倒像是同一种人了,爱吃爱玩,精力充沛。

????这一日也是玩到了太阳落山,才依依不舍的离开,贺少爷送罗潭回府。

????高阳来到罗府,恰好见着罗千从里面走出来,大约要出去做什么。他如今也不是当初那个意气少年了,个子拔高了许多,稚嫩的面上也渐渐开始显出男子汉才有的坚毅。

????只是这跳脱的性子还是痛从前一样,倒不愧是两姐弟。

????他一看见高阳,就道:“高大夫”

????高阳:“……”

????这姐弟俩都爱叫他“大夫”,可他的身份可不是普通大夫,况且他还有官职在身的好不好?

????罗千问:“高大夫,你来找我姐的吧?我姐不在。”

????高阳一愣,不露声色的问:“哦?这么晚了,还没回来吗?”

????罗千一挥手,故作老气的道:“嗨,和那位贺少爷出去,大概是玩的找不着北了吧。”

????“贺少爷……”高阳咀嚼着这个名字,还未再问话,就听见罗千说:“哎?说什么来什么,他们回来了”

????高阳顺着罗千的目光转头一看,就见一俊俏小公子和罗潭双双走过来,身后的小厮还抱了一堆东西,罗潭正很豪爽的与对方说:“日后游历大江南北策马天涯,算你一个一定诸多趣味”

????贺少爷笑道:“荣幸之至。”

????高阳的嘴角抽了抽。

????罗千朝罗潭打招呼:“姐高大夫来找你了”

????罗潭这才瞧见高阳,高阳走过去,先对罗潭笑了一笑,才看向这传说中的贺少爷。

????贺少爷瞧着很是俊秀斯文的模样,方才瞧着也同罗潭相谈甚欢,见了高阳,便对罗潭道:“既有客人,便不打扰你了。”说罢又命随从拿了个小盒子,道:“昨日回去的路上偶然瞧见,觉得你大约会喜欢。”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希望不要嫌弃。”

????罗潭接过,高兴的道:“谢谢,你的眼光,我素来是相信的。”

????见他们二人旁若无人说的高兴,高阳只觉得有些憋屈。好容易送走了贺少爷,罗潭才问高阳:“你过来找我有事么?”

????高阳眯着眼睛看她,道:“没事就不能来找你了?”

????“那倒不是,”罗潭说:“你不是回高家,有许多要忙的事嘛。”一边说一边顾着打开贺少爷给她的盒子。

????便见盒子里,放着一条手链。罗潭向来不爱这些珠钗首饰,这手链却是细细的金链子,链坠却是一把精巧的小刀,只有小手指指甲盖大小,栩栩如生,可爱得紧。罗潭当即就爱不释手的把玩起来。

????高阳见状,心中越发不悦,道:“既如此,你也陪我走走吧。”

????“我为什么……”罗潭话还没说完,就被高阳抓着胳膊往外走了。她虽有武功,在高阳面前却是不够看的。高阳平日里看着谦谦君子,本身可并不文弱。罗潭挣扎不开,只得被高阳带着走。

????罗千在后面对他们二人挥了挥手,道:“早点回来啊姐”

????高阳一直带着罗潭走到一条小巷子里才松开手。

????罗潭的手腕都被他抓的生疼,不由得甩了甩手抱怨:“你疯了啊?”

????高阳怔了怔,松开口,半晌才道:“我忙的很,你也并未空闲?”

????“啊?”罗潭不姐。

????“和贺少爷玩的很开心么。”高阳打量她,语气却有些古怪:“才认识几日,就用上了素来,你与他很熟么?很相信他么?”

????高阳今日实在是古怪至极,罗潭没理出味儿来,下意识的回到:“你有病吧?我与谁熟还要与你说啊。你今日怎么了,吃错药了?你祖父责骂你了?”

????高阳深深吸了口气,才道:“若是我不来找你,你就跟别人出去游山玩水?”

????罗潭被高阳今日的语气弄得莫名其妙,她也不是耐心的人,便道:“你这人也太霸道了吧,你不来找我,我自然要去找别的人玩,不然就自己闷死在屋里么?天下这么多人,当然要广结好友啊。”

????“只是好友?”高阳欺身上前,道:“你不是都已经开始相看未来夫君了?”

????罗潭一怔,问:“你怎么知道?”

????她这话落在高阳耳中,却是在默认的道理。

????高阳道:“那你觉得他如何?”

????这一回,却又是恢复到平日里温和的语气来。罗潭见他神色如常,只当他是这会儿正常了。便道:“还不错啊,不想那些个文绉绉的书生,也并不粗鄙,挺有意思的。”

????高阳道:“不要再与他见面了。”

????罗潭费解:“你怎么回事?怎么今日老说奇怪的话。且不说这是我娘要我去见的。可是交什么朋友,挑什么夫君,那都是我自己的事吧,你操的这是哪门子心?难道我日后见别人你也要管?”

????“对。”高阳打断她的话。

????罗潭愣住。

????“我本来以为,你会自己明白的。但是你笨的教我叹为观止,或者,其实你是聪明的,所以故意吃定我?”他若有所思。

????罗潭听不明白他的话,就只听见了高阳说她笨,当即就炸毛了,道:“你才笨。不仅笨还无理取闹。我就喜欢和贺少爷玩儿,你不让我见他,我偏要。怎么会有这样不讲理……”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高阳一把拉进怀里,堵上了她的唇。

????他的吻温和如同他本人,似乎也是谦谦君子一般,然而在柔和之中,却也有着强势和不容拒绝。

????罗潭捂着嘴巴后退两步。

????她纵然再如何粗枝大叶,却也晓得这代表的是什么意思。她从未深思过自己同高阳的关系,在她看来,高阳是个不错的朋友,虽然喜欢捉弄人,外表温和好说话实则一肚子坏水,但总归还能算个君子。

????但是君子如今就这么堂而皇之的占了她的便宜?

????若是换了旁人,只怕罗潭早就举起刀满城砍人了,再不济也会将对方狠狠揍上一顿。但是遇上高阳,她除了慌张失措之外,竟然没生出多少愤怒的情绪。

????好似已然习惯了这般亲近的举动。

????是的,已经习惯了。

????从定京跟到陇邺,住在高府,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高阳对她绝对称得上君子,但又时不时地做出一些亲昵的举动。那些举动十分自然,而罗潭又大大咧咧,不会太过计较。以至于像是蚕食桑叶,顺理成章,到现在做出这般出格的事,也好像很平常。

????罗潭悚然。

????高阳见她如此,神色微松,语气却是柔和了。

????他道:“以后不要见他了。”

????罗潭羞愤:“你为什么……”

????“如果这也看不出来,我便要真的怀疑你已经笨的天下挑不出第二来。”高阳轻笑。

????罗潭的脸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最后突然道:“莫非你喜欢我吗?”

????高阳轻咳一声,道:“我都做得这般明白了。”

????罗潭却觉得委屈,哪里明白了。他又没来提亲,也没写情诗,更没像谢景行对沈妙那样时不时地说些甜言蜜语,鬼才能看得出来

????高阳道:“一开始只是觉得你好玩儿,想逗逗你。后来却觉得你很有意思,看到你和别的人亲近,我心里也会不舒服。本想着这样顺其自然,你总会明白。可现在我懂了,以你的脑袋,若我不说,你一辈子也不会明白的。”

????他上前一步,不给罗潭逃开的机会,道:“你明白了吗?”

????罗潭被他绕的有点乱,下意识的点头:“嗯……哦。”

????“那就好了。”高阳愉悦的拦住她的肩:“那么现在回府吧。”

????“回什么府?”罗潭问。

????“当然是罗府。”高阳笑得云淡风轻:“是时候和岳母提提咱们的亲事了。”

????片刻后。

????“高阳,你找死”

????------题外话------

????晚一天祝大家圣诞节快乐啦元旦继续

????...??

评论列表:

发表评论

名称:

评论:

记住我,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